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4/27 - 11:51

暴政奪權五個關鍵詞

特區政府早前於外國雜誌賣廣告,推銷香港「九種自由」

特區政府早前於外國雜誌賣廣告,推銷香港「九種自由」

中央政府發功,主動擁抱攬炒,中聯辦主任以國家安全之名,號召「鬥爭」,對付香港,近期要注意幾個關鍵字:一,國家安全;二,恐怖主義;三,外國勢力;四,法律;五,抗疫。

昇平盛世,自信爆燈,疫症傳遍地球也要求人家感恩,自命強國,卻似是危在旦夕,日日夜夜強調國家安全。歷史學家 Timothy Snyder 在《論暴政》一書借鑑納粹德國歷史,當權者抬出「恐怖主義」、強調「國家安全」時,要十分警惕,因為這就是暴政升級的狐狸尾巴。

「國家安全」

廣告

「國家安全」從來就是奪權的美妙手段,「國家安全」如何定義?翻開黨國所立的《國家安全法》,幾近無所不包。所謂「國家安全」,除了一般人理解的防範顛覆分裂,還滲入生活各層面,例如能源安全、食品供應安全、網絡安全,這些尚可理解;但「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弘揚中華民族文化」、「掌握意識形態主導權」,統統都是黨國安全的範疇,意味着普天之下莫非黨國安全。籠統的法例訂立後,黨國單位就可以自訂各種「實行細則」,一切「依法」;「國家安全」一出,從你的生活細節到思想信念自由,一一都可以橫刀宰割。

國家安全猶如思想病毒,好使好用,因為可以輕易連繫上國族情懷、百年屈辱。拖延《國歌法》變成十惡不赦,可以控告可以DQ,接下來極速實行國家安全法,所有反對基本法23條的人,一律DQ。一切暴政,以「國家安全」之名,保護政權安全,千秋萬世。

一聽到「國家安全」,務必先弄清楚你談的是什麼國家,是你國還是黨國?你國還是否存在?當軍隊聽黨指揮、傳媒姓黨、企業也快要姓黨,黨與國不分時,你保護的,是國家安全,還是政權的安全、黨的安全?這個關節點上,頭腦要清晰、用字當正確,不能自欺欺人;才能激發抗體,蠱毒不侵。

「恐怖主義」

駱惠寧、鄧炳強、李家超、林鄭月娥,預先張揚的大陽謀:抬出法律武器庫裏的反恐法。「恐怖主義」,成效甚彰,看新疆教育營,一聲消除極端病毒,打擊恐怖主義,就可把百萬人禁錮再教育;「恐怖主義」一出,伊斯蘭友邦收聲,穆斯林兄弟們在新疆蒙難,無人理會;黨國嘗過甜頭,準備於香港發揚光大。

一聞「恐怖主義」,香港人當記住,葵涌警署警長懷疑自導自演炸彈案,是否只屬冰山一角?警隊的埋堆擦鞋邀功文化,造就了多少插贜駕禍、無限上綱? 7.21警黑暗合,8.31地鐵打人,無差別攻擊,說好了年初公布的監警會報告不能見人,消失於權力黑洞中。論「恐怖」,滿街蒙面武裝分子,公然施暴挑釁不會受罰,誰更恐怖?

「外國勢力」

「外國勢力干預」,自古以來就是各級主管港澳事務官員的遮醜布,掩蓋自己無能的最方便說辭。香港回歸廿幾年人心不歸?「外國勢力干預!」示威抗議不能平息?「外國勢力畀錢!」愛國教育搞了幾十年適得其反?「美國佬忘我之心不死!」「外國勢力」一出,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從來最簡單凝聚人心的手段,首先蒙蔽人民,然後製造敵人,就能同仇敵愾,「國家安全」與「恐怖主義」輿論戰就能如虎添翼。「民族復興」的黨國故事,基建於鴉片戰爭八國聯軍的屈辱;敵人永遠存在,才能永遠處於戰鬥邊緣,號召全民服從,合理化一切極端行為。

三個關鍵詞:「國家安全」、「恐怖主義」與「外國勢力」,乃輿論主戰場,暴政最終要透過「法律」奪權。

「依照法律」

對黨國而言,法律是工具、是武器、是屠刀;「法律是神聖的」,因為它就是供奉在神枱上的槍桿子,殺人不見血,有一襲文明外衣,法律是極權的主題樂園。

駱惠寧說,為了國家安全,法律「該制定的制定、該修改的修改、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意味着全方位以法治人,廿三條惡法將以不同方式捲土重來,法律武器庫琳瑯滿目,可以人大釋法、可以緊急立法、又可以黨國安全之名隨便DQ議員限制參選。所謂「激活」,發掘早已長眠冰封的殖民地惡法,有煽動惡法、有叛國法、有緊急法、可限制組織社團,挪為己用,時光倒流。

所謂「該執行的執行」,意味法網無邊,大開中門,可告則告、濫告亂告,再抬出「反恐法」,十面埋伏,殲滅異己。一切dirty job,要大批義不容辭的西環法律精英獻計,更要鄭若驊與李家超之流穩坐高位繼續獻世,酷吏與打手埋位開工,全方位啟動法律武器,坐鎮選舉辦公室,九月奪權。

「同心抗疫」

「同心抗疫」,是天跌下來的法律工具,讓全世界獨裁者借勢奪權。《經濟學人》總括全球獨裁者手段,包括濫用緊急令,給自己無限期擴權;濫用限聚令,限制反對派集會示威,同時又選擇性執法,對付異己;又以疫情之名,操控選舉,當權者發覺形勢不利時延遲選舉,形勢有利時則如期舉行,在野黨不能集會宣傳,現政府自能利用執政的宣傳優勢;各項派錢救經濟措施,匆匆忙忙實行,自然益自己友;又以抗疫之名,砌辭打擊「假新聞」操控傳媒,又實施高科技健康檢查,全民監控常規化。很多措施,恐怕疫症過後,獨裁者都不會捨得放手。

看看香港,警察借限聚令扼殺反對聲音的野心寫在臉上,於商場舉槍執行限聚令,驅散人群時,宣稱如抱有共同聚集目的,不論是否相隔1.5米,都屬違反限聚令;那麼大家抱着同一個郊遊目的去郊野公園,抱着同一個買口罩目的在街上排隊,全部都犯法。大家可以放長雙眼睇,疫情放緩後,四人限聚令將要放寬,放寬幅度只會足夠令企業勉強捱下去,政府會借勢以健康之名,繼續限聚,阻止大型集會,避免群聚力量凝聚。

還只是兩三個月前,特區政府大灑金錢,在國際雜誌大賣廣告,拯救香港形象,拿什麼來說服外國人?就是「自由、自由、自由……」,連續九種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資訊自由」、「自由貿易」、「資金自由」,未劃出腸的潛台詞,乃這些自由都是香港獨有,中國沒有。

暴政以「國家安全」、「恐怖主義」、「外國勢力」之名,張牙舞爪,事先張揚有權用盡。號稱國際都會,交一下外國朋友都是罪,自由蒙難,香港特色湮沒,承諾一場空。

掌握權力的人若然繼續扭曲基本法,基本法將變成新時代的不平等條約。說好了的攬炒,終究只能由暴政落實。

*** *** ***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改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