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議上「來學習」的大叔

2020/5/22 — 16:4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我是來學習的!」這位聲稱外地來的大叔一句「來學習」,便老實不客氣的由後排的位置,坐到會議桌來。

主持人雖說這是內部培訓及交流會議,對方還是賴著不走。我不客氣說,「你現在跑去中國銀行的董事會,跟對方說『我是來學習的』,看對方怎對你?」

幾經艱苦,才把這位不速之客請走。

廣告

沒過幾分鐘,他又來了。這一次,他跟在接待我們的民間團體負責人身後,身份變成機構的志願者。後面還多了另一位志願者。

會場內,未見其他與會的內地環團代表吭聲。我不知道確實原因,可能是習以為常,也可能是不想招惹麻煩;當然,我更期待的答案是熱烈歡迎志同道合者一起學習。對我來說,這似乎等於有兩對大眼晴盯著自己洗澡,除非是靚女尤物,否則很難接受。更更更無法接受的是,萬一有與會者因為說了什麼而受到的無謂威脅。

廣告

我提出「程序問題」,指組織按議事規劃辦事,凡參與者未幾事先報名,便不符規定,然後一輪的動議、投票程序,在對方還未搞懂我們在做什麼的情況下,又糊裡糊塗的被請了出去。

在中國大陸,環保團體等民間組織正面臨重重限制。政府在維穩大於一切下,活動中出現國安的身影,絕不稀奇。而且,這些仁兄仁姐,明知你知悉其真正身份,也要胡扯個什麼學術、調研身份,自欺欺人。

最近內地推出《境外非政府组織管理法(草案二次審議稿)》,把公安推到台前,欲一把抓境內外民間組織,慈母的確用心良苦。

曾幾何時,公民社會這幾個字,連領導人都說。又不知從何時開始,「公民社會」這四個字,竟變成敏感詞,可以直接兌換皇飯票。也因此,你應該懂我為什麼把機構名字叫作「會社民工」,而不是倒過唸了。

Ps. 大叔,貼相前先替尊容來個美圖瘦瘦,厚待你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