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5/14 - 12:30

有一種宗教

有市民在山上舉起「SAVE HK」燈箱(資料圖片)

有市民在山上舉起「SAVE HK」燈箱(資料圖片)

曾幾何時,也許現在還是?《明報》在記者行業中有一個「美譽」,據說《明報》像一個宗教,大概意思就是人工低、工時長、但有好多瘋癲的人,廢寢忘餐、投入忘我,甘願自我剝削,燃燒青春。

這種「宗教氣氛」,正以更悲壯的方式,湧現於僅餘仍然敢言的媒體。這年來,很多記者不情願地變成烈士,因查冊而被告上法庭,因提問而遭解聘,審查員撕破面具明刀明槍,但記者們仍然執著於自己相信的原則,明知會面對報復依然勇往直前。

末世氛圍中,很多記者抱着做得一日得一日、賺了一天是一天的心態,堅持最後的信仰;無人知道明天一覺醒來,專制