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同的此刻

2019/11/22 — 13:49

漢娜‧鄂蘭在抗爭與學潮不斷的 1968 年就說了:「歷史上第一次,所有地球上的人都活在共同的此刻。」

左圖是 2019 年此刻的智利,警察發射催淚彈時,一個沒有任何防護的民眾,抱著一隻被毒氣薰暈的流浪狗逃開。

右圖是 2019 年此刻的香港,警察發射催淚彈時,警察自己防護周全,任警犬暴露在毒氣中。有媒體拍到,這些毫無防護的警犬當街失禁拉稀,恐怕凶多吉少。又不是緝毒,拉警犬出街,有何實際的「用處」?只為威武「軍容」,連自己工作的夥伴都可以任其折損,何其殘忍。

廣告

智利和香港在地球的端點上離得很遠,智利人和香港人卻「活在共同的此刻」。智利警察刻意朝抗爭者臉部射擊,已讓 200 多人失明,20 多人死亡,儘管現在這個智利,不是恐怖獨裁者皮諾契時代的智利。兩張照片像是互為呼應,人性的可貴與可鄙。左邊讓我想哭,右邊還是讓我想大哭,「所有地球上的人都活在共同的此刻」,連哭聲都無比複雜。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