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曼德拉的諷刺

2020/5/24 — 18:0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未忘人】

眾所周知,政治智慧從來並非林鄭勝場。縱是如此,卻依然很難相信有人會在藉曼德拉(雖然是偽托)合理化政治打壓的短短兩天之後,就堂而皇之的支持訂立《國安法》。畢竟對曼德拉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他本人所以蹲了27年苦牢,正正是因為「串謀外國勢力顛覆南非政權」。

事實上,曼德拉在入獄前比港共口中的「黑暴」、「暴力滋事份子」、「本土恐怖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本身就是暴力抗爭的領袖,於 1961 年一手一腳成立非洲人國民大會的武裝部隊「民族之矛」(uMkhonto weSizwe)。[1] 據曼德拉基金會紀錄,曼德拉甚至曾在 1962 年接受阿爾及利亞民族解放陣線的軍事訓練。[2]

廣告

曼德拉與其他反種族隔離志士後來先後被捕,並因為策劃破壞於法庭受審,是為著名的「利弗尼亞審判」(Rivonia Trial)。當時曼德拉與同志的罪名包括「透過使用炸藥與組織遊擊隊意圖暴力革命及破壞行動」、「策劃協助境外勢力入侵」、「接收境外資金以達成上述圖謀」等,最終全部罪名成立,曼德拉與多位同志被判無期徒刑。 [3] 放諸今天香港,上述罪狀無疑就是《國安法》涵蓋的範疇,而南非六十年前的錯誤,今天復在遙遠的東方一隅重演。歷史彷彿摩天輪一般,只是不斷重複着相同的軌跡。

但我們不應忘記曼德拉在利弗尼亞審判期間,在犯人欄中利用自辯的機會發表的演說〈I am prepared to die〉。他未有否認暴力抗爭路線,反而藉此機會闡釋其立場。他表示,自己與同志一直盡力避免暴力,奈何卻只換來暴政的壓逼。別無選擇之下,他們只能「以暴力回應暴力」(Answer violence with violence)。[4] 「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一個同時代的共產領袖亦如是說。

廣告

最後,容我分享一句曼德拉的名言:

When people are determined they can overcome anything.(下定決心時,人可以戰勝一切。)(2006年11月14日,與Morgan Freeman對談)[5]

共勉之。

[1]:uMkhonto weSizwe (MK)​

[2]:Nelson Mandela’s military training 

[3]:Rivonia Trial 1963 - 1964​ 

[4]:I am prepared to die 

[5]:"When people are determined, they can overcome anything"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