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摘《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 致香港抗爭者》】冷戰時期的香港與東南亞

2020/6/13 — 10:06

資料圖片:六七暴動

資料圖片:六七暴動

【文:流亡者們】

1958年至1961年,共產黨推行計劃經濟而造成的大飢荒讓幾千萬中國人被活活餓死。但這卻絲毫不影響毛澤東挑戰郝魯曉夫、意圖讓中國共產黨取代蘇聯成為共產主義世界領袖的決心。於是,毛開始在全球範圍內積極輸出革命,與蘇聯展開直接競爭。東南亞地區因為距離中國最近,又遍布華人,最方便統戰和掌控,所以自然而然成為了中共對外輸出革命的主要戰場。1963年9月,中國特務機構的實際最高領導人周恩來親口對馬來、印尼等國的共產黨說:「中國是東南亞革命運動的大後方。我們是責無旁貸,義不容辭。我們會以最大的努力來支持東南亞各國的反帝鬥爭。」隨後,由中國共產黨主要支持、策劃的暴動,就很快遍布香港、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泰國及整個東南亞。1967年,發生在香港的「左派暴動」就是這一政策的直接產物。面對中國共產黨的大肆進攻,泰國、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和香港分別做出了不同的選擇,並最終深刻影響了他們各自的命運。

早在上世紀初,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地的華人就是中國革命的重要支持者。從辛亥革命,一直到抗戰時期,馬來西亞、泰國和印尼等地的華人資助給國民黨的錢,有時候比它在中國本土弄到的錢都還要多,所以國民黨一直十分重視對這些地區的華人、華僑的經營和控制。而它所使用的最有力武器,自然就是大中華主義。在國民黨引導和操控之下,這些地方的華人都覺得自己不是馬來西亞人、泰國人或印尼人,而是中國人。以致於當時英國在馬來亞的政府都十分擔心,國民黨會不會把馬來亞變成一個中國的行省。國民黨投靠蘇聯之後,它所經營的這些華人社區,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共產主義對這些國家進行滲透的重要據點,並最終幾乎毫無例外地全部落到共產黨的手中。冷戰開始之後,對於東南亞的英美勢力和土族勢力來說,「反共」和「反華」實際上就是一回事。尤其在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的土著和穆斯林看來,華人社區根本上就是共產主義滲透的一個母體和保護傘。要想限制和消滅共產主義勢力,就不得不限制和打壓華人群體。反共無法在不反華的基礎上單獨進行。

廣告

早在1914年,共產黨就在印尼建立了據點。至1960年,黨員數量超過300萬,是僅次於蘇聯和中共的世界第三大共產黨。他們不僅在印尼的政府和軍隊控制了大量要害部門,甚至總統蘇加諾也在他們的引導和控制之下,漸漸倒向社會主義陣營。1965年9月30日,在中國共產黨的直接支持和幫助之下,印尼共產黨突然在印尼發動軍事政變,廢掉了總司令納蘇蒂安和其他五個將軍,企圖一舉將印尼完全改變為社會主義國家。如果他們最終得逞,那麼擁有兩億人口,直接控制著東南亞及澳洲海路的印尼勢必會成為整個自由世界的巨大威脅。在這個重要關頭,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及時幫助下,幸免於難的蘇哈托將軍集合印尼軍隊中的反共力量,並最終成功挫敗了共產黨赤化印尼的邪惡計劃。而印尼伊斯蘭教士聯合會等民間組織,也自發地組織民兵,挨家挨戶地搜查共產黨。最終大約有50萬共產黨員被直接處決,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華人。直至今日,華人提到印尼排華的時候總是會說華人是多麼悲慘,當地的穆斯林是多麼殘暴,卻絲毫不提自己對國際恐怖主義組織的保護和支持,已將整個印尼乃至世界至於何等危險的位置。

1975年,被共產主義成功顛覆的柬埔寨,在此後短短四年時間就損失了超過四分之一的總人口,將近300萬人在「紅色高棉」政權的殘暴統治下完全消失。試想如果印尼也被共產黨完全控制的話,所造成的災難和危害將比十個紅色高棉更甚。所以無論是從事情本身的性質還是最後的結果來看,印尼的反共排華運動都是符合公義原則的。印尼的穆斯林不是悲劇發生的根源,而是共產黨不遵守任何戰爭法則和道德底線,對國家、社會、家庭、個人等一切行為主體實施無差別破壞的超限戰,決定了消滅共產黨的戰爭必須在一切層次的行為主體之間展開,鬥爭方式也同樣不得不格外殘酷。

