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4/26 - 14:33

暴政的黃金時機

對暴政而言,疫症是大禮物,也是黃金時機。

要告暴動罪,即使在六七後修訂了條文,移走了「共同目的」(common purpose)這一條目,但是否等如即使無法證明有「共同目的」也能控以「非法集結」,在法院也不一定能通過。

但疫症肆虐,對暴政而言,是大好時機。限聚令禁止在公眾地方,進行多於四人的群組聚集。但如何定義聚集?二人下棋,六人圍觀,當中有過交談,也算聚集。那麼數百人去商場購物,本來沒有違反限聚令,但如果一起唱歌,算不算是違令呢?我不知道。

廣告

疫情是給暴政的最大禮物,因為可以藉著公共衛生之名,把檢控門檻大大降低。四人一組,分成十組,但各自唱著同一首歌。目前檢控的門檻如此之低,單是唱同一首歌,即使唱歌後散去,秩序如常,是否也可能成為檢控的藉口?

在香港,本來限聚令有其科學論據,但對專制而言,其中一個間接效果,就是直接取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超級黃金週」的遊行,也有可能成為自八九之後首次取消六四集會的契機。對專制者而言,疫情是最佳時機。印度如是,俄羅斯如是,非洲及南美洲等也如是。南美的波利維亞聲稱因疫情而押後選舉,西非的幾內亞則趁著疫情期間對手不能宣傳時提前選舉,阿塞拜疆聲稱要囚禁反對者,津巴布韋的「散播謠言者」可能隨時收監二十年,印度執政者企圖指控穆斯林為武漢肺炎的帶毒者,利比亞負責抗疫的委員會還認為批評者本身就是叛徒。

大家不要因疫情而忘記了運動,要記得犧牲的兄弟姊妹,要惦念及支援囹圄中的手足。還有不要因為收到政府的抗疫賠償而沾沾自喜,甚至覺得是恩賜,因為那是當初封關不力而導致市道蕭條的賠償。

但是,如果選擇不一起來唱歌,就被說成是「放棄了香港」,我稱之為情緒勒索。決定今晚不唱歌,是完全沒有必要內疚。

抗疫路漫漫長,是時候放下意識形態之爭,更要注重策略是否得宜。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