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摘】《在家不要談政治》:被遺忘的老派禮貌、這段關係還有得救嗎?

2019/12/29 — 13:05

Angelo Domenico Malevolti Fencing Print from 1763, Public Domain

Angelo Domenico Malevolti Fencing Print from 1763, Public Domain

【文:珍.賽佛(Jeanne Safer)】

維持談論政治的老派禮貌

如今,與家人或伴侶討論政治變得像肉搏戰一樣血腥,因此我們迫切需要一套當代談論政治的指南。就我所知,最好的範本是前總統華盛頓的《與人相處和談話的文明守則與得體舉止》(Rules of Civility and Decent Behaviour in Company and Conversation)。這位美國首任總統以外交手腕聞名,他在年輕時親手抄錄這些原則,並一生遵循,畢竟他終其一生總是在和政敵交手。這本指南教導大家如何體諒、關心他人的感受。受到華盛頓的啟發,我提供以下的原則。

廣告

政治立場相衝突時的交談技巧與準則

準則一:討論政治時,勿採取大家一直愛用的激烈爭執手段,請用以下方法取代。

廣告

賽馬法:像討論運動比賽一樣談政治,選手是誰?誰領先,誰殿後?

魔鬼藏在細節法:討論政治理論或是具體政策。哪個計劃能保障更多人的權益?金正恩是否會卸除核武?對方的立場是怎麼看待某事的?對於喜歡鑽研的政治宅男宅女,這個好選擇。

學術交流法:不要帶有任何隱藏動機,各自解釋自己的立場以及理由為何,講出不懂或有疑慮的地方,並試著找出和對方的共通處。我個人最愛這個方法,因為我發現和立場相反卻有想法的對象這樣談話,有趣又能增長見識。

準則二:不要只是講話,多問問題。與其以全副武裝的姿態開啟政治討論,不如試試看問對方:「為什麼你們陣營會有此觀點,可以和我解釋嗎?」然後傾聽對方的說明。如此一來,火藥味馬上能減弱,也能轉移焦點。但此方法只有在你真的想要知道對方觀點時有用,口氣要充滿尊重而非有意指責對方。

準則三:不管討論任何議題,絕不要推翻、不屑或是痛斥對方的觀點。你可以承認自己強烈反對,但不要逼對方接受。

準則四:採用心理治療師奉行的原則,面對對方的抵抗及辯護,絕不直接攻擊,這只會讓對方固守自我。相反地,你可以真誠地找尋共識,試著理解對方。要小心,不要在談不出任何結果的情況下直抒己見。

準則五:記得,既然你都有正當理由支持自己的觀點,對方當然也有。你得放下念頭,不要想嘲笑、改變或扳倒他。如此一來,同理心便能產生,為真誠的對話立下基礎,朝向相互尊重的關係。你可以承認自己的原則,但不要嘗試說服對方。

準則六:克制自己,不要打斷、侮辱對方,或是以其他方式表現出鄙視對方的觀點,這樣做沒有任何吸引力或說服力,絕對沒有。

準則七:表達自己的意見就好。絕不要為了支持或證明自己的觀點引用專家的論述,房間或飯桌不是公開演講或是寫學術論文的好地方。

準則八:如果有人問你,對於某一重大議題,你的伴侶有什麼想法,請這個人直接去問當事人。不要和他人聯合起來對付你最重視的人,也不要為了他的立場向別人道歉。

準則九:時常提醒自己,對方是獨立的人,其觀點不是針對你,而是他身上不可或缺的部分。

準則十:培養「沉默的才能」。華盛頓就有三緘其口的能力,認識他的人都很欽佩他。要培養這種能力,需要非常多的練習,但終會有相當大的收穫。

準則十一:討論彼此說話的方式。列出你們的敏感話題,並討論要怎麼處理。每對伴侶都有不同的需求,解決方式也不一樣。我們夫妻的地雷話題,就盡量避免討論,或只是抽象地談個大概。

準則十二:前總統華盛頓說:「我們必須接受人們原本的樣子。」他所展現的包容心是美國民主的基石。將這句話當成你的目標。

準則十三:區分什麼話可以對立場相同的朋友說,什麼能和伴侶說。

準則十四:默默為自己的信念付出,不要向對方宣告;建議伴侶也這麼做。

準則十五:不管對方的政治立場為何,想想你愛他哪一點,欣賞及珍視他的哪些特質,直接告訴他

如何判定這段關係是否有救

有時候,即使得到最好的建議或是投入最真誠的努力,達成和解及維持和平的效果也很有限。該如何判定,在竭盡全力後,這段關係是否真的能維持、改善,或是有所變化,還是說真的沒救了?遇上政治分歧,你可以學習掌控自己的怒氣與挫折感,但無法改變對方的基本性格。有些人的個人特質,包含政治理念以及表達理念的方式,永遠都和你合不來。無論你抱持何種希望,情況還是一樣。許多人就是無法忍受伴侶在重大議題上和自己意見不同,像是槍枝管制、移民或墮胎;跨越立場的愛對他們來說行不通。你必須找到政治領域之外的充分理由,才能忍受你不喜歡的部分,在性格脾氣方面也一定要合得來才行。這點不只是應用在伴侶上,也適用於朋友身上。

舉例來說,珊蒂.卡普蘭每天都找她丈夫丹吵政治,但是丹卻明智地沉默以對。他為何能容忍她對兩人政治分歧的敵意呢?「我欣賞她所做的所有其他事。」他告訴我,撇開他最近剛成為川粉,他們都欣賞彼此的其他特點,婚姻雖有動搖,卻依舊完好。然而,凱蒂.克萊克就必須放棄另類右派的男友克里斯.施瓦茲,因為她了解到,他那討人厭的政治理念已經融入他的性格中。他不給她任何反對的空間,不尊重她的感受。當她提出異議,他便以充滿仇恨的口氣指責她。克里斯很聰明,但越相處珊蒂只會更加痛苦、憤怒。她最後判斷,他有嚴重的情緒障礙,遠超出意識形態的問題。她知道離開他是對的,把他逐出生活之外後,她著實鬆了一口氣。

也有人在關係中深愛彼此,但討論政治的興趣大不相同。卡羅斯和南希就是個例子。他們十分相愛,很能同理對方並互相欣賞,所以才能忍讓彼此,對於能否討論的事情做出妥協。當然,這份妥協有多值得,他們從沒懷疑過。

著名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曾說:「從事物的原貌發現愛。」(We love the things we love for what they are.)試圖改變所愛的事物,便是破壞了這份愛。

如果你需要新的啟發、一個令人驚喜、罕見的例子,那就看看最高法院大法官露絲.拜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以及安東寧.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這對好友。他們在最高法院共事期間,在各個爭議案件中幾乎不曾有一致看法。直到二○一六年史卡利去世前,兩人一直是感情深厚的摯友。他們共處的時間很長,卻從不聊政治。他們有多欣賞彼此,就有多討厭對方的立場。在一齣描寫他們關係的喜歌劇《史卡利亞/金斯伯格》裡,歌手的對唱道盡了一切:「我們不同,但我們是一體。」(編按:We are different, we are one)

就讓這首歌成為頌歌,獻給所有政治立場對立的伴侶。

(本文摘自《在家不要談政治》,時報出版。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簡介

珍.賽佛(Jeanne Safer),執業超過四十年的心理治療師,出版過多本心理學著作,特別針對大眾難以談論卻又關切的禁忌議題:該如何面對有身心障礙的手足、生小孩與否的掙扎、是否該原諒背叛你的人以及如何面對父母過世。除了著書之外,賽佛不定期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撰文,也是各大新聞談話節目的常客。著有《超越母性:不生小孩的人生》(Beyond Motherhood: Choosing a Life without Children)、《寬恕的迷思:有時不原諒比較好》(Forgiving and Not Forgiving: Why Sometimes It’s Better NOT to Forgive)以及《死亡的益處:失去父母,是我們二度成長的機會》(Death Benefits: How Losing a Parent Changes an Adult’s Life—For the Better.)

譯者簡介

劉議方,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後於臺灣大學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取得學位,目前從事筆譯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