廣告

馬來西亞尚未獨立的時候,華人一度人口佔比超過40%。相對於土著馬來人,華人不僅在數量上是第一大族裔,在經濟和政治組織方面也同樣完全佔據優勢。同印尼的華人一樣,馬來西亞的華人不僅認同中國才是自己的祖國,還在中國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支持下一再製造反對英國政府的暴動。試想,如果當時馬來西亞華人成功地在馬來佔據了統治地位,那麼馬來西亞恐怕早已被發明成「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而馬來土著也會重復過去粵人、閩人、湘人、滇人曾經遭遇的命運,最終被強制同化為「中華民族」的一部分。在這個關鍵的階段,為了避免馬來西亞成為東南亞的又一個共產主義國家,英國殖民政府在離開之前對處於弱勢的馬來人提供了特殊的政策保護和幫助。而本土的馬來貴族也像印尼的伊斯蘭教師聯合會一樣,自發限制和打擊共產主義勢力在馬來西亞的蔓延。本土馬來人在度過了最危險階段之後,就逐漸開始在政治、社區、人口等各個方面強勢起來。現在的馬來西亞華人不但人口佔比已經大大萎縮,在宗教、政治、社區等各個方面也都已經處於絕對弱勢地位,再也不具備將整個馬來西亞完全顛覆、變成由共產主義和華人主導的國家的能力。馬來西亞的真實歷史也同樣再一次告訴我們,從來都不是英國人或馬來人有意排華,而是華人社區對共產主義和大中華主義的認同與支持,使得反共和排華在技術層面根本無法分割開來。

面對共產黨的大肆進攻,在馬來西亞的北鄰 —— 泰國,當地的華人卻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選擇。他們無論是佛教徒、穆斯林還是基督徒,無論他們的祖先來自哪裡,哪怕他們的爸爸、媽媽就是直接來自中國,他們也自然而然的認為自己是泰國人而不是中國人。面對共產黨的誘騙和威脅,他們不但堅定地宣稱自己是泰國人,並且主動配合泰政府把拒絕登記為泰國人的華裔居民視為危害泰國安全的顛覆分子,哪怕他們就是自己的直接親戚。無論是國王,內閣、軍隊還是寺院,全都堅定地與中國,尤其是共產黨劃清界限。他們不但將任何與共產主義有關的宣傳和活動一律視作恐怖主義破壞行為,並且明確禁止一切華文教育,光明正大地發動「反共」和「排華」運動。雖然這些政策制定者和實施者中的大部分都有濃厚的廣東人、福建人或雲南人血統,但是他們堅定地選擇做泰國愛國者。這種運動持續了差不多兩代人時間。從此,泰民族不但成為與中華民族截然不同的兩個民族,泰國也不再出現像馬來西亞華人、印度尼西亞華人屢屢面臨的族群危機。

面對共產主義的邪惡和殘暴,任何人其實都沒有中間道路可選,如果你不反對它,實際就是在支持它。李光耀在回顧遠東冷戰時,直接坦誠所謂的「中間派」都是毫無原則的投機者。「美國準備在任何受到威脅的地方,不惜任何代價,同共產黨人對抗到底,這一點倒讓我鬆了一口氣。正因為美國堅決反共,跟共產黨人勢不兩立,所以尼赫魯、納塞爾和蘇加諾才有條件走不結盟路線。採取不結盟的姿態是很輕鬆的,我一開始也這樣做了,但卻並未意識到這其實是美國人付出代價之後其它國家才能享受的奢侈。沒有美國,連同英國、歐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一起站在最前線抵擋蘇聯和中國,新加坡根本沒有條件去任意地抨擊其中一方。」在深刻認識到這一點之後,李光耀果斷地完全站到美國這一邊。他不僅在越戰期間將新加坡提供給美軍作為大後方使用,並同時在國內採取了非常嚴厲的反華措施。他解散南洋大學,禁止華語教育,甚至將一些頑固推行華文教育的人直接驅逐出境,即使他自己本人就是華人出身,且華人居民超過新加坡總人口的四分之三。

