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新抗疫邏輯題】關於封關與醫護人員罷工

2020/1/27 — 12:54

關於香港醫護人員應否罷工這議題,只是源自政府何時封關這決定,背後有其科學分析。特區政府需要思考的,根本不是這些醫護人員是否「黃絲暴徒」這類莫須有的政治指控,或醫生罷工是否符合道德一類哲學問題。只要沙盤推演一下,一旦更壞情況出現,會怎樣?

1. 一個地方的醫療系統,包括公家、私家,軟件、硬件,都有一個 maximum capacity,不是林鄭月娥說的「資源無上限」,派錢買物資,就能無限量增加。恰恰相反,醫護人員是高度專業的職業,也需要一定本地知識,無論額外撥出多少資源,增加的 capacity,都一定不會 significant。

2. 假如醫護 capacity 可以無限增加,理論上,才可以全方位提供大愛,但這是不可能的。在上述前提下,一個地方遇上大規模衛生危機,例如疫症,有限的 capacity,一定應以本地人健康為優先,這是政府收稅運作提供的基本職能。假如同情外地人,可以用其他方法支持,例如捐錢,但不能影響本地醫護的 maximum capacity。

廣告

3. 假如出現一個情況,香港醫療體系因為照顧非本地人口,而耗用了大量 capacity,一旦疫情本地大爆發,反而不足以保護本地人,屆時的民情,會是怎樣?偏偏這問題不是假設性問題。根據目前的數字推演,已確診的案例,大多來自高鐵;而從醫護人員透露的資訊,醫院內求診的疑似案例,不少不是本地人。至於目前身在香港的非本地人、農曆新年假期後回港的非本地人,數字一定不會少。也就是說,在不久將來,香港出現因為醫療資源而起的嚴重中港矛盾,機會切實存在。

4. 香港必須儘快封關,除了是儘量避免疫情傳播(雖然已經太遲),也是發出正確訊號,不鼓勵非本地人在非常時期,佔用本地有限醫療資源。假如因為不封關,而導致疫情大爆發,這會出現兩波危機:

廣告
  1. 第一是醫護人員人身安全的風險大增,而這些風險,大部份來自行政失誤,並非他們應該承擔的。
  2. 第二是在有限資源下,中港矛盾可能急速惡化,這是極其敏感的政治事件,任何負責任的政府,都必須防微杜漸,更不應讓醫護人員成為磨心。

5. 由於以上兩大危機都有實質出現風險,而且都足以造成比 2019 年更嚴峻的全方位風暴,任何有可能減低這些危機出現的手段,主要是政府即時果斷的措施,都是應該的。政府即使不能做,也要有其他措施解決這資源問題。但假如政府已經完全癱瘓、失常,任由危機惡化,又拒絕聆聽、回應前線訴求,能夠令其警醒的任何手段,包括香港前線醫護人員醖釀的罷工,或其他可能有效的做法,都是合理回應。而前線醫護人員的任何決定,無論最終是怎樣,都是代表香港市民,都是應該支持的。

6. 政府不贊同醫護人員行動的理由,不計哲學層面,只有兩個:政治上,林鄭月娥要繼續「止暴制亂」,不願意縱容所謂「激進行動」;社會上,一些大愛醫護人員也相信救人是天職,不分地域,否則是失德。但邏輯上,反對他們罷工,只會直接增加上述兩大風險:屆時中港矛盾大爆發,政治上的亂局,只會嚴重百倍,抗爭只會激烈百倍;而醫療上一旦超越了 maximum capacity,人命損傷會只多不少。因此,無論哪方面看,只要政府改策依舊,危機早晚出現,盲目上綱上線反對罷工,才是 counter-productive 的。

7. 我有不少前線醫護人員的朋友,他們的憂慮、怨氣和憤慨,已到了臨界點,政府卻通過醫管局嚴厲打擊任何集體行動,甚至連一般醫護人員對可疑非本地案例的查詢,也是能按下則按下,只願息事寧人。這是火上加油的維穩,加上官僚逃避責任的習性。沒有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在非常時期,還會這樣運作。

林鄭月娥口中的「激進行動」,其實是最理性、最能避免更大悲劇的溫和行動,而且只要政府有合理管治,本來就不會出現。她領導的攬炒團隊,才是真正的激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