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不斷ㅤ黑警之亂ㅤ林鄭之亂

2019/11/12 — 23:03

特首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出席警隊結業會操。(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特首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出席警隊結業會操。(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林鄭月娥在 11 月 11 日晚上當香港各區出現廣泛的衝突之後出來見記者,調子離不開就是「止暴制亂」,又說出現廣泛而嚴重的暴力,「傷害了很多無辜的人」,對此要「嚴厲譴責」。

她當然不會錯過機會把當天發生的一些嚴重暴力事件,特別是「放火燒人」事件作重點的強調。但為什麼他又不講一講很多無辜的市民在又一城行街時,被衝下電梯的警察隨意用警棍橫掃毆打?她為什麼又不講一講警察衝入教會,棍如雨下毆打一些都未知是否拘捕對象的人?

香港人看得很清楚,幾個月下來的暴力確實升級。但如果說到受到暴力傷害最嚴重的,實際上是示威者及和平遊行的不少人,甚至是一些無辜的市民。有幾多個警察是被示威者打傷的?當然肯定有,但相對於被警棍打傷,打至頭破血流,吃胡椒噴霧的,人數其實只是微不足道。林鄭月娥如果還以為這一種謊言就可以欺騙市民,實在是太低估香港人的智慧!如果以為這種說法可以分化和理非和勇武,也是天真得只能說是愚蠢。

廣告

不過她最大的問題已經不是愚蠢,而是極端的虛偽及卑劣。竟然還夠膽說警察經常受到「抹黑和誣蔑」。一直意圖抹黑和誣蔑香港人的,就是特區政府及林鄭月娥。她先是以極其虛偽的咀臉把「同理心」掛在嘴邊來推銷她的送中條例,現在有這麼多人被警察暴力傷害,她卻是視而不見,還要以一些極低級的謊言,為這一隊已經淪落到與暴徒無異的警隊來文過飾非。對於無辜枉死、無辜受傷、無辜受警察暴力傷害、被與警察串通的江湖勢力歐打的市民,他就突然間不需要再講什麼同理心。而當她說什麼「關心」、「心痛」、「難過」的時候,又是虛偽得令人那麼吃不消。市民和平示威提出訴求的時候,她就說你們說的「全是廢話」。現在她就淡化黑警的暴力,又極度誇大地指控示威者的暴力,更把這種指控作為拒絕回應訴求的托辭。真係乜都俾佢講哂!

今天一早回到理大,先上平台看看。今天沒有昨天那種濃烈的催淚煙味道了。但因為仍然停課,平台上人不多。我去到幾個主要出入口,仍見有大量雜物組成的障礙擋住,出入並不方便。但在幾個主要出口外邊的天橋,仍然有防暴警察站在那裏,不知他們有何意圖。

廣告

昨天在理工大學及中文大學發生的攻防戰今天似乎沒有再在理工大學發生。在通往港鐵紅磡站 A 出口及紅磡都會那邊的天橋,雖然有一批防暴警察站在那裏,但見不到任何衝突,我原以為應該是平靜下來了吧。但去到圖書館門口,準備前往 J 座上辦公室的時候,遇上另一位同事,他問我知不知道有一位我和他都認識的學生,也是理工大學民選的校董代表李傲然同學據說被警察打。我沒有聽過,於是便分頭去不同的出口看看,但也看不出什麼。回到校園中間,就跟負責校園管理的同工問一問,他們也說不知道,於是我便發了一個信息給李同學,問他的情況。但確實有些異樣,他沒有即時回覆我。

後來他終於回覆我,原來早上在 Y 座出口那邊,他意圖發揮校董的功能,呼籲在天橋上的警察冷靜,但就突然被五、六個警察拉了出校園。拉出去之後,情況就可想而知了,當然是動了一輪手腳,然後裝模作樣要查看他的身分證,跟着便放走了。真正的意圖顯然不是因為他犯了什麼法要拘捕他,只是看他不順眼,只是要找個理由找個機會揍他一鑊。雖然他受傷不算嚴重,但仍有明顯的皮外傷。其實,幾天之前我都提醒他要小心,因為在天橋上的警察能夠叫出他的名字,顯然已經盯上他了,果然今天趁人少就出事了。

據說這兩天出現警察衝入校園打人拉人事件的過程中,除了這位民選校董、學生代表李傲然站出來意圖緩和氣氛之外,就再沒有其他學院高層或校董有這種擔當。證明李同學沒有其他高層醒目世故精明,俾人打也是無話可說了!

