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20/5/19 - 20:19

普洱茶杯裏的歷史試卷風波

DSE 歷史科試題,一句「弊多於利」,引起愛國情緒軒然大波,因「上面」壓力,政府教育局竟然要求這一題的評分取消

一個由政府認可的考試,由政府自己罵自己(不要告訴我考評局的人是由美國或英國委任的),宣佈取消某一題的評分;而且在病毒停課期間,這種事情若發生在美國,學生與家長早已對州政府提出控訴,要求巨額賠償。

而且大學也會介入。因為公開試的成績將會影響大學當年的取錄。政府自我生亂,橫生枝節,造成巨形政治風波,這是嚴重的擾民事件,備受滋擾的受害人是學生。

廣告

看過這條題目的人都知道,這種考法在英美中學評核試司空見慣。英語世界不鼓勵搬字過字填鴨的死讀書,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凡爾賽條約英國的 A-Level 不會蠢到問一條題目叫你羅列梵爾賽條約的內容,簡單直接,否則每一年出的題目都很易估中。

歷史科的範圍有限。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不會年年都問「請敘述第一次世界爆發的遠因、近因、導火線」,否則必會令學生覺得答題取分如執豆。

第一次世界大戰既涉及德國、法國、英國,還涉入遠東的日本和中國北洋政府,當年新聞報道因為電報發明突飛猛進,事後各國政府公佈檔案,繞一個圈,選擇如海洋一樣的新聞報道和檔案,以此為依據,反過來問學生如何看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與收場。比起開門見山直接提問,當然更有效果。

這就是許多香港家長紛紛將子女要送去外國受教育,而他們不知道的理由。

理由是甚麼?不是貪寄宿學校鬼佬上課、洋人改卷特別高級,而是貪人家的教育不會將你的孩子教成一部人肉資源 input 和 output 的複印機器。

何況這一題「1905-1945」的中日關係,叫你答利與弊,並不曖昧。

只要有小學三年級程度而知道八年抗日戰爭的大事,事先溫習中日戰爭令中國損失幾多金錢、損失幾多人命,與資料提供的黃興要求日本的貸款的銀碼一比較,以香港這個國際商貿城市的經紀角度,用成本與利益對照,就知道利弊何在。

一切只是那麼簡單。

答這條題不是用十二分鐘在幾頁紙上填滿「打倒日本軍國主義」、「堅決譴責南京大屠殺」、「永遠不忘日本侵華血債以及收回釣魚島主權」,就可以取得滿分的。

但在這場紛爭中,有人顯然認為:學生一接到這張卷,一定要覺得滿懷激情,在兩頁紙上憤怒批判考評局出此題目,並在最後的結論寫上:「堅決打倒考評局漢奸」,會得高分。

這件事已經驚動英國方面。有朋友告訴我,經過特區政府這樣一攪渾,未來幾年英國美國大學對於 DSE 是否承認為國際合格的學歷,可能另有看法。

難怪美國一名參議員最近呼籲美國政府,不要取錄太多中國留學生來讀科技,要讀,讓他們讀文科好了。

這兩天有幾位朋友問我:Samual 恭喜你,你又多了許多家長悄悄求救、要讓子女 drop 了 DSE 改讀 A-Level 或 IB,你明年的業務不用發愁了?

我一字也沒有答,只回他一個 emoji。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