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12/5 - 10:03

暴政周記

(編按:本文作者為《蘋果日報》副社長)

這星期特別難過。心情上難過,日子也難過。

寫這篇文章時,抬頭窗外是堆填區的藍天綠樹,此刻原本應在隔壁看書、辦公的黎智英已失去自由,身在荔枝角收押所了。沒有想像過,當知道未來一段很長時間,肥佬的房間不會再傳出開會罵人的聲音時,大家會如此傷感。

廣告

經歷過 8.10 國安警搜報館,《蘋果》上下已預計了這一天遲早到來。但當這天突然來到,大家仍然錯愕。到法庭旁聽的社長張劍虹原以為,違反租契的案件沒理由不可保釋吧,怎知越聽越不對勁。到了晚上,跟他談起,他只說:「我們在外面的要更加努力,守護好蘋果。」

他可以放心。早上,肥佬還柙的消息傳出,有同事已在面書輕輕的留了一句:「我們會努力工作。」是的,三個多月來,同事們掛在口邊的都是這句話:「盡做」。說緊守崗位好像陳腔濫調,泛民總辭議會淪陷、疫情復爆政府失職、抗爭案件公義未彰,流亡的流亡,入獄的入獄,氣溫越來越冷,黑暗越來越濃,但很多同事仍然努力不懈,做好每單新聞,維持公司運作。

副刊主管交來肥佬黎本周見報的文章,我們若無其事的討論往後安排。肥佬向來緊張專欄,據說周一還在修改文章。整篇侃侃而談中美政局,但後記居然插入對生記鵝片美味的念念不忘。讀到這裏,我特別難過。

本來,肥佬應該在跟家人享受美食。本來,周庭應該在慶祝 24 歲花樣年華。本來,有線的同行應該在為新聞拼搏,而不是遭連林鄭都不屑鄙視嘲笑的奴才侮辱 … 太多的本來和太多的應該。

有朋友、同行問我,崩壞至此,如何撐下去。

我沒有答案,但當看見有線行家的寧化飛灰、不作浮塵;看見周梓樂死因聆訊,那位十七歲的義務急救員作供後,周爸爸展露久違的笑容;聽到裁判官自行翻查材料,發現關鍵片段,要求確保警方足夠調查;還有每日在法院外,大群「送車師」拼命追囚車,在無法肯定車裏坐着甚麼人下,仍然奮力圍着車窗,只為盡量讓每個可能的同路人被囚前聽到一聲「撐住」,我就知道,我們為甚麼要撐下去。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