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最後揮春?◆ 1】袁嘉蔚:好似每日倒數緊 做得幾多得幾多

    「可能真係最後一次,用區議員身份幫街坊寫揮春。」

    袁嘉蔚,南區區議員,前香港眾志成員,亦是初選大搜捕中,其中一名被指控顛覆國家的被捕者。訪問刊登之日,她因去年六四非法集結案上庭認罪,案件將於 4 月 16 日判刑,加上政府已經預告會在今年內推出區議員宣誓,種種前因都指向同一結論,「我上任第一日已經預咗,自己做唔足四年。」是故,她亦直言不諱,這次很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作為區議員為街坊寫揮春,她徐徐在紅紙上寫上「見字飲水」四字,希望街坊和港人可以保持身體健康、「Be water」面對艱困時局,如水般「逆流而上」。

    「哎呀,水其實淨係會向下流,我係咪講錯咗?」亦只有這種偶爾的「蝦碌」、傻笑著的面容,才讓人想起,這位面對著暗淡前景、看來老練的區議員,其實不過是個 27 歲的大女孩。

    上任不過一年多,袁嘉蔚每次她在地區擺街站寫揮春,都吸引長長的人龍,和她一道走上位於山上斜坡盡頭的辦事處,路過的街坊似乎都和她相識,總能寒暄幾句,以至她上任後幾個月,乾脆搬到選區田灣居住,「街坊煮多咗餃子、甜品,都會拎嚟問我食唔食,好似一班朋友住喺附近。」她形容這種住在選區,事無大小都可以現身介入,為的是一種作為「區佬」的「安心」,「有咩事我落樓就知道…唔使半夜三更打電話,又唔知人哋聽唔聽。」

    在這個「區佬」辨事處門外,寄住了一隻野貓,懶懶閒地躺在辦事處門檻邊的一張軟枕上,訪問期間窗外不時傳出路過居民逗貓的笑語,「摸下佢啦摸得架」,以至在辦事處書架上滿滿的文件夾,放了街坊的「平安紙」、「長生津」的申請表。

    「講平安紙咁,唔係淨係過嚟簽個名,立份遺囑咁簡單,佢可能坐到埋嚟想同你傾計,可能佢仔女已經搬走,無人同佢一齊住,佢好孤獨…佢覺得舒服嘅,先會願意同我講。」

    圖片來源:袁嘉蔚 facebook

    這些聽來瑣碎的種種,正正就是區議員的日常,看似亦和 2019 年民主派「光復」區議會時的想像亦有很大差距,「我係覺得做區,係唔可以放過任何一年瑣碎嘅事。」例如對她而言在田灣帶來最滿足的「政績」,是她仍身為「社區幹事」時跟進的田灣商場發展,最終揭發商場興建國際學校違反地契,到去年年底商場丟空多年後有 Food court 開幕,來源都不過是一些生活瑣事,「本身係一個街坊好簡單抱怨,商場咩都執晒,買菜好唔方便。」

    「你就會諗,點解個商場會變成咁,先發現原來要起學校,原來違反地契。」即使簡單如屋村清潔狀況,都可能是反映背後外判制度問題,關心區內的大事小事,民生以至大政治,袁嘉蔚已經是一個融入社區、入型入格的區佬,但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

    「都已經命不久矣。」

    確實,2019 年參選時,雖然早已退黨,但有過香港眾志背景袁嘉蔚已經是被 DQ 的熱門人選,最終過關並當選,但未來將實施的區議員宣誓,是她面對的第一把屠刀,她身負的非法集結案 4 月判刑,刑期多於 3 個月,或被還押以至缺席時間太長,都可能令她失去區議員的位置,更別說她更身負「顛覆國家」的指控。

    「警署有塊板寫覊留人士,因咩事被拘捕,我見到自己個名,袁嘉蔚,隔離括住『顛覆國家』,覺得好超現實。」今年 1 月 6 日,袁嘉蔚和 50 多名民主派因初選被捕,扣在她身上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我記得臭格有個阿叔想同我傾計,『喂阿妹你衰咩呀?』」

    「我『顛覆國家』。」她答。

    袁嘉蔚、岑敖暉、張崑陽、何桂藍、黃之鋒、羅冠聰、梁凱晴於維園等出席六四 31 周年「晚會」

    無論這指控對袁嘉蔚以至其他被捕者區議員而言有多超現實,都是他們必須面對的現實,一把隨時可以「斬殺」他們區議員生涯的屠刀,「都係做得幾多得幾多,有咩政策想推推咗先,撥款想盡快處理咗先。」而她念茲在茲的,除了希望可以在餘下不知有多長的任內,批核撥款推動地區性別教育,更重要的是教街坊,如何自己處理問題,「除咗搵區議員之外,你自己作為香港人有咩權利?就算第二日我已經唔再係區議員,佢搵唔到人幫手,都會識得自救。」讓居民自立自主,是她希望可以在餘下時間內做到的事,正如當日居民用選票讓她能自立一樣,而即使將來她未必再會是區議員,她和這區的緣份亦不會變,若能以自由之身做到的服務,她仍會繼續,最大的分別可能是議員內少了一道把關的力量,以及失去區議員薪津,她未必能負責現時住所的租金而要搬走,「可能半夜三更未必可以隨傳隨到。」

    說得平靜,但面對國安法以至不知長短可能的監禁,袁嘉蔚不會不覺得恐懼,「就係知道自己驚,先有能力去克服」,她曾經的黨友黃之鋒、林朗彥、周庭都已身在獄中,羅冠聰和初選時聯合宣傳的張崑陽則流亡海外,「但我覺得,個精神大家仲係一齊,我唔覺得自己特別孤單」,亦是這些精神,在陪伴著她走過作為區議員,作為一個自由的人,可能最後的時光。

    「每一日又好,成個任期又好…好似每日都倒數緊,但又唔知道倒數緊咩,end 個日子係邊,但係個感覺好重,好似嚟緊就 DQ、就嚟坐監。」

    「唯有想做咩,試咗去做先囉。」語畢,袁嘉蔚輕輕一笑。

    袁嘉蔚與她親手寫的揮春「見字飲水」

    *   *   *

    專題「最後揮春?」

    農曆新年臨近,一向是區議員為居民寫揮春、閒話家常的日子。然而政治壓力加上宣誓安排,不少人預期或出現區議員 DQ 潮,換句話說,民主派今年寫的揮春可能已是任內最後一張。

    《立場》專題「最後揮春?」,找來逾 30 名曾於任內被捕或曾被左報炮轟威脅 DQ 的民主派區議員,讓每人自由揮筆寫揮春,記錄他們對街坊、香港人的祝願。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