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心痛是,割得太遲!

2020/6/3 — 21:09

李柱銘

李柱銘

全國人大決定在港建立國安法制後,美國有可能出招制裁香港。為此,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表示,制裁會傷害香港,而在多國關注香港情况下,香港毋須使用武力。他又認為,獨立議題是「羅曼蒂克」,但亦稱港獨危險,要思考付出的代價,以及是否有成功的機會。

雖然李柱銘這番話,點睇都是跟勇武派同港獨派「割蓆」,但是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都應該認同馬丁的說話,有一定的道理。其實早在美國推出香港什麼民主法案時,已有不少人講過,美帝若是取消對港特殊待遇,會有什麼後果。在此情況下,大陸依然照推港區國安法,即是已經計過數,發現損失在可接受範圍內,又或者他們已選擇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推港區國安法。

既然如此,美國所出的招數,又怎能拋窒大陸呢?是故,若真是從本土利益出發,美國的招數對香港根本無着數,亦會使到港商未來只能進一步依賴大陸。更重要的是,當香港不能再做「買辦」和「白手套」後,究竟還有什麼利用價值,足以跟大陸討價還價呢?任何一個有腦的人,相信都已知道答案。

廣告

至於李柱銘話港獨議題好浪漫,這說法則是有點不知所云。其實,香港真正的核心問題,是貧富懸殊和社會流動性降低,港府過去又一直死守積極不干預主義,使人覺得政府向既得利益集團傾斜。不論是民主還是港獨的主張,都是源於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甚至某程度而言,所謂的港獨主張,只是有人別有用心地轉移視線,讓人忽略香港真正的主要矛盾所在。

因此,爭取港獨不是浪不浪漫的問題,而是想法幼稚兼危險。這裡所講的危險,決不只是馬丁所提及的代價和成功率問題,而是所謂的港獨主張,基本上都是靠着煽動中港矛盾來爭取支持,結果必然招致兩地居民互相敵視。問題是:大陸有十四億人而香港只有七百萬,當中還有近一百萬新移民,兩者敵視到達極點之時,究竟對誰危險一點?答案自然可想而知。

廣告

不過無論如何也好,李柱銘敢在此時,話美帝制裁損害本港利益,奉勸人們不要鬧港獨和使用暴力,都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唯一讓人感到婉惜的是,李柱銘這些忠告,為什麼不早點說呢?假如李柱銘乃至整個泛民,肯早一點企出來割蓆,勸人不要再衝、不要再搞什麼「私了」「裝修」,不要再喊所謂的港獨口號,香港又怎會搞成今日咁樣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