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騙徒手法層出不窮 - 選舉前看選舉屈機大全

2020/5/17 — 17:23

香港進入另類真相年代,干預無底線,令人擔心 9 月的立法會選舉,DQ 情況只會更嚴重,近日看畢兩位政治學者 Nic Cheeseman 和 Brian Klaas 兩年前的作品何操縱選舉》(How to Rig an Election),更加憂慮「沒有最醜陋、只有更醜陋」的情況極可能發生。

兩位學者長期跟蹤世界各地的選舉造假案例,深感近年民主退潮下,獨裁者漸漸掌握選舉遊戲,操縱選舉變得得心應手且有恃無恐,西方國家又因為金融海嘯及民粹湧現而自顧不暇,因此著書敲響警鐘。

《如何操縱選舉》(How to Rig an Election)

《如何操縱選舉》(How to Rig an Election)

廣告

本書不啻是選舉造假大全,全書把選舉操控分作無形造假、蛇齋飯糭、分而治之、科技操控、票箱做假等幾大類,詳列由選舉前期到選舉完畢整個過程中,各式造假招數,每招有好處亦有代價,現代的獨裁者已發展出「雞尾酒造假」,即不會倚賴單一招數,多管齊下,層層把關,務求一招不成即有後著,而且每招又不用太高調引起注意。

廣告

一)無形造假:

這是在選舉前的部署,不涉及直接選舉的過程,主要在於減低政敵勝算。方法如找藉口 DQ 反對派,把選區劃界劃到千奇萬怪,將自己友勝算提升至最高,以及在選民資格上下重重關卡,令反對黨支持者難以登記做選民。例子:

- 馬達加斯加的 2006 年總統選舉,兩度禁止反對派參選人的飛機降落,結果落過報名截止日期。

- 俄羅斯 1998 年地方選舉,有助選團提交提名表格時,在升降機被毆至失去知覺,醒來發現唯獨不見了一疊提名表格。

- 烏克蘭去年的總統大選,出現兩位同名同姓的候選人,其中一人是反對派的熱門挑戰者兼前首相,不少選民在接到選票後大感混亂,因為選票並不會列出相片及政黨名字,最後該名同名同姓的「影子候選人」取得逾 10 萬票。

二)蛇齋飯糭:

港人見慣見熟,不贅。不過,作者認為,對某些國家來說,未必一定是壞事,若能因此增加首投族,讓其一嚐投票滋味,有助提高政治參與意識,日後再投票機會大增。

對獨裁者來說,蛇齋飯糭的一大問題,是無法掌握收錢人是否履行承諾,因為投的是暗票,肯尼亞及津巴布韋的做法,是要求投票者自稱傷殘,要求票站職員協助投票,期間大大聲讀出投票意向,讓買票者可以準確點算賄選票。

三)分而治之:

𠝹票操作,香港亦不陌生。肯尼亞 1998 年的大選,當權者派卧底滲透反對派組織,分化陣營,令最大反對黨「恢復民主論壇」在選舉前一分為二,結果當權者只靠 31% 選票便成功連任。

四)科技操控:

2014 的烏克蘭選舉,俄羅斯黑客曾成功攻擊當地中央選舉處的電腦,並將結果修改成由極右參選人勝出,幸好在公布結果前一刻被發現,令錯誤結果未有宣布,但已有俄羅斯媒體搶先報導造假賽果。

巴西特朗普之稱的博爾索納羅在 2018 年的大選中,花掉 300 萬美元僱用網上宣傳公司,散播假新聞來抹黑對手,以及在沒有徵得用戶准許下,違法強加他們進 Whatsapp 群組,被媒體對質時,博爾索納羅直認違法,但辯稱這些是他的生意友好所作出的行為,他無法阻止,亦不知情。

作者認為,近年興起的科技操控選舉,已做到安坐境外,已可影響選舉的地步,美國 2016 的大選,便見證內容農場、俄羅斯黑客如何左右大局,作者擔心,隨著人工智能 Deep fake 成熟,製作子虛烏有的片段,在選舉前砌反對派生豬肉的日子不會太遠。

由於科技落在當權者太危險,作者認為,選舉仍不能數碼化,尤其是在球証不中立的情況下。用紙張選票雖然可以出術,但起碼要實體,事後點票亦有根有據,但若只有電子記錄,修改投票記錄只需一部境外電腦,代價之大不成比例。作者特別提到美國投票系統的脆弱,大部份仍然以 Windows XP 運行,甚至數據沒有加密, 已被不少大學示範如何成功入侵,但改革系統仍然未上議程。

五)票箱做假:

泛指投票日與點票過程中的出術行為,不少需要負責的選舉機關如香港的選舉事務處配合。

- 肯尼亞 2007 年的選舉,選前執政黨與反對派被視為旗鼓相當,首日點票後,選舉事務處主席公開表示不清楚其大量職員的下落,更聲稱擔心他們或會捏造賽果,最後執政黨得票突然大增,而本地監票的團體被強行趕出點票中心,主席匆匆宣布執政黨勝選,期間不容許傳媒拍攝。

- 烏克蘭 2004 年選舉,出現死人投票、重覆投票,有親反對派選區票站使用4分鐘後自動褪色的隱形墨水,形成大量廢票,而親總統選區投票率高達 98.5%,當中一些小區更達 127%。

- 赤道幾內亞一場選舉,曾用槍指嚇選舉機關的官員,迫令其背書選舉結果。

無論有幾多招數,最令獨裁者有恃無恐的,是西方國家的不作為,甚至加持,西方一些監察選舉的 NGO 又資源有限,不容易應對近年湧現的高科技操控手法,而且近年多了不少巧立名目的國際監察選舉組織,不斷中和溝淡選舉造假的批評聲音,背後的動機心照不宣。 作者認為,要突破困局,便要多多支持本土的監票組織,而且不要只著眼於選舉當日,因操控很多時是在選舉前期已進行,要發揚 fact-check 風氣,強化社交媒體、盡量避免電子投票,西方發達國家亦要以身作則。作者認為,民主最終必需從內部捍衛,而斷送民主者往往並非獨裁者本人,而是在旁邊一直不作為的自稱守護民主人士,目睹著獨裁者把龍門一吋吋地搬至萬劫不復的境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