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維穩,暴力抗疫,暴力天下 — 只有民主才有人性尊嚴

2020/2/12 — 10:43

武漢疫癥已造成全國所有大城市的封城罷市,最近幾天湖北之外的新癥數字下降,而北京和上海兩大中心城市反而實行小區封閉管理,究竟是疫癥到了高點回落,還是為初步復工而人為壓低數字,這只有中共自己才知道了。

近日廣東省政府突立新法,為防控疫癥,廣州和深圳政府有權徵用私人財產抗疫,什麼樣的私人財產沒有細表,也即是說任何私人財產都可以徵用。普通人若有兩套房,一套自住,一套出租,若租客沒有回來,這一套空房會不會被徵用去作臨時拘押所?

政府錢多到水漫金山,家大業大,疫癥才不過一兩個月,就已經窮到要打民眾主意了嗎?北京有那麼多巨大體育館﹑會議中心,政府不捨得用,把大學宿舍裡學生的私人物品全部拋下樓,當然清到垃圾場去了。錢財事小,有的私人物品是錢買不回來的,政府有沒有一點尊重個人生活權利的意識?

廣告

武漢城內,因為封城,發生多少暴力事件,外面人很難知道,但始終有一些現場視頻流了出來。一家有人染病,就把家門封了,一幢樓有人染病,直接也把樓下出入口封了,整幢樓的人如何生活?發生火災或有人急病怎麼辦?

有家人染病,武警上門,不由分說強行帶走,扭手勒脖,像抬畜牲一樣四肢離地抬走,甚至兜口兜面拳打腳踢,簡直不當人是人。半路截查,碰到嫌疑人,直接推上密罐車,也像裝畜牲一樣,根本不把人的尊嚴當一回事。

廣告

暴力是中共的傳家寶,事情難辦了,用暴力解決,事情不難辦,為省事也用暴力解決。長年用暴力維穩,現在用暴力抗疫,在中共眼裡,人不是人,人只是螻蟻,只是統計數字,甚至連統計數字也不是。

網上有視頻記錄一家醫院處理孩童屍體:一張裹屍布舖在地上,躺著一個死去的四五歲孩子,護工又運來一具孩童屍體,又放上去,又有護工再運來一具孩童屍體,又再放上去。三個孩子死後,被人疊人團團包捲起來,大概就送去火化了。

孩子的父母不在近旁,應該不會通知父母了。當初強行把孩子拉到醫院來,有沒有做過入院登記,有沒有知會家人,孩子住在某院某層樓某個病床,大概也顧不上了。如此,為人父母者日後到哪裡去找孩子?孩子死了被火化,骨灰在哪裡?即使有骨灰捧回來,帶回家的骨灰是不是孩子的骨灰,有誰知道?

疫癥蔓延,形勢惡劣,但可不可以稍微尊重一下生命?可不可以通知父母家人?可不可以給每個孩子至少一個屍袋,如沒有,可不可以給一張乾淨床單?可不可以整理好他們的頭髮和衣服,輕手輕腳把他們小心包裹好,莊重一點,在擔架前默立片刻,然後把他們送走?

武漢黑霾蔽天,火光四起,烏鴉成群滿天盤旋,種種異象,宛若人間地獄,盛世中國於今從何提起?

政權之無人性,災難臨頭時生命被任意踐踏。毛澤東當年整劉少奇,說你有什麼了不起,我一個手指頭就可以捻死你,劉少奇死時亂髮披額,躺在擔架上,連真名字都沒有。劉少奇尚且如此,何況普通百姓?多年政治運動,毛澤東領導的中共,都是以百分比決定殺人的多少,毛曾有批示給地方政府,說你們那裡殺得太少了,要再殺一批 — 俗話說殺人如毛,果真如此。

香港政府在港英時代,沒有發生過類似踐踏生命尊嚴的觸目驚心的惡行。但自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人卻親眼目睹林鄭驅使黑警,用大陸武警的強暴手法對付示威者。林鄭已經完全被中共同化了,除了對香港人的仇恨,她脫胎換骨,成了冷血無人性的黨國機器。筆者很擔心,如果香港也成了疫埠,林鄭政府會不會把大陸那一套暴力抗疫的手法搬到香港來,而以上所見那些慘不忍睹的現象,會不會在香港發生?

暴力之外,中共也慣用謊言掩蓋真相,近來又大力控制社會輿論,刪貼封群,抓捕敢言者,陳秋實失踪,方斌捉了放,放了又捉,還有多少人因說一兩句不中聽的話就慘遭橫逆?林鄭把中共以謊言理政的那一套也學到手了,政府信息不透明,一問三不知,見記者支支吾吾,永遠不說人話,這些都是從前的香港政府不會﹑也不敢這樣做的。
所以,不管疫癥發展到什麼地步,香港人保自由爭民主的正義行動,永遠不可放棄,疫癥過去,新帳舊帳一起清算,沒有民主,什麼都是假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