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4/11 - 19:00

【最崎嶇的中六.4】一個補習名師,探監為還柙考生送筆記

(先閱讀本專題上篇:準備 DSE 變流亡台灣 勇武少年和他的抗爭傷痕

來到清水灣道 399 號,下午的時間很冷清,一般人不會來到這裏,間中只有下班的懲教人員和探訪人士由監獄正門大閘離開。

這是壁屋監獄,也將會是今屆文憑試(DSE)考場之一,在囚和正還押的應屆考生將會集中到這裏應考。過去三年,分別有 19、16、14 名在囚人士報考 DSE,今年此試場應考的人可能較往年多,當中包括那些反送中運動而被還押、正等候上庭的中六生,如阿傑和 Tommy(均為化名)。

廣告

壁屋監獄

壁屋監獄

還押考生的掙扎

「他們作為 DSE 考生,想要做好學生本份,盡力爭取好的考試成績;同時作為一個抗爭者,他們也會用自己方法,希望爭取達到『光復香港』的目標。」

蔣旻正剛剛從壁屋監獄完成公務探訪,他除了是新任北區區議員,也是大型補習社的中文導師。雖然上水往返清水灣車程要花近三小時,但他隔周就會到壁屋,探訪因反送中運動而被還押的學生。踏入 4 月考試臨近,他儘量每週都來,跟進中六生的溫習情況。 

他定期探訪的中六生,叫阿傑和 Tommy。蔣旻正透露兩人被控的罪名較暴動更重,因此已被還押數月,不准保釋。

過去數個月,Tommy 和阿傑的經歷和其他參與抗爭的中六生相似 — 大部分時間都投入社運,讀書的時間減少,有段時間連學習的進度也完全停止。當然現在兩人的心情比其他中六生更複雜:若應考公開試是大家公認人生中一個重要難關,他們既要背負沉重的案件,又要應考,無疑是難上加難。

蔣旻正形容,Tommy 一直猶豫、躊躇不定:考唔考 DSE 好呢?「佢話自己的進度一早比其他人落後得多,怕考完成績不好。」蔣旻正游說他,揀選自己較喜歡的科目去考,不用計較成績,就當是一個給自己的挑戰。最終 Tommy 決定選自己最有興趣的一科,應考今屆 DSE。

阿傑目標則清晰得多,首次與蔣旻正見面,他已經肯定地表示會考 DSE,「這科想攞 5、英文想攞 4⋯⋯」蔣引述阿傑的豪言壯語,每一科他都有明確的目標。蔣旻正形容,阿傑甚至會對他說,「這份卷的 MC 我已經操到好熟,想要更多長題目的練習。」蔣旻正也答應要求,找來更多 past paper、其他補習老師和日校老師的教材。

蔣旻正

蔣旻正

懲教署為中學生提供課堂,但課程安排落後,一星期只有 2 至 3 堂,每堂約一個半小時。初高中各只有一班,由一位老師負責教授各個年級的全部科目,明顯難以兼顧不同程度的學生。由於署方只提供兩個高中選修科的課堂,部份在囚或被還押的中五、中六學生無法繼續修讀他們本來的科目。蔣旻正又指,獄中選修科課程的教材只有一張工作紙,完全不足以應付公開試,這也促成了蔣旻正的公務探訪,持續關注還押學生的學習進度。 

由於公務探訪時限只有 15 分鐘,每次蔣旻正均要在短時間內跟進學習進度、即場講解,甚至是「補習」,「其實去到好似交代一張目錄而已,『中文有邊年 past paper』,『英文筆記有講不同 tense』,『通識有無甚麼題目想練多啲?』⋯⋯」交代完一次,已餘不多的時間。然後還要趕緊講解較艱深的文言文文章、練習口試題目(按:訪問時 DSE 口試未取消)。準時 15 分鐘後,Time’s up,探訪人士就被請離開。

餘下的時間,阿傑和 Tommy 就得靠自己的努力,蔣旻正表示,二人要求索取的筆記和教材,都會認真地完成。如遇上不明白的地方,他們則會在每日「自由活動」的兩小時中,向其他同樣因反送中運動而被還押的大學生請教,「他們在入面守望相助,我拎筆記入去,有位哥哥會教他們。」

沒有時鐘怎樣考?

蔣旻正稱,所有收押院所和監獄都不設時鐘,偏偏時間分配是考試重要的一部份。例如中文科聆聽綜合卷三時間緊湊,沒有時鐘,還押的中六生可以如何備試?

答案是不少抗爭者都嗤之以鼻的 TVB 劇集。

每一晚,在囚人士有兩小時自由活動時間,電視機正播放八點半劇集,中六學生就用電視劇作指標,每一節劇集完結(約 11 分鐘),就要完成一段卷三的「整合拓展」、或「見解論證」。蔣旻正認為,在不利的環境下,這做法尚且有助還押考生備考,然而獄中的種種限制,對這班可能正面對人生最重要考試的人並不公平。

應考公開試困難重重,蔣旻正形容,他接觸的還押考生仍保持積極正面,「他們很關心自己學業上可以怎樣做得更好⋯有沒有方法可以解決現時的教材問題。」他則希望讓被還押考生知道,外間有很多人在支持,「希望他們努力完成目標,無論結果考不考到大學、成績如何,其實都不太重要。」

「他們好想去努力,無論是抗爭,抑或學業,為了自己和社會的目標進發……當然兩者之間,社會可能更危急,於是他們選擇先去抗爭。但他們都清楚知道,學習是他們的責任。他們都很好學,也享受學習的過程,尤其現在還押當中,時間都被控制,不能自由地運用。抗爭方面他們正在休息,但他們明白,讀好 DSE 其實也是一條戰線。」

這個想法,跟很多這一年投入反送中運動的中六生相似。

不同的是,大部份中六生準備 DSE 期間,都會期盼考完試的一天,對於自己的將來也有各式各樣的想像。

但對阿傑、Tommy,和其他正還押候審的中六生而言,這種對將來的想像,恐怕是奢侈。「其實他們的控罪都……不太樂觀,如果罪成,坐監的刑期可能會很長。」對於還押中六生而言,當下每一刻都只能見步行步。蔣旻正說,假如他們今次 DSE 能考到理想結果,以後總有機會用成績鋪平前路。

蔣旻正

蔣旻正

記者/梁天心
攝影/Joey Kwok

 

— 【最崎嶇的中六】專題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