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與梁繼平編《香港民族論》 《學苑》前編輯撰文指港獨非選項 盼商界延續一國兩制 遭學生會前會長批評

2020/5/21 — 15:36

曾經與 2013 年度港大學生會《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一同編撰《香港民族論》的《學苑》前專題編輯李啟迪,今日(21 日)在《明報》投稿〈致繼平的信 —— 港獨非選項 尋找一國兩制下的出路〉,表示面對北京和港府的強力抗壓,以至國際社會都期望「一國兩制」能夠落實的情況下,港獨已非選項,又指自己對商界「抱有希望」,因為商界往往在政府和市民以外,發揮「緩和對抗、平衡各方利益」的第三方作用,「我相信商界的取向,將會是未來一國兩制能否延續和以何種方式延續的關鍵。」

李啟迪的文章發表後,不少曾於社運界、學生運動界別活躍,並參與過 2014 年「佔領運動」以及去年反送中運動的人士,都對於李的言論表示不滿。2016 年度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批評,李啟迪發表文章的用意實為對政商界宣稱「我不是港獨分子」,受眾根本並非梁繼平和大眾,而是商界,「也許此文是他為成為政商界的入場費,但他已輸了人的 integrity 和尊重。」另外有網民發現,李啟迪在發表文章的同日凌晨,在個人 FB 專頁換上一張個人肖像。

上款稱呼「繼平」

廣告

李啟迪在文章上款先稱呼「繼平」,並且關心梁繼平在美國西雅圖留學的狀況,又回想以前同學之間談天論道。李啟迪說,希望藉文章「和你討論近年來的新看法」,並表示「在理解到香港獨立並非選項的現實情况之後,我會希望能尋找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對香港最佳狀况。」

評價抗爭後北京展示統治決心   香港未重回抗爭前狀態

廣告

李啟迪說,香港人無視一切艱辛恐懼,在城市各處流血流汗,為了捍衛自己的身份、爭取民主和自由,本土意識在去年起「終於出現高度團結的整體爆發」,是一種「作用力」。但是同時出現的「反作用力」是「北京也展現了捍衛在香港統治的決心」,結果造成數千人被捕,保安局可能引用反恐法檢控示威者,港澳辦和中聯辦又宣稱對香港事務有監督權,「香港沒有回到抗爭發生之前的狀態。」

預計打壓將進入「漩渦式升級」   西方國家支持「一國兩制」的香港

李啟迪形容,「抗爭和打壓將會進入漩渦式的升級,前路看似只剩下兩條,與中國完全統一或與中國完全分離」,前者具有弊端,但後者會產生「同樣災難性的結果」,總括而言就是收窄香港自由。他指以往北京要影響政治或司法決定,只能透過親中輿論攻勢或人大釋法,但是現時「北京更有傾向以中聯辦和港澳辦對香港事務作實質監督」,做法包括取消議員資格。他更表示「將視野放到國際,亦可以發現沒有哪個國家的政府會祝福一個完全由中國獨立出去的香港」,英美和西方國家都是希望香港能夠落實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以及有良好法治和能夠保障人權和自由。

李又說,有人提出移民並在海外「重建新香港」,願景非常美好,但實行起來絕不容易:既要有國家願意出售或批地,又要有人願意投資。即使香港人離開了本土又不容易凝聚,如果確實投身計劃確是任重道遠,「雖然我更希望各位能留下,但也會尊重離港朋友的決定」,期望海外和本土港人能互相支持,為香港謀出路。

稱法治有其局限   商界可作平衡力量

及後,李啟迪提出如何在香港長居下,保障香港的自治和自由的生活方式。他指出很多人認為法治是最堅實防線,「但法治即使執行得最好,也必然有其局限」,例如《基本法》沒有訂明特首由普選產生,立法會又有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亦要擔心承擔 23 條的立法義務,而北京亦已 5 度人大釋法,「所以,我想到商界在政治問題上的平衡力量」。

李表示,在《逃犯條例》修訂的討論過程中,除了市民參與街頭運動外亦「處處可見商界的身影」,因為條例首當其衝的對象除了是陳同佳,還有在大陸經商的香港甚至外國商人,因為擔心經商罪行會墮入條例的法網。「雖然商界今次發聲是因為與切身利益相關,但就客觀效果而言,則能夠扮演政府和市民以外的第三方,發揮緩和對抗、平衡各方利益的作用」。對於美國商會和香港總商會曾分別對條例質疑,以及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李認為不代表商界聲音比市民重要,而是政府會考慮政策對營商環境的影響。

「我對商界抱有希望」

李又說,「我對商界抱有希望的原因,是因為資本主義本質是自由和開放的。」本地和國際企業需要良好的營商環境,包括有效的司法制度、信息傳播的自由、和平的社會環境、多元化的人才等等,而有利的營商環境,同樣有利延續香港市民自由的生活方式,「經過 2019 年之後,我相信商界的取向,將會是未來一國兩制能否延續和以何種方式延續的關鍵。」

