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的信仰》— 保持愉快,鬥命長

2020/6/9 — 21:23

5 月 25 日攝於銅鑼灣鵝頸橋(朝雲攝)

5 月 25 日攝於銅鑼灣鵝頸橋(朝雲攝)

抗爭一年,五大訴求只爭取到一項,卻犧牲了寶貴的生命,亦有人被奪去眼睛永不見光明,有人被咬去耳朵、有人被打成終身殘疾。

抗爭一年,七千人被捕、無數手足被檢控,面對可能長達 10 年的監禁,加起來,我們失去長達幾千年嘅青春。

抗爭一年,亦換來強加於我們身上嘅「國安惡法」,香港人,可能要從此活在赤色恐怖下數十年,惶惶不可終日,失去了自由的光彩。

廣告

抗爭陣營看似再次分化撕裂,有人批評黃色經濟圈「食人血饅頭」;有人配合港共口徑,吹風批評民主派爭取 35+ 是「謀取政治紅利」;有人翻舊帳、投訴反共陣營同路人以往反共不力。 

移民的移民、走資的走資、留下的也許化作順民,整個社會看似重回雨傘後的「習得無力感」。有人犬儒地批評:「遊行無用、勇武送頭、黃色經濟圈無用、35+ 無可能、議會戰線無用、國際戰線無人理你」。

廣告

如此懷憂喪志、怨天尤人、憤世嫉俗、犬儒主義,沒有可能帶來勝利。

相反,要取得勝利,必須保持樂觀正面,保持愉快,保持心理健康。

林夕在《最後的信仰》寫道:

「來日想打妖怪,先要做人去,首先祝你心理愉快」

手足最近一副塗鴉「和你抗爭,我很愉快」廣受傳閱,正正是這種樂觀積極的態度,為抗爭注入新的能量,讓我們能繼續走下去。

Timothy Snyder《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其中一個教訓是「交換眼神聊聊天」(make eye contact and small talk),打破與身邊人的隔膜,在艱難時刻,互相交換眼神、微笑問候,讓同在苦難中的人感到溫暖。歷史告訴大家,暴政中,有可信任的朋友才可倖存。

「殘夢歸於烏有,還有這心態,信最後善良留在世界」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的另一個教訓:「相信有真相」,若不認同有事實可據,等同放棄自由。如果沒有真實可言,那麼就無人能批評權貴,因為無理可據。

雖然現實殘酷,但必須保持信念,相信善良,保持最後的信仰。

得道多助,因為我們才是正義一方,到最後,全世界也會幫助我們。

「軟弱無力全是,堅忍的證據」

香港人自雨傘後已面對 DQ、種種惡法、秋後算賬,一直抗爭,似是徒勞無功、屢戰屢敗,累積了「習得無力感」。可是,之所以不斷有徒勞無功的感覺,正因為我們有不停抗爭、屢戰屢敗,另一角度看是我們屢敗屢戰,我們會不斷感到無力,正因為我們卻沒有放棄。

「可以戰敗,不可收買,信人會失敗;從來未信,犧牲尊嚴,竟可跳出魔界」

《論暴政》也說:「不要自覺馴服」(do not obey in advance)。專制者的威權是平民奉上的。人性習慣服從,甚至愛揣摩上意,當權者甚至還未開口,大把人自動獻身,平民無條件的順從為專制鋪路搭橋。

林夕也在前作《獨家村》寫道:「這小店就如美夢,不想因應恩客易容,就算將過得很窮,賣它僅有的種」,即使戰敗、窮困、也不要奉迎暴政、委曲求存,也不要「犧牲尊嚴」。

「只需要,死不去,流淚都必須喝水」

正正體現了《論暴政》中,手足之間互相關心、互相問侯的一面。

最近發現原來有手足成立了「見字飲水協會」,區議員、社運領袖也經常提醒手足「見字飲水」,在不同崗位抗爭之餘,照顧自己,多飲水保持身心健康。

「信未來,死不去,仍舊有你我戰鬥的生趣」

爭取民主是漫長的歷程,必須與暴政鬥命長。 

南韓民主化 — 1953 年韓戰結束後,南韓人一直被軍事獨裁統治,經歷 1960 年李承晚舞弊引發的「419 革命」,學生金朱烈被催淚彈射中身亡,慘成浮屍;朴正熙、全斗煥數十年軍事極權統治;1980年光州民主化運動,慘遭軍事鎮壓、死傷數千人;1987 年學生朴鍾哲被拷打、水刑致死,引發六月民主運動。示威者李韓烈被催淚彈射中身亡,激化全國抗爭。因為國際壓力,政府為保奧運主辦權才願意推動民主化。南韓人在軍事獨裁、極權壓制下抗爭數十年才見光明。

台灣民主化 — 台灣人經歷長達數十年白色恐怖,1947 年「二二八事件」國民黨血腥鎮壓、死傷數萬;1950-60 年代吳國禎、《自由中國》雷震等人被逼害;1977 年國民黨舞弊,「中壢事件」爆發、群眾抗爭、焚燒警局;1980「美麗島事件」,示威領袖施明德、黃信介、呂秀蓮、陳菊等被判十幾年監禁、甚至無期徒刑,林義雄甚至慘遭滅門;1989 年鄭南榕自焚身亡;到 1996 年才迎來首次總統直選。

雨傘革命前,香港人一直在遊戲規則內,以談判、行禮如儀的遊行集會爭取民主,「雨傘革命」開始,香港人開始集體公民抗命,今年更發展出「和勇不分」的思想,大力發展國際戰線。當年的雨傘革命,其實未完。「反送中運動」可以視為係雨傘革命的第二波,未來還會有第三波、第四波。

梁天琦說過:「相信和平抗爭、公民抗命等等唔同和平手段嘅人,繼續去做,我鼓勵、希望你地去做。我唔希望你地因為有人批評你地嘅手段,結果就完全放棄你地相信嘅野。同時間,相信勇武抗爭嘅人,一樣都要繼續做。」「唔好再盲目相信自己嘅嗰一條道路,係一定會成功,係必須要行嘅道路,而其他嘅所有道路,都係唔應該行,係錯嘅。」

街頭戰線、經濟戰線、議會戰線、國際戰線,自己覺得有用的就盡力做,與其浪費時間批評別人做他們相信有用的戰線,不如專心做好自己認為有用的戰線。

由主權移交計起,香港人陷入赤色恐怖二十多年,國安惡法後,今後可能要多面對二、三十年更嚴重的赤色恐怖。觀乎南韓、台灣,他們抗爭四五十年,才望見黎明。香港人在黎明來到前,必須保持信念、保持身心健康,和中共「鬥命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