過去幾個月,像他這樣不知情識趣的年輕人,有幾多個被警察打了?有幾多個被警察拉了?有幾多個被警察的暴力傷害了?大家應該都心裏有數!但這些可能都不包括在林鄭月娥所說的「受嚴重暴力傷害的無辜市民」這個組別內。後來才知道,今天看似平靜的校園一帶,原來受到警察暴力傷害的,還有其他人!

大概 10:00,我去到理大的茶室吃了個早餐。10:30 左右再上到平台,去到通往火車站那邊及隧道巴士站那個天橋口看看。在天橋挨近中間及火車站那個位置,有幾十個防暴警察在哪裏。突然我看到有幾位似只是學生的女孩子在緩步往理工入口走過來的時候,後邊有三個防暴警察,拿着盾牌緊跟在她們身後,距離他們只是五步之遙。全副武裝的警察一隻手拿着盾牌,另一隻手就伸直舉起胡椒噴霧,緊跟在幾個女孩子後邊。雖然我看不到他們發射胡椒噴霧,但作出武力威脅的姿態是十分明顯的。如果那幾個女孩子回轉面,我相信那幾個黑警便會即時把胡椒噴霧射向她們。我於是從理大門口走前幾步,迎向那幾位女同學問一問。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那幾位女同學告訴我,原來他們原先在天橋的另一邊打算回來理工大學,有一個也是路過的女士經過那批防暴警察身邊的時候,可能不知說了些什麼話,也可能只是態度唔好,那些防暴警察便突然拿出胡椒噴霧近距離射向那位女士。這樣的警賊暴力,已經是例湯。

那女士在疼痛中潛意識拿手撥開,一群防暴警察便隨即跟上,把那位女士壓下,說她襲警。幾位同學剛剛在旁邊,便拿起手機拍攝。她們就即時被防暴警察以盾牌推撞,也吃了一些胡椒噴霧。雖然沒有把她們拘捕,但當她們轉身緩步往理工校園走的時候,那三個防暴警察就如我上面描述一樣,緊跟在後,邊拿着胡椒噴霧作威嚇的姿勢。這樣的黑警暴力威嚇,過去幾個月也只是暴力的前菜!

這一種警賊濫用暴力、砌生豬肉、濫捕的手段,過去幾個月下來其實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林鄭月娥對此卻只是視而不見,還要捩橫折曲。不少市民,特別是年輕人,沒有犯過任何事,甚至不是示威者,可能只是路過,可能只是穿上了深色的衣服,但只要那些有武器在手,又做乜都不虞會被追究的警賊看不順眼,就會以暴力針對。幾個女同學只是吃了一點點胡椒噴霧,傷害可能並不嚴重,但對於警賊、對於林鄭月娥、對於特區政府的所作所為,肯定會留下十分負面的長遠觀感。

我離開的時候多問了一句,有沒有打算投訴?其中一位女同學笑一笑,「投訴什麼,都不知道他們是誰!」這正好說明了那些警賊發言人在警謊記者會,或者高官在公開發言的時候一再說如果「對警察的行為有什麼不滿,可以向既有的機制警察投訴科或警監會投訴」這個說法有多虛偽,是多麼具有欺騙性,又是多麼無聊和低水平。這種虛偽及欺騙性是人人都看得穿的。

今天的校園攻防戰,主戰場在城市大學及中大那邊。據說指揮官叫警察開槍的時候「射向頭」,也清楚從片段中看到在城大的宿舍大量發射了催淚煙。憑常識也知道,催淚煙不是這樣用的,把槍彈射向頭也不符合警察運用武器的指引!要攻入大學生宿舍,究竟有何意圖,有什麼策略目標?是不是就如 8.31 衝入地鐵車廂,打完人就轉身走人?這就是濫用暴力,濫用合法的武力!這就是香港人過去幾個月所經歷的最嚴重和明顯的暴力威脅。

就算今天在這個非主戰場的理工大學這一邊,一個早上已經有幾位同學,及一個在附近的市民,在看似平靜的環境中被警察的暴力傷害了。林鄭月娥又有什麼好說的?看來只能繼續做這樣的一位窮得只剩下謊言、虛偽和無恥的特首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