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邊緣.2】何謂「香港北愛化」? 時代革命與全面內戰的距離

2019/11/16 — 16:08

六月爆發的抗爭,近月面對警察暴力不斷升級,甚至向手無寸鐡者開真槍,和理非遊行完全被封殺,居民街坊動輒遭遇濫捕。雙方武力懸殊下,自稱涉及襲警案的前線小隊 10 月初投稿《立場新聞》,其後願意接受電話訪問,表示計劃在區選前伏擊落單警員、長遠建立具規模的武裝類游擊隊組織以持續鬥爭,亦不排除使用炸彈。由於事件有重大的社會影響,涉及公眾利益及抗爭運動走向,《立場新聞》決定刊登其訪問,並以專題報導,探討當中的倫理問題及政治影響。《立場新聞》將陸續刊出相關專題報道文章,期望呈現更完整及具反思性的角度以協助公共討論,敬希讀者留意和一併閱讀。

6 月抗爭開展之初,政權已將 6.12 定性為「暴動」、示威者均為「暴徒」;近月更將指控升級至指稱示威者為「恐怖份子」,蒙著面以汽油彈、炸彈等進行破壞社會安寧的「恐怖活動」。

抗爭陣營清楚,這是政權為塑造民情、合理化鎮壓而作出的標籤和誇大。而使用汽油彈的示威者至今亦只佔小部份,以防衛及焚燒死物為主。但當警暴帶來的死傷不斷令市民悲憤升溫,部份前線抗爭者如「前線 V小隊」開始有具體計劃,伏擊刺殺警員、構思建立武裝游擊隊。近月抗爭現場亦漸有零星試驗性的炸彈襲擊警車。

廣告

V 小隊成員 Victor 明確表示,小隊的革命藍圖及建議組織模式參考自北愛爾蘭共和軍(IRA),並對其游擊戰略有相當研究。若刺殺警員計劃落實,會否開啟像北愛一樣的三十年內戰?

廣告

十月初,曾在北愛內戰期間駐守當地的前資深 CNN 記者 Mike Chinoy 撰文,稱香港與陷入武裝衝突的北愛爾蘭有不少相似之處:隨著政府態度強硬,和平示威不見成效,香港或將「北愛化」。其後「昨日北愛、明日香港」的論調開始興起。

研究歐美政治、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政治系任教的香港人丁宏量指出,儘管同樣面對警方暴力、司法制度不公,但此刻不論香港示威者的武力程度、雙方陣營的對立程度,仍無法與北愛相提並論。

參照北愛歷史,即使抗爭者一方落實武力升級,香港與內戰時期的北愛相比,至少仍缺乏以下幾個關鍵元素:(1) 雙方均建立民兵組織、(2) 激進活動獲相當民意支持、(3) 長達數百年族群仇恨及社區隔離。

* * *

北愛內戰背景

愛爾蘭人多信奉天主教,英格蘭人則信奉新教為主。15 世紀,英格蘭君主亨利八世對愛爾蘭殖民,鼓勵英格蘭人到愛爾蘭圈地,取締天主教,並制訂多種不平等法規。17 世紀的「光榮革命」中,新教徒將天主教徒的英國君主趕下台,令信奉天主教的愛爾蘭人在英國更受歧視。百多年來,不平等法規令愛爾蘭人不論社會地位、經濟條件都一直處於劣勢。1845 年馬鈴薯失收引發饑荒,英格蘭政府拒絕放寬糧食入口,亦無意救災,近四份一愛爾蘭人餓死,加深族群撕裂。

愛爾蘭獨立運動於 19 世紀初步入高潮,1916 年的「復活節起義」傷亡慘重,爆發數年戰爭,最終南愛爾蘭獨立,北愛則繼續由英國管治。大量新教徒遷居至北愛爾蘭,與當地天主教徒成為人口少數。經英國改組的北愛警隊成員亦多是新教徒,有隨時搜身、拘捕的特權。

至 1960 年代,北愛天主教徒展開民權運動,爭取普選、要求消除就業及住屋歧視、廢除警察特權。初期為「和理非」抗爭,但政府強硬鎮壓;警察出動催淚彈及橡膠子彈,有手無寸鐵的平民被射盲,示威者以汽油彈甚至炸彈還擊。1969 年,英軍進駐「止暴制亂」,衝突中有青少年、孩童被警察射殺。其後雙方民兵武力不斷升級,終陷入內戰,至 1998 年的和平協議才結束。期間 3,500 人身亡, 47,500 人受傷,包括平民、雙方民兵、英軍及北愛警察。

* * *

共通點(一):警察包庇保皇派、暴力傷害異見者

丁宏量指出,北愛的警察及英軍,與港警一樣是政府打壓人民的政治工具。當年北愛警察及英軍同樣強硬鎮壓天主教徒,甚至護送新教徒到天主教社區遊行「踩場」。除了有民眾被橡膠子彈射中眼睛,英軍更向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以實彈射殺 14 名天主教徒,稱為「血色星期天」(Bloody Sunday)。