最後,李在文末再次重提梁繼平在去年 8 月 16 日「英美港盟 主權在民」集會的錄影發言節錄:「你說過連結香港人的在語言、價值之外,是痛苦。想像他人痛苦,甘願彼此分擔,一個共同體才得以形成。我想回應,如果香港人願意彼此分擔互相的痛苦,也應該能夠在彼此之中看到希望。共患難後,應能同富貴。」

孫曉嵐轟文章非為梁繼平而設   志在向商界投誠

2016 年度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 FB 說,認為李啟迪在思想上有所改變並不令人驚訝,「畢竟人各有志,昔日也有不少學運領袖由民主的倡導者變為威權機器的一部分」。不論是想在商界拼命上游,還是想成為「商界在政治問題上的平衡力量,所作出的抉擇本來應是當事人所一力承擔的」。

孫曉嵐並且說,文章令她反感和憤怒的地方,是李將這篇「給繼平的信」再投稿報章的用意:「要公開的向政商界宣稱我不是港獨分子了,還要刻意沾上昔日莊友的名字說明要分道揚鑣,整件事實在很難看。畢竟,他說話的受眾不是『繼平』,更不是『我們』,而是政商界的『朋友』。也許此文是他為成為政商界的入場費,但他已輸了人的 integrity 和尊重。」孫最後引述李在文末言及「共患難後,應能同富貴」一句,認為運動當中有大批人犧牲、陷獄、流亡海外,「雪未昭李卻已經在想『富貴』,還在文末引用繼平七一一役後未能回講(港)只能靠視象通話與港人共勉的一番說話作結,『想像他人痛苦,甘願彼此分擔』,你有資格這樣說嗎?」

與梁繼平「同莊」  撰文判斷香港人「是一個民族」

李啟迪在 2012 年入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後來當選 2013 年度港大學生會《學苑》專題編輯,與「同莊」的《學苑》總編輯的梁繼平,有份編輯《香港民族論》。梁繼平的文章〈綜援撤限爭議與本土政治共同體〉刊於書中第一章,而李啟迪的文章〈香港是否應有民族自決的權利?〉就刊於書中第四章。

李啟迪在〈香港是否應有民族自決的權利?〉一文當中,就提出了「香港人,其實是一個民族」,並提出了「香港民族」的存在。李當時又引述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指出,香港人心理與中國異化的 5 個里程碑,當中包括中共在 1949 年建政後有大批內地人逃港的情況,「本來香港只是在政治上和中國割裂,但是經過長期的分離和共產黨對中國文化的摧殘,香港人再難找到與中國連結的文化紐帶。直接一點來說,香港人的共同心理特徵就是遠離這個被共產黨主導的中國,在自由之地生活」。李並且說,即使領土可以透過軍事和政治實力收回,「香港人的身份卻不會因此抹掉」,直指人心未能回歸。

曾表態支持自決公投

李啟迪當年又在文章當中批評,中國在 1972 年將香港和澳門在「殖民地名單」當中剔除,為收回港澳鋪路的做法,並明言香港人應該「面對現實」,「爭取香港本應擁有的民族自治權,已是刻不容緩了」,並指出如果香港成為主權國家,政治權力上亦不受他國侵犯,「立法、司法和行政的權力將不受其他政府的挑戰。這好處真的太多了」。李並說,建立主權國家絕非一勞永逸,「但會令香港可選擇的路大幅增加」。李在文末最後表示,「香港作為一個民族,在歷史和國際法皆享有自決前途的權利。只有令香港的民族命運進入公共討論的空間,才會帶我們走出現時困局」。他並且認為,讓全港選民進行自決公投,「無論前途是獨立還是維持一國兩制,皆會令香港的前途更明朗。」

《香港民族論》在 2014 年 9 月出版後,書籍在 2015 年度施政報告中,被時任特首梁振英點名批評。事件造成書籍搶購潮,該書一度缺貨。對於有書店後來不願意發售該書,李啟迪亦曾經質疑有「自我審查」行為。

而在 2015 年,李啟迪亦曾經出席《立場新聞》舉辦的對談活動,與時任「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陳祖為、《香港革新論》編者方志恒探討〈後政改時代 ─ 中國因素、民主運動和香港前途〉。李當時說「香港民族的概念,是要賦予香港人一個新的力量、籌碼,可以對抗天朝中國」,並重申「香港人應該獲得自治的權利,她可透過自決的道路,獲得獨立的主權國家地位」,又指自己思考過「香港獨立」。

曾批泛民支持者撐曾俊華選特首   存有「不切實際幻想」

在 2017 年的特首選舉,李啟迪又曾經談及過不少港人支持曾俊華選特首的情況,認為曾俊華的造勢大會「充滿宗教意味」,曾俊華以「救世主」姿態出場,「集會者有如朝聖者一樣,對他頂禮膜拜」。李並且評價現象的出現,是因為不少泛民支持者「明白到民主可望而不可得,繼而出現不切實際的幻想」,「看過集會上的狂熱,只能輕輕一嘆,保持清醒,很難不感到孤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