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政之課.前言】當暴政成為事實 歷史給香港人的教訓

2020/9/28 — 16:45

Kenji Wong- In front of the water cannon- Hong Kong People

Kenji Wong- In front of the water cannon- Hong Kong People

《國安法》壓境,示威遊行被禁,去年至今因抗爭被捕者超過一萬人,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流亡抗爭者被政府以勾結外國勢力為名通緝……這是 2020 年香港的新日常。

有人形容,香港已正式踏入極權時代。

《立場》上一個專題「恐懼之城」,訪問了公務員、紀律部隊成員、學生、前線抗爭者及支援者,並透過讀者問卷調查,勾勒百萬人恐懼的輪廓 — 當香港由半自由社會,倏然轉向至半威權社會,再往全面管治前進,恐懼或是人之常情。

廣告

然後怎樣?

「恐懼之城」是屬於香港人的故事,是他也是你和我。公務員、紀律部隊成員、學生、前線抗爭者及支援者。

「恐懼之城」是屬於香港人的故事,是他也是你和我。公務員、紀律部隊成員、學生、前線抗爭者及支援者。

廣告

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在 1951 年著《極權主義的起源》一書,描述極權主義(totalitarianism)為一種「全面控制」、國家公權力無所不在的狀態,政府透過意識形態及集中營等恐怖統治方式,對人民進行全面宰制。

中共治下的香港現況距離所謂極權有多遠,不同人的分析或有不同,不過太陽底下無新事,香港並不是第一個由自由步向極權之地,香港人也不是第一個在極權下反抗的族群。

恐怖統治、異見者遭迫害、無權勢者命如草芥的境況,早在歷史中上演過無數遍。部分被尊稱為民主先烈、與更多名字未被記載的人,都曾在類似的境況下生活過。

面對前所未見的新日常,有人選擇離開,更多人選擇或在沒選擇下留下來。沒有人能夠從社會中切割出去,在專制/極權暴政下以何種姿態生活,是每個人都需要思考的問題。或許歷史會重複,或許不會。

《立場》記者兼博客楊天帥月前起撰寫「一日策展.暴政版」系列文章,帶讀者速覽世界各地人民抵抗暴政的故事。

而《立場》新專題「暴政之課」,則將借鑑《七七憲章》時代的捷克、光州鎮壓後的韓國、戒嚴時期的台灣,以及現在進行式的中國大陸,透過相關人物的訪談、分享,與讀者一同從歷史中學習一個課題:暴政之下,人們會面對什麼?如果想有活得有尊嚴,甚至持續地抵抗,又該怎樣做?

1989 年 12 月 10 日,捷克反對派領袖、劇作家哈維爾在布拉格向示威者揮手。他不久獲選成為捷克斯洛伐克首任總統 (LUBOMIR KOTEK/AFP via Getty Images)

1989 年 12 月 10 日,捷克反對派領袖、劇作家哈維爾在布拉格向示威者揮手。他不久獲選成為捷克斯洛伐克首任總統 (LUBOMIR KOTEK/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一課,我們先認識前共產捷克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