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曲解只因理虧

2019/12/24 — 14:41

《鏗鏘集》以「警民相惡」為主題,主責警民關係的總督察譚汝禧接受訪問,居然認為前線警員說示威者是「曱甴」可以正面理解為「好有生命力」,而市民說警察是「狗」也可以正面理解為「會唔會係話緊我哋同事好忠誠、好服從呢?」前者玩弄詞義,是不知所謂;後者唾面自乾,是不知羞耻。

譚先生做的是有關「警民關係」的工作,要建立良好關係,首重溝通。譚先生理解能力及分析角度卻異於常人,在溝通工作上恐怕只會事倍功半。公開說歪理「捩橫折曲」說黑成白,不但破壞警民關係,更會破壞警隊形象。譚先生護短心切只好不分青紅皂白言不及義,對市民而言是「失信」,於警隊形象是「失格」。

譚先生曲解「曱甴」及「狗」的意思,是完全不顧語境的詭辯歪理,堂堂一支警隊,要出此下策搞警民關係,說淪落說墮落,低處未算低,真是無底線可言。譚先生的思維,與四點警方記者會同一路數,總之大前提是警方所做的一定都對,所有投訴或指控都是誤解或誣陷。譚先生在訪問中說「有人不斷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久而久之就當所有行為都正確」,此話若套用在「警隊失格思維」上,真是再貼切不過。

廣告

譚先生在訪問初段以受害人身分說曾被「起底」,孩子的相片被公開並被指是「小賤種」。但奇怪的是,為何譚先生不用他那異於常人的理角度去理解「小賤種」呢?只要不顧語境不分是非黑白,「小賤種」完全可以曲解成正面用語。比如說:說一個人「有種」就是有骨氣、膽量夠的意思,而「賤」則由半個「財」字與半個「錢」字組合而成,又有財又有錢;按譚先生的思路,含意不是很正面嗎?

以上刻意運「歸謬法」,目的是要突顯譚先生思維之錯誤。像「曱甴」、「狗」或「小賤種」,根本不用多說,在具體語境中其真正含意到底是什麼,具普通智力的人都會明白,都能分辨。曲解,無非因為理虧;護短,只是欲蓋彌彰。警方一日不改變此等「失格思維」,警民關係一日都不可能改善。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