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專題

立場專題

《立場新聞》專題/特寫

2021/2/6 - 18:15

【最後揮春?◆ 2】黃偉賢:經歷過 721,只求黑白是非分明

「現在寫揮春似乎是區議員一定要有的技能。」

元朗區議會主席、由 1988 年起任區議員至今的黃偉賢說。他在紅紙寫上「黑白分明」,四字工整,字體穩重,橫筆回鋒。

他自豪地表示,約 30 年前,自己是首批想到寫揮春作街坊活動的議員。多年來沒刻意練字,靠的是每年新年一整個月大大小小在區內寫揮春的街站,練出一手好字。

廣告

黃偉賢又雀躍地話說當年:有民主黨黨友書法不太好,在家中苦練四句賀語,為新年作準備;寫揮春最深刻的事,是有 15 歲學生少女託他幫忙寫「身懷六甲」,他大吃一驚,原來學生的意思是想考試身懷「六個甲等」,很有創意。

他眼中,幫街坊寫揮春的數分鐘,是區議員和居民交流的機會,可以邊寫邊接個案。也儘管有些議員手字不好,街坊找他們寫揮春,其實是想要他們的真跡。

寫了揮春近 30 年的黃偉賢,今年斷了傳統,無舉辦新年寫揮春活動,除了因為疫情,還因為「無咩心情」,「以前聖誕你會祝人聖誕快樂,現在都只會說聖誕平安啦。」

黃偉賢

黃偉賢

他在《立場》邀請他送給香港人的揮春上題寫「黑白分明」四字。

「過去一年,相信全港市民都經歷不一樣的一年,這一年顛覆我們對香港一切的想像,連最簡單以為人人都會明白的『乜嘢係黑,乜嘢係白』,現在都變得難以分辨。就以 721 事件為例,明顯是一班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但現在似乎警方有另一個劇本,原告人變被告人。究竟甚麼是黑和白?我希望香港市民堅守良知,分清黑與白。」

前年的 721 事件,是黃偉賢任 32 年議員以來最震撼的事件。他當日凌晨趕到現場,白衣人正在散去,有人登上私家車準備離開。黃偉賢質疑剛到場的防暴警員「點解咁遲先到?」防暴警馬上用圓盾推他至行人路一旁的鐵絲網,用警棍壓向他的胸口。

登上私家車的白衣人大喊,「阿 Sir,有咩要我哋幫手嘅出聲!」防暴警之後衝上前,不過並非拘捕白衣人,而是跑到馬路上的安全島截查多名黑衣年青人。白衣人見警員離開,企圖下車追打黃偉賢。黃偉賢跑到遠處的警車求助,警員緩緩地拉低車窗,聽罷黃偉賢說有白衣人要打他後,就再重新拉起車窗,駕車離開。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黃偉賢說,自問是溫和、斯文的人,但當下生氣到難以呼吸,以為會心臟病發,「721 是顛覆所有市民認知,原來警察可以不執法,可以歪曲事實,很多事情不了了知,警察已經不再保護市民。」

但讓黃偉賢生氣的,何止當日的事?也包括新一屆的區議會,就 721 後續的跟進工作。連民政專員也問他,「點解今屆咁勞氣呀?」

2020 年區議會民主派翻盤,原以為在地區事務上會有一片光明。元朗民主派區議員去年上任後,隨即希望成立工作小組,跟進 721 事件,舉行聽證會讓證人作供。

但元朗民政處多次以小組職權範圍超出區議會職能為由,拒絕提供場地、秘書服務。好不容易,元朗民主派在無支援下成立「721 元朗西鐵站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選址在選員辦事處自行開會,開會前夕又出現警方拘捕林卓廷等白衣人以外的市民一事,指他們同涉在 721 當日「暴動」。

元朗區議會「721 元朗西鐵站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會議

元朗區議會「721 元朗西鐵站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會議

黃偉賢指,工作小組前後開過 2 次會,原定將要舉行公聽會,但過去議員接觸過的目擊證人,不少都因為林卓廷等人被控一事,而對親自作證卻步。

當日區議員們雄心壯志希望跟進的 721 事件無大進展,新年過後區議員宣誓在即,將會有多少議員被 DQ 是未知之數,會不會令民主派失去區議會主導權,讓元朗區議會 721 聽證會石沉大海?黃偉賢說,如果「DQ 哂所有人」,會循民間的方式繼續跟進。

過去新一屆區議會,最少 10 名民主派元朗區議員被捕,黃偉賢是其中一人,他笑說,「真是無面,個個都咁勇敢被捕,我就因為菜肉包被捕。」

《文匯報》又曾以全版引述建制組織「元朗監察議會聯盟」,指控 33 名元朗區民主派區議員鼓吹及參與「黑暴」、違反國安法等。其中形容黃偉賢是「一級嫌疑重犯」,指控他高舉港獨旗幟等。

黃偉賢大笑了兩聲說,「人人都知我從來無支持過港獨,(民主黨)被本土派鬧到飛起,就是因為我們連港獨兩個字都唔講」,不過都是那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連林卓廷都可以原告變被告,還有甚麼荒謬的事不可能出現呢?

他認為,若新年後政府想取回區議會主導權,不單建制派人數要過半,還要取得區議會主席位置。但如果區議會主席不辭職,主席一席不會重選,唯一可以讓建制派重奪區議會主席位置的方法,就是將主席 DQ,所以區議會主席是最高危的。

經歷多次黨友清晨被上門拘捕,DQ 區議員之勢臨近,「 17 位民主派區議會主席一定在風眼之內,想避都無得避,你想獨善其身又好,溫和派都好,對不起,現在於北京政府眼中,只有自己人和敵人,不會再有溫和、激進、本土民主派之分。」

黃偉賢家中養了 7 隻唐狗,他常常會想,「如果警察上門拘捕,我家中 7 隻狗吠死他們;如果警察破門,我的狗可能會咬他們。到時會不會有時間趕所有狗上天台呢?」

黃偉賢

黃偉賢

專題「最後揮春?」

農曆新年臨近,一向是區議員為居民寫揮春、閒話家常的日子。然而政治壓力加上宣誓安排,不少人預期或出現區議員 DQ 潮,換句話說,民主派今年寫的揮春可能已是任內最後一張。

《立場》專題「最後揮春?」,找來逾 30 名曾於任內被捕或曾被左報炮轟威脅 DQ 的民主派區議員,讓每人自由揮筆寫揮春,記錄他們對街坊、香港人的祝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