香港警察被指「警黑勾結」, 7.21 縱容元朗白衣人襲擊民眾,更在多次抗爭現場護送傷人的「藍絲」及黑幫離場而不予提告。同樣地,北愛警察亦被指與保皇派狼狽為奸。有調查報告指當年的北愛警察特別部隊(Special Branch)為新教徒民兵組織 Ulster Volunteer Force (UVF) 毁滅證據、偽造筆記、掩護其武器庫,包庇 UVF 犯下最少 15 宗謀殺、炸彈襲擊、販毒、搶掠、恐嚇等罪行。

日前香港警方進攻不同大學,與英軍攻打天主教社區的做法相似。丁質疑,日前警察進攻中大有針對抗爭陣營之嫌。「當時出現在中大二橋的都是黃絲,使用如此強大武力,是否因現場的是其口中的『曱甴』,不怕殃及池魚?警方記者會說是要防止有人扔雜物令東鐵停駛,但明顯動用的人力、武力與目標都不成正比,令人質疑目標純粹只想進攻或進入中大。」

 

共通點(二):民眾難循司法系統尋求公義

北愛「血色星期天」至今已近半個世紀,政黨仍在討論是否控告涉事英軍,連保守黨兩任首相約翰遜及文翠珊亦為「保家衛國」的軍人護航。「英軍非法殺人,但多年來都未進入司法程序,是十分嚴重的包庇。」 

「至於香港的司法系統是否如北愛般向政權傾斜,現階段難以判斷,因許多被捕人士未進入最後審判。但最近鐳射筆被判定為攻擊性武器,的確令人擔心日後示威者上庭或警察被檢控,是否可獨立執法。」數日前,有 15 歲男童本來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署理總裁判官突然將控罪更改,裁定他「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

* * *

北愛化關鍵(一):雙方出現擁真槍實彈的民兵組織

丁宏量指出,與北愛民兵相比,香港抗爭者的武力實在小巫見大巫。北愛爾蘭共和軍前身起源於 1913 年的愛爾蘭志願軍,即爭取愛爾蘭獨立的武裝部隊。1921 年獨立戰爭結束後,該部隊就是否接受《英愛條約》而分裂並一度發生內戰,北愛共和軍由反對條約、即反對與英國停戰及反對南北分裂的一支發展出來。雖然民兵在內戰結束至 1960 年代爆發民權運動前並不活躍,但愛爾蘭可說有長期的民間武裝傳統。民權運動被鎮壓後,北愛自然很快出現以槍及炸彈殺害英軍的局面。而北愛的新教徒亦有自己的民兵組織,故內戰期間除了警民衝突,雙方民兵都擁有真槍實彈。

丁宏量指,目前香港較常出現的仍是「用藤條上火車打人」的武力,「若有天黑社會跟示威者都出動真槍實彈,在彌敦道開戰,才近似北愛游擊戰的狀態,明顯香港未去到這地步。」若示威者開始用炸彈,會否令衝突升級?他回應:「要視乎有多少示威者想放炸彈,相信由今次運動開始,他們一直存在,只是在整個運動中有多普遍呢?我不在香港,無法直接接觸示威者,不能定論。但隨著警察的暴力行為愈來愈嚴重,例如出動逾兩千枚催淚彈(編按:警方指當天在全港施放了 1,567 發催淚彈)進攻中大、周梓樂去世,支持武力升級的示威者只會愈來愈多 — 當然周同學的死因未有定論,卻是因警察直接或間接行動導致有人去世的具體例子。」

他表示,身在英國亦感受到香港事態升溫:「示威口號由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到周梓樂離世後,變成香港人『報仇』,明顯情緒已升溫。六月時若掟磚會被人鬧到狗血淋頭,隨著警方濫用暴力,前線或和理非對暴力的接受程度都不斷提升。此刻看直播,情緒未去到如此極端。不過若一直升溫,不能完全排除武力升級的可能性。」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調查數據,11 月 12 日至 14 日進行的滾動民調顯示,分別有 83% 和 74% 的受訪市民認為,特區政府和警方需要為社會暴力升溫負上很大的責任;認為示威者需要為此負上很大的責任的有 41%。


北愛化關鍵(二):激進武力獲相當民意支持

中聯辦日前發表聲明,稱示威活動是「恐怖主義」行徑。過去三個月以「恐怖主義」形容示威活動的,亦主要是《文匯報》、《大公報》、《商報》、《中國日報》等建制傳媒。「恐怖主義」是官方的說法,還是確有可能?

