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稱形容「曱甴」僅針對暴徒 小風波被炒作 候任消防處長:應止暴制亂,但暴徒都要救

2020/4/16 — 6:00

消防處處長李建日將於本月 18 日退休,現任副處長梁偉雄同日接任。梁偉雄在去年 10 月底一個內部講座中,曾用「曱甴」形容「這些罔顧法紀的暴徒」。事隔近六個月,他重申有關說法是針對「這些罔顧法紀的暴徒」,並不準備在公開場合講,「從來都未公開講過,亦無諗住講。」自己尊重對他批評的意見,形容事件是小風波,而他的上司,即現任處長亦指引他應汲取教訓。

梁偉雄當時是出席消防及救護學院一個內部講座期間,他指自己的言論是針對「那些罔顧法紀的暴徒」,「其實......係咪好緊要的事?或者好大的風波呢?如果我們大家真正為香港市民關注,應該盡快『止暴制亂』,希望大家盡快回復法治精神、守法,香港人可以安居樂業;這只不過係小風波。」他重申自己明白批評者的說法,亦對消防處內有同事感到不滿「唔出奇」,「只不過在內部講,當然畀人講出去,我亦不會隱瞞。但公開大家有無聽過我公開講過?我亦都唔係咁樣(做)。」

梁偉雄:不認為講咗兩個字影響部門工作

廣告

他又重申,即使自己稱暴徒為「曱甴」,不影響消防處的專業精神,「任何人士需要救助,或者任何人士生命受到極大威脅時,我們應該盡一切能力去救,不論那個人是市民,執法者,甚至是『暴徒』。」梁偉雄指早前有人指消防員未有盡力救援被圍攻的持刀市民,事後處方已發指引,指令消防處人員若再遇上同類事件,應喝止攻擊者,而後來再發生同類事件時,有消防人員以身擋駕救走被攻擊者,「所以我唔覺得我講咗兩隻字,影響咗成個部門工作,我覺得一定唔係咁樣。」

梁偉雄其後再重申,自己不是要辯護或解釋,「講咗就講咗」,只是在政治化的社會當中,部門一定要履行法定職責,「如果有人需要救援,我們不理他是誰,不理他政治取態,就算係暴徒都要救……不會有派別之爭,不會理他是黑衫白衫,什麼色衫我們都要會。我們會確保這件事,我們和前綫同事講,不斷提醒他們。」

廣告

梁偉雄認為,「曱甴論」事件遭「炒作」,但「相比妄顧法紀暴徒做的事情,完全不是同一個層次。」他又指自己只是希望社會重歸法治,「香港是個法治社會,如何令到大家安居樂業?其中一個核心價值都是法治精神,大家應該守法,令大家安全在香港生活……如果有人犯法,就應該一定係繩之於法,我自己犯法,都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他又指消防處管理層不是看政治議題,或者「自己係咩嘢顏色」,而是確保部門履行法定職責,「有些社會人士主張三罷,罷工咁樣,你諗下如果消防處罷工的話,真是不敢想像。即是說有人火燭,有人需要救,無人去救,咁呢個係咩社會呢?」梁偉雄指消防處工作大體已寫在法例上要求,最大職責是跟時代去做,而現時最重要的是抗疫。

小型樓宇火災及山林拯救為最大挑戰

對於滅火及救援工作,梁偉雄指在現時本港環境下有兩大挑戰,「樓宇越來越細間,但香港人住樓不會話住細咗就放少一點物件,只有放得越來越密,即是燒得物件越來越多。」他指現時一旦發生火警,房間很快變成一片火海,例如發生閃燃之後,「成個單位入面可以燒得的東西,都同時燒盡。」梁偉雄指以往舊式木傢具可能燒半小時才出現的情況,現時新的傢俬可能一燒起來,「三四分鐘已一片火海」而這時是消防員剛剛抵達的時間。

而救援服務上,梁偉雄認為行山人士的遇險救援最具挑戰性,「以前行山就跟住條路,現在行山鍾意開山劈路,在懸崖硝壁又行、在海邊又行,他們會在極難到的地方出事,一出事的話,我們又要冒很大的風險去救。」2017 年 3 月 21 日,駐守田心消防局的消防總隊目邱少明,為拯救被困的警員及其女友,在在馬鞍山吊手岩附近搜救近五小時後墮崖,儘管同僚在他墮崖 6 分鐘後已找到他,但到下午 3 時半才成功把他送上飛行服務隊直昇機,送院後不治。

另外,「香港消防救護控制組人員聯合工會」今年一月初成立,代表近 700 名消防、救護及控制組人員,梁偉雄指已收到工會通知,自己希望和工會有建設性交往,管方願意耐心聆聽。曾擔任消防主任協會主席的他強調,工會行事應有兩個底線,「一是不要危害市民,一是不要誣蔑部門,不觸碰這兩個底線乜都有得傾、咩都有得商量。」

梁偉雄簡歷

年份 職級
1985 加入消防處任職消防隊長
2000 港灣消防局助理消防區長,曾指揮撲滅容祖兒居所大火
2013 晉升為副消防總長
2015 晉升消防處助理處長(港島)梁偉雄
2016 出任消防處副處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