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摘《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 致香港抗爭者》】中共對香港的滲透近百年

2020/6/12 — 16:44

5.24 反國安法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以大木板檔著電車路,上面寫上:警告,中共正入侵香港。(立場新聞圖片)

5.24 反國安法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以大木板檔著電車路,上面寫上:警告,中共正入侵香港。(立場新聞圖片)

【文:流亡者們】

正如中國政府的本質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威權或獨裁政府,而是赤裸裸的國際恐怖主義組織;中國與香港的真實矛盾也同樣不僅僅是專制與民主的矛盾,而是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大一統專制帝國與世界現代文明,不同制度、不同路線之間的善惡不兩立的敵我矛盾。中國對香港正在實施的干涉與破壞,也並非普通的專制和高壓控制,而是以完全奴役和榨取為目的「恐怖主義超限戰」。

共產黨對香港的「恐怖主義超限戰」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紀 20 年代初,從那時起,香港就是共產國際向遠東輸入恐怖主義組織、人員、武器和資金的最主要通道之一。1923 年,孫中山公開發表《孫文越飛宣言》正式投靠蘇聯之後,在共產國際支持下,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在廣東合作成立革命政府,大批的廣州和粵東商人苦於國民黨和共產國際的迫害紛紛出逃香港。隨後國民黨又聯合共產國際在香港、廣州、上海、北京、武漢等各地組建工會、學生會等組織,不斷發起罷工、學運等活動破壞當時遠東的國際秩序。其主要攻擊方式就是:通過威脅、收買、煽動等方式組織平民和偽裝成平民的戰鬥人員對各租界發起直接衝擊。如果守衛租界的士兵放任民眾、學生衝擊,租界就會遭到洗劫;如果士兵選擇履行職責,就會被進步輿論譴責為「對學生和平民使用暴力」。其本質就是恐怖主義組織綁架和利用學生和民眾充當自己的人肉盾牌,以實現其破壞秩序、輸出恐怖的目的。通過這種無賴方式,漢口、鎮江、九江、廈門的租界先後被國民黨和共產國際成功控制。

廣告

1925 年 6 月,中國共產黨在香港通過香港工會和黑社會等組織,正式在香港、廣州發起「省港大罷工」,破壞香港的社會秩序和經濟貿易。深感恐懼的香港人和剛剛從廣州、粵東逃來的商人和士紳紛紛自發走上街頭,組織民團和治安隊,幫助英國政府維持秩序,並自行籌款資助滇軍、桂軍(在雲南和廣西的地方獨立勢力,與意圖統一中國的國民黨敵對)向國民黨直接發起軍事攻擊,最終迫使國民黨和共產國際不得不暫時放棄對香港的恐怖輸出。香港人自發組織的民團和治安隊一直持續了超過 10 年。正是他們在關鍵時刻選擇與國民黨和共產國際英勇抗爭,才最終避免了香港像其他租界一樣被共產國際侵佔、控制的命運。這是香港人反抗共產主義恐怖勢力的第一次自由保衛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由於英美和蘇聯結為共同抗擊納粹的聯盟,共產國際就不再繼續發動公開針對英美的各種恐怖活動,轉而將香港建設為重要的情報站和資源轉輸基地,蘇聯的大批武器、資金、藥品和其他各種物資都是經由香港最終送到中國共產黨的手中。1949 年 10 月,共產黨的部隊在佔領廣州之後,之所以並沒有再繼續向香港進攻,主要就是因為中國共產黨想在冷戰已經開始的情況下,繼續保留香港的「輸液管」作用,用毛澤東自己的話講就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正是在這一政策背景下,董浩雲(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的父親)、霍英東等一大批香港紅色資本家,通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走私稀缺物資而積累起巨額財富,並在此後一直在香港的政商界佔據顯要位置。

廣告

同時,在戰爭期間,大批的華人名人也從上海、南京等地流亡到香港。由於此時香港本土的高等教育還仍然極為稀缺,所以香港文化界的領導地位很快被這些人搶佔。在此後相當長的時間裡,香港的本土精英與香港的知識界代表人士一直有著嚴重的脫節情況。香港的文化輸出也都有著非常明顯的大中華色彩,而非香港本土色彩。這就是為什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民主運動十分缺乏本土色彩,並最終被中國共產黨統戰利用,將「民主運動」引向「支持香港回歸」的根本原因。這些來自大陸的文化名人,相當多的一部分都接受了共產黨的統戰,或者從一開始就是匪諜。另外一部分人即使因為遭受共產黨迫害而仇恨共產主義,但卻很少能擺脫大中華主義的影響,許多都有著嚴重的大一統中華帝國情結。

比如,共產黨一直將金庸視作香港文化界的代表來進行統戰,但是金庸從來就不是香港人。他既沒有出生在香港,寫的文章也更多不是在展現香港的本土價值,而是大一統中華主義。香港只是他避難的地方,而不是真正的家。1951 年,在中國共產黨開展「鎮反運動」(鎮壓地主、資產階級等反革命分子)期間,金庸的父親在被共產黨殘酷折磨之後被槍斃,並沒收一切財產,金庸為躲避共產黨的迫害才最終跑到香港。1981 年 7 月 18 日,鄧小平會見金庸,向金庸道歉,微笑著說:「團結起來向前看!」金庸點點頭,說:「人入黃泉不能復生,算了吧!」此後他便積極參加《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工作,處處為共產黨和鄧小平說話。

1950 年至 1953 年,像金庸的父親這樣,被共產黨無情殺害的地主和資本家有將近五百萬人。他們的財產全部被沒收,他們的妻子和女兒許多都被迫嫁給共產黨的幹部。共產黨的血腥統治將整個東亞大陸變成了人間地獄,除了肉身逃離再無其他生路,香港就是距離最近的希望與生命之地。從共產黨佔領大陸開始,直至上世紀末,大約有 200 到 250 萬人是冒著生命危險,通過偷渡的方式來到香港。這就是與現今超過一半香港人都有著直接聯繫的「偷渡潮」。可以說,這些寧可死在逃亡路上,也要擺脫共產黨統治的人,與比他們更早逃亡或移居香港的人都非常清楚共產黨的殘暴和邪惡,但是即使如此,他們最終大多都還是像金庸一樣,被共產黨以「大家都是中華兒女」的名義統戰利用,直接或間接為共產黨的邪惡統治提供幫助或支持。

本文節錄自《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致香港抗爭者

作者 Twitt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