李光耀之所以會如此果決,就是因為他非常清楚新加坡的華人社區遍布了共產黨員。要想在新加坡完全杜絕共產主義,就不得不同時嚴禁中文和大中華主義。可以說,新加坡能有後來的成就,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李光耀的這次明確站隊。從此,新加坡便由共產主義及大中華主義在東南亞的一個重要據點,搖身一變成為資本主義陣營在遠東反抗共產主義的橋頭堡。正是因為這一國際地位的轉變,它才在共產主義勢力和伊斯蘭勢力的雙重威脅之下幸存下來,印尼、馬來及周邊國家的金錢也都開始自然而然地湧向它,讓它能夠輕輕鬆松為自己積累起巨額財富。現在的新加坡不僅是東南亞的金融中心,在年輕一代新加坡人的心中,他們自己就是純粹的新加坡人,和中國人沒什麼關係。

在馬來西亞獨立,英國逐步退出遠東的那段時間,英國政府也曾考慮是否要從香港直接撤出。但是這時候的香港,既沒有像李光耀這樣可以讓香港堅定投向西方陣營的政治領袖,也沒有像馬來王公、印尼伊斯蘭教士聯合會這樣堅決抗擊共產主義勢力的政治、社會精英。此時的香港人在政治、經濟領域最多只有一些大律師公會、商會這樣的薄弱組織,社會領域更是只能找到一些宗族或者幫會,更不要說本身就是「大中華主義和共產主義大本營」的文化界。當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都在大張旗鼓地排華的時候,香港卻接連爆發反對西方秩序的罷工和暴動。最後英國政府發現,即使是因為共產黨的直接迫害而逃到香港的人,他們的政治認同和行為模式也與共產黨的支持者區別不大,香港的華人階層沒有自我組建和維持一個反共政府的能力。所以,英國政府斷定:如果英國在這時候直接撤出,那麼香港不僅絕對無法成為下一個新加坡,而且只能成為下一個廣州。試想,如果當時的香港人也像今天的香港年輕人這樣有強烈的獨立意識,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並且堅定地抵制共產主義,那麼香港今天的命運就會完全不同。

在冷戰的背景下,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按照冷戰需要,以反共為標準重組國際秩序。東南亞的穆斯林和新加坡非常明確地站到了西方陣營這一邊,所以自然而然贏得了他們的信任和支持。穆斯林在印尼和馬來的主導地位,以及新加坡的繁榮根基都是在這一關鍵時期被確立、鞏固起來。而馬來西亞、印尼和香港的華人,不僅態度曖昧不清,甚至甘願充當共產主義的滲透工具,所以當然不可能得到西方陣營的信任和支持。最終,本來佔據馬來西亞人口多數的華人幾乎完全喪失了在本國獲取統治地位的可能,印尼更是發生了反共排華的大屠殺,香港則最終選擇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中國共產黨與美國建立反蘇聯盟,並開始大力推行改革開放政策之後,就順勢推出最新的統戰政策 「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最初提出的時候,其實並非主要針對香港,而是針對台灣。但是長期的慘痛經驗早已讓蔣氏父子明白,共產黨存在的基礎除了謊言,就是赤裸暴力。它只有在自身力量不足的時候才會心慈手軟,一切談判和承諾從來都是為了欺騙。針對共產黨,除了直接的戰爭行為,就只能依靠「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1979年,作為對中共「一國兩制」政策的回應,時任台灣總統蔣經國公開發表聲明說:「中華民國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與中共政權交涉」,並明確對《紐約時報》的記者說:「與中國共產黨接觸(談判),就是自殺行為,我們沒那麼愚蠢。」與此形成對比的,是香港的中文主流媒體紛紛對「一國兩制」大表歡迎,社會上也接連發生「抗議英國殖民統治」、「呼籲民主」、「呼籲回歸」的遊行示威活動。於是,英國政府最終同意將香港主權轉交給中國。

本文節錄自《即使明天不會更好:— 致香港抗爭者

作者 Twitt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