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5/13 - 10:07

最堅韌的連儂牆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1-11)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1-11)

「有人懷念時,我們才算存在過。」《風之影》

曾經遍地開花的連儂牆,除了數地負隅頑抗,現在皆已清掃一空,只有滿牆斑駁。但上水火車站旁的北區大會堂,總有一片牆猶如幽靈附在其上,無論清理過幾多次,悼亡的青苔依然會重生,而且每次復活都有不同模樣。

每晚牆外都有四五街坊溜達,既為守護,亦為聚頭。Tracy 解釋追思牆已重建不下六十次,「試過最嚴重係一日兩次,上晝清咗一次,下晝再清一次。」但幽靈始終飄盪,因為有心人莫失莫忘。

廣告

「傷嘅死嘅失蹤嘅都係後生仔,令我地成年人好心痛好心噏。依大半年我每晚都失眠。」每當追思牆被清空,Tracy 依然會對著空白的牆悼念。

作者提供(攝於 2019-07-13)

作者提供(攝於 2019-07-13)

Tracy 等守牆者都是上水街坊,連「義工」都說不上,因為背後根本沒有組織,全屬自發維繫。他們不曾間斷地自掏荷包,收集物資,清潔打掃,夤夜行事。「對方清得快,我地起得快。」端賴人心未泯,追思牆不斷重生。

最初追思牆起自盧曉欣於嘉福邨喪生乃後同邨再有一位少女玉殞,追思牆繼而為一眾逝者招魂。

同在牆下的另一男士叫 Ellon,因為今年遊行放緩,他轉來這兒幫手。「依度成日俾人搞,我嚟保護佢地。」每晚放工後他會過來把守,留待街坊都離開後再走。

不少心懷運動的年輕人,入夜會到牆前遣懷。街坊既陪他們聊天,亦會助其解困。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0-11)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0-11)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0-11)

作者提供(攝於 2019-10-11)

Ellon 不喜「一些泛民政客」對於抗爭者「想要想唔要」,為了幫助年輕人,他負責去警署申請 6.16 遊行,路線一如去年。

事緣兩個年輕人在追思牆下遇到一個藍絲,三人沒有「講手」選擇「講口」,盡興地談了三小時,最終藍絲大叔願意支持五大訴求,街坊都詫異「真係 work 喎」。年輕人相信即使陣營不同,但很多人依然可以說服,希望承此精神延續去年 6.16 遊行。

作者攝於 2019-10-11。

作者攝於 2019-10-11。

但申請遊行必須表明真身,年輕人未免為難。「我幫你地孭啦」,Ellon 請纓成為申請人之一。當此局勢,前事俱在,他清楚孭飛後要承擔多大責任,但義無反顧,「我不過做擋箭牌。」

Tracy 繼續在牆前佇立。她不明白有些人為何甘於麻木,對失蹤和自殺視若無睹,相信那些懸案和運動無關,就如相信六四沒人罹難。

作者攝於 2019-11-11。

作者攝於 2019-11-11。

Tracy 多番向筆者提起六四,她是在電視機前通宵見證屠城的一代,「親身經歷好深刻。」在她眼中反送中運動就是六四翻版,「政府欠咗依代年輕人。」

眼前這塊追思牆很快又會被拆,Tracy 答「我地預咗。」她不知還要堅持多久,但別無選擇。「如果唔堅持落去,年輕人只會繼續被共產黨壓迫,只會更冇退路。」

現場其實不止兩位街坊,還有一位怯生生的阿姨,穿著略土的衣著,就是到街市買餸時能夠遇到的每個女士。筆者還想訪問她,她只是「嗯」了一聲,立即躲在 Tracy 身後。

Tracy 解釋不宜勉強:「其實愈講得多會愈難過……」

作者攝於 2020-05-08。

作者攝於 2020-05-08。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