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重要係戰鬥精神

2019/12/18 — 16:12

區諾軒、范國威

區諾軒、范國威

關於昨天(17 日)的官司,通過海量訪問都說了不少,相信正常人都不會覺得合理,甚至很荒謬。選舉主任做錯事,不用承擔罪責,周庭、我,乃至 13 萬投票支持民主派的香港島選民,卻成為受害人。

這是法制的流弊,也是選舉制度的瘋癲,昨天的案件就是制度有問題的最好佐證。當馬道立法官指,選舉呈請的目的就是要褫奪我的議席,我心裡只覺不解:由 2016 年至今政府假藉法律和制度之名施行的政治手術,將民選議員趕出議會。種種荒謬之事,是今日政治局面的前因後果,放諸法律程序,作為「後備方案」參選,我們屬於同一陣營實是常理呀。法律是委屈常理的嗎?

我想說的倒不是這些。反而是日前政制事務委員會,民主派投贏了黃碧雲的普選動議,否決了幾個建制派的議案。雖然投贏動議算不上甚麼大事,卻是我最後一次參與立法會會議、最後一次投票,能夠成為其中一位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一員,與有榮焉。

廣告

這令我想到,幾多艱難都不是最重要,常在戰場、維繫戰鬥精神才最重要。

廣告

《戰爭論》說:

「剛強的人儘管在內心很激動,但他們的見解和信念卻像在暴風雨中顛簸的船上的羅盤指針,仍能準確地指出方向。」

「民心和民意在國家力量和軍事力量中是一個重要因素,採用民眾戰爭可以大大增強自己的力量。民眾戰爭的烈火一旦燃燒起來,就會起到大部隊所不能起到的作用。」

「精神要素是整個戰爭中最重要的要素之一。精神力量主要包括:統帥的才能、軍隊的武德、以及軍隊的民族精神……民兵的勇敢、機智、刻苦和熱情等特質,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專業軍隊的武德。」

反送中運動過了半年,我們不是第一天知道政府醜惡,反而這半年我們看到越揭越黑,越揭越臭。最初開始於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反對逃犯條例,亦未嘗看到成功才抗爭。但堅持不懈,才令建制失方寸,繼而有 6.12 全民包圍立法會。最後一刻的投票,讓我記得當天的事,也感激最後一刻,仍能向公眾說明:失敗主義,未做先輸;只要不放棄,隨時有轉機。

每一刻香港人不知到成功與否,因為堅持,我們走到今天。區家麟說,「衝突至今逾半年,警方拘捕 6,105 人(截至 12 月 16 日),那麼本來就在全港監獄服刑中的定罪在囚人士有幾多?答案是 5,739 人」(明明我們就在一個場合聽到!)一位身陷荔枝角收押所的朋友和我說,相當關心外面的進展;各位在外面的努力,就是對裡面手足最好的鼓勵。我等沒有議席相對於很多人的付出與代價,真的算不上甚麼事。有讀過沈旭暉教授的《明報》文章的朋友應該知道,運動正處於十字路口,我希望大家心繫付出很多代價的手足,身處甚麼崗位不是最重要,做好準備才是更重要。

未來一段日子,恕難於議會崗位服務大家,但我仍會繼續與各區議員跟進很多港島的議題。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