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鈺成假公濟私 蒙面法壽終正寢

2019/11/20 — 17:56

曾鈺成於理大見記者,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曾鈺成於理大見記者,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昨天文章貼出不久,就有網友提醒我,曾鈺成入理大,目的是帶出一個姓朱的紅衣女子,傳說此女是朱鎔基的曾孫女。筆者判斷,如果真是朱鎔基的至親,那中共保鏢們要被問責了,以朱鎔基的級數,如有曾孫女在香港讀書生活,一定二十四小時保鏢跟實,不可能讓她自己跑到理工現場去,親歷催淚彈汽油彈的戰場。

這小女孩當然也不是凡人,否則動用不到曾鈺成,她一係是大陸政要的親屬,一係是巨商大賈的後代。

筆者還是把曾鈺成理想化了,以為他尚有一息良知,卻原來他只是假公濟私,以關心學生為名,行大陸潛規則之實。即使在香港人擔憂傷痛的關頭,他還是不忘為權貴鞍前馬後效勞,說到底,建制派有建制派的本性。

廣告

執筆時尚有一百學生身陷理工校園,可能陸續都會被黑警拘捕,遭受暴力虐待。香港人內心焦灼,束手無策,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記住這裡發生的一切,做一切能做的事,改變我們的命運,只有改變我們的命運,才能改變孩子們的命運。

台灣「二二八」運動,等了差不多五十年才翻案,北京六四,至今未有平反的跡象,但筆者堅信,香港人不必等那麼久,我們所處的時間空間,都與前二者大大不同。終有一日,我們要為年輕人討回公道,要肯定他們為香港這塊土地做出的貢獻,要由政府賠償他們的損失,有必要的,要照顧他們一生。

廣告

林鄭月娥出來講一番廢話,居然高談什麼「人性化」對待學生。反送中近半年,黑警傷人無數,殘忍幾近禽獸,她竟都眼盲,看不到無數人間慘況。直到今日,她才來說「人性」,她的人性和正常的人性,根本不是一回事。

近日唯一令人安慰的,便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這是香港法治僅存的一點象徵(執法全盤淪陷,立法半生不死,唯有司法一息尚存)。高等法院法官,嚴格依照香港舊有的法治傳統,作出公正的裁決,林鄭迫於現有的法治現實,不得不宣佈暫停惡法的實施。

其實,自林鄭搞出這一場大龍鳳以來,香港人根本就當佢冇到,人人上街照樣蒙面,林鄭一籌莫展。所謂「法不治眾」,便是因為「法不服眾」,無人守法,最終有法等於無法。眼下高等法院有裁決,林鄭不敢直接對抗,只好吞下這顆苦果。究其實,一條惡法既然沒辦法實施,把它暫停都只是順水推舟的事,否則,她還能怎麼樣?說暫停不說撤回,又想留一個尾巴捲土重來。

自林鄭上台以來,無一事做對頭,自稱「好打得」,其實只是「好打」(每日惹事),冇一樣「得」。反倒把香港越搞越衰,直至將東方之珠變作戰場,把香港問題變成國際焦點,她好事多為,只是糟塌香港。

林鄭被迫暫停蒙面法,冇得出聲,倒是北京坐不住了,人大法工委﹑港澳辦先後出聲,譴責香港法院,說香港法院無權判特區法律違憲。人大本有釋法權,中共玩釋法已很熟手,如果香港法院的裁決超越本身的權限,那人大可釋法,推翻香港高等法院的裁決,這才是正常的法治的途徑。人大不釋法,卻由官方機構出聲干涉香港法院的裁決,此等行為本身就違反基本法,目的是以言論恫嚇,教訓香港法官,讓他們自動放棄原有的法律原則,乖乖聽話。

法工委的聲明居然說:「判決的內容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原來香港法院是不能削弱行政長官的管治權的,原來行政長官可以凌駕在法院之上,那行政長官做錯事,還有什麼社會機制可以制約和糾正?人大法工委負責的是全國性法律問題,竟忘記了香港和大陸實施的不是同一套法律系統,自管雞同鴨講,豈非咄咄怪事!

幸好,李國能大法官挺身說話了。作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維護香港法治﹑維護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的基本原則,是他的憲制責任,也是他的權威所在。李國能出聲,人大法工委和港澳辦,會不會又讉責李國能呢?我們且拭目以待。他們敢譴責,那就直接宣佈基本法玩完,他們不敢讉責,那就證明在法理上他們根本站不住腳。

直接揮軍入城,廢了基本法,中共想幹什麼都可以,不過,眼下林鄭還是要聽法院的,政府可以上訴,到時就看看最高法院又會不會怕了他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