「現時以『恐怖主義』形容示威活動是誇大其詞。就算少數示威者要武力升級,例如放炸彈,也要看巿民接不接受。現在有人扔磚、放火,是因相當部份的『黃絲』同意這是應對警方暴力的反應。就算是北愛,示威者的暴力也是面對政權打壓的人民的反應,北愛天主教徒的武力抗爭可以持續這麼久,是因有相當部份的天主教徒支持。若擔心香港出現恐怖主義,或者應問建制派,政府和警察的行動是否已迫到『黃絲』以此應對?」

就算北愛天主教徒早有武力抗爭的傳統,也是直至示威被打壓,武裝份子才崛起。「1960 年代前民兵並不活躍,因大多數人不覺得有需要。直至政府暴力打壓天主教徒示威,民兵才獲大部份人支持而冒起。軍隊、警察暴力,令民兵在民眾之中獲得正當性。對比香港,就算少數人想以激進手法抗爭,若無民意支持,難以長久。不像當年北愛,民兵可躲到鄉間、山野,香港地少人多,就算放炸彈、打游擊,若無廣泛民意支持,武裝份子無處可躲;是否可持之以恆,我深表質疑。」

 

北愛化關鍵(三):長年族群仇恨及社區隔離

北愛天主教徒與新教徒的新仇舊恨累積數百年,既有宗教上的分歧,雙方亦屬於不同族群。丁宏量指出,「19 世紀初,愛爾蘭人本身是獨立民族,在英國、美國都被歧視,甚至有討論他們是否白人。」由於英國以不平等法規在愛爾蘭圈地,愛爾蘭人的社經地位一直處於劣勢。到了北愛時期,天主教愛爾蘭人與新教徒更出現明確的空間分隔,聚居於不同社區,「有閘門、守衛,不讓他人進出,易於識別。」因此,北愛的警察能針對天主教徒攻擊,雙方亦會在遊行時經過對方的社區示威,「當年許多衝突都發生於雙方據點。由於天主教徒與新教徒是截然不同的族群,是他者,大開殺戒也覺得理所當然。」

而在香港,由於「黃絲」、「藍絲」往往居於同一社區,無論警察或示威者都較難分辨不同陣營的市民。對比香港,丁亦認為此刻的黃藍撕裂,未如北愛的族群仇恨般深。「其一,『黃絲』仇恨的是警察或政府,但不覺得大部份『黃絲』都仇恨『藍絲』。最近的『私了』事件是一種反應,例如對方傷害了示威者。其二,香港一個家庭總有黃有藍,北愛卻不會兒子信天主教,父母卻是新教徒,種族的分野令日常生活的隔絕程度比香港高好多。若香港要與北愛相比,要去到一個地步 — 普遍『黃絲』都認為『藍絲』不是香港人,是不屬於香港的族群,要將所有藍絲趕出香港。」

「1920 年代時,愛爾蘭人已反對英國統治。直到 1960 年代,北愛天主教徒呼應西方民權運動,要求自治,改善人權狀況,衝突升溫。若說香港的黃藍之爭始於雨傘運動,至今不過數年;若說民主派與中共之爭,最多是 1980 年代後期開始,與愛爾蘭的多年勇武傳統及恩怨,不可同日而語。」至今,北愛天主教新芬黨(Sinn Féin)仍杯葛英國國會選舉;雖參選,贏了也不會到倫敦拿取議席,以抗議多年來的政治歧視。 

「值得留意的是,北愛雙方民兵,都是自發的武裝組織;但香港的圍村、黑社會『藍絲』,不是社區由下而上自發,有豬肉刀、藤條的,是有人動員出來的。」

* * *

借鏡北愛:香港的出路?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雖然香港只佔中國 GDP 的 2%,但之於中國的重要性,是當年北愛比不上的,因此中國應不會出動解放軍。但隨著事態升溫,就算林鄭宣佈獨立調查警察暴力濫權,巿民是否接受?」

丁宏量認為,獨立調查警察暴力是否能平息示威,關鍵是巿民是否信任政府。「調查委員會要取信於市民,要令人覺得濫權的警察有後果。當政權失信人民,大家對警察的積恨愈深,調查可以化解仇恨的機會愈渺茫。例如周同學的死,就算警察反覆稱交由死因庭調查,亦無令事件降溫,反映大家已對制度失信。」

香港民意研究所於 11 月中旬進行的滾動民調顯示,有 80% 受訪市民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於反修例事件中使用武力的情況,較 11 月初升 2.7%。

除了獨立調查,更要政治改革。「北愛成功和解,是因獨立調查與政治體制的改革並行,例如新的憲制,規定天主教、新教徒對重要法案都有否決權。在香港而言,則是政治不能再被建制派及功能組別主導,大部份政治組織可以公平合理地分享政治權力。以全面普選確保全民參與,而有權監察警方,並確保調查完出來的建議被落實,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