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從福山《身份認同》看身份與尊嚴

2020/9/19 — 10:34

當社會中尤其掌權的政府當局,無意亦無能作公平的「球證」裁決,連最基本的獨立調查亦不肯做,甚至企圖濫用司法程序,在衝突下互相感到尊嚴受傷害,結果必然達致不可收拾程度。

美國著名政治學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2018 年近作《身份認同:對尊嚴的要求及仇怨式政治》(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是一本合時和易讀的作品,也不像他過去大部份的厚厚的巨著,二百頁也不到的小紙本,可以一口氣很快看完。

說是合時,大概福山教授這幾年看見全球政治趨勢,有歐美多國的民族主義和反移民情緒,導致例如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和英國脫歐公投等最明顯的例子,以致中東等國家發生的顏色革命,與其單純就民族主義角度去看,福山教授就以身份認同角度作分析。

廣告

福山教授把現今世界各地的政治角力的主要動力,形容為一種「身份政治」,由社會上被邊緣化的群體,為了達到被公平和平等的對待所作出的爭取。而身份認同亦不一定局限於地域、種族、宗教等因素,而教授就身份政治的概念提出了三個現象:首先是爭取認同;第二就是自我道德價值觀超越於外部社會的道德價值取態;第三也許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尊嚴。教授更特別指出,尊嚴不單是個人的被重視,而是群體中每一個人所享受到的尊嚴。

所以,本書的原版副題,是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對尊嚴的要求及仇怨式政治),重點是「尊嚴」(dignity)。尊嚴有多重要?可參考德國 1949 年基本法的第一章第一條寫明,「人的尊嚴不可侵犯,對其尊重和保護必須為所有公共權力的責任。」

廣告

香港在回歸後,身份認同問題可說是一直困擾着港人和北京政府。反送中運動更可說是把問題推向決裂。由該運動至《港區國安法》,警隊和人民的對立激化,某程度上亦反映出雙方的身份認同和尊嚴互相感到受到侵犯。當社會中尤其掌權的政府當局,無意亦無能作公平的「球證」裁決,連最基本的獨立調查亦不肯做,甚至企圖濫用司法程序,在衝突下互相感到尊嚴受傷害,結果必然達致不可收拾程度。

另一方面,政府為了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很喜歡把問題簡化為「俾屋你住、俾樓你上」的房屋和土地問題。但教授卻指出,一般人很多時候歸納為經濟誘因的事物,背後的推動力其實是該個人或群體的對尊嚴和地位的要求。當他們看見社會的分配不公,他們要求的不只是經濟上的改善,而是背後的公義。因此,教授直接地指出,現代政治關乎身份地位多於經濟資源分配。也許,這也正是唯物主義的共產主義者最難或最不願意明白的。

這也解釋到,為什麼近代甚至近年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和革命,都不是由社會上最貧困的一群人發動,反而多數是由中產階級發起和支援,因為他們才最能關注和感覺到自己的身份地位受到不尊重。而所謂顏色革命所追尋的初心,從來不是什麼獨立和分裂,都是自由、平等和民主的基本原則。

本書於 2018 年底初版,當時福山教授沒有對中國的情況作多少個案分析,但在本書最後的一節,亦提到中國作為大型極權主義獨裁體系,利用科技大量收集數據,建立社會信用系統全面控制人民,正是這兩年世界各國開始注視的。不過,中國人民能如何突破這種體制,專制國家體系下能否及如何步向改革,教授沒有提出論述。未知就這兩年間中、台、港、新疆、武肺等發展,且看教授未來會否提出一些見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