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堆無法擺放的情緒

有一堆無法擺放的情緒。

「見你連一個 post 都冇……」抱歉。實在不能。

如果一個你相識多年、很在乎的朋友被自殺,你會怎樣?

有時,人會進入一種不可以亂觸碰的狀態,無以名狀。仿似要把一塊如山巨石 internalized。很慢、很慢的。

多謝昨天、這幾天所有問候關心的朋友,都收到了。還有那些叫我剷 fb 和離開的人,全都收到了。

尤其極少在社交媒體互動,卻會私下關心那些。

有事發生,總會讓你分得出誰是什麼樣的朋友。從七年前下了一場雨開始,到這兩年,這幾天,特別認清人臉的變化萬千。

又可能是看著好友的孩子被迫被害,一刀兩刀,放血,再狠下重手,能不痛?孩子紅紅壯壯,有他壞的地方,有他好的價值,我和他相處過多年,湊過差不多七年,還有成頭家,現在,被家散。

有為頂住頭家堅持著的,一個、兩個,失去了更多。

昨天,有試過亂哭,短的,有試過被一個短訊弄得爆喊,猛的。又不是傷心欲絕,但總之,被一堆無法安放的情緒包裹著。夜了,整個人一團混沌。很多事,就算多有心理準備,都是準備不了的。

人生,七年沒有很多個,已是我這個響往自由的人,最長的一份工。

我和這孩子的感情,是很直接的。

出世時,老實說,我沒有太大的感覺。從小,家中只有兩份報紙,明報和 SCMP,天天派到家門前。每早,打開家門,就是鮮奶佬和報紙佬留下的早餐。還有 1989 年 5  月一天,爸爸買了一份文匯回家。

1995 年這孩子出世,我剛出來社會做事不久,在 DDB 日夜燒青春賣血,睡都沒時間,還要寫稿交兩份影評。看一份新報紙,是工作需要,理解一個新傳媒,少感覺。
真正的感情是相處來的。佢老豆找我,成為了家庭的一份子。之後的,就是歷史。

我是先寫名釆,再進入壹傳媒的。永遠記得,副刊副老總張公說,「名釆,好難入架,當年創報,林振強都冇份,仲有啲唔開心,要倪匡、蔡瀾、李碧華嗰啲先得架,寫得唔好即彈鐘!」叫我要珍惜,可以寫多些創作、電影的題目,因為名釆欠。由 500 字開始,後來加到 800 字,後再加到現在 1600,張公說,呢啲咪肯定囉。一寫 15年。我有珍惜。

那個框,寫了幾個禮拜,即係兩、三篇之後,便收到肥佬黎約食飯的電話。改變了我的事業線。是這樣連起了命運。

我很喜歡這公司嗎?不是,那裡有非常低級的辦公室政治,廉價得叫我不屑,但又有一些非常有風骨,真心做新聞,對社會有承擔和責任感的人。是他們,為集團點燃著一份「值得」。

老闆,對我很好,他是個看似難懂,表面惡魔,成長複雜,其實簡單,風雲一生,修成正果的好人。

上星期五,大家從夜到日,拼命買蘋果,看那片風景,我寫了:真相在民間。

真相是,一種堅定的支持。

真相是,對第四權的支持。

真相是,對新聞自由的支持。

真相是,對守護香港價值的支持。

真相是,對真的堅持,對不放棄香港的支持。

在民間,歷歷在目。也代表從此,記住真實,紀錄歷史的責任,不止在一些機構,在民間了。

求真、驗證、解構、核實、保存,每個人都有一點責任。

我,寫了廿幾年,忽然,好像不再是專欄作家了。

或許會開 patreon,繼續寫下去,如果大家支持。

之前沒開,是不想做執定包袱,未死先叫分身家之類的事。

2021 年 6 月下旬,目擊一宗被自殺,享年 26 歲。

有一堆無法擺放的情緒。

#倒數 #劫後
#無法安葬的情緒
#沙律再沒蘋果
#謝謝所有問候
#和多年來的支持 [🙏] [🙏]
#真相在民間
#吃過蘋果以後一起守護鹿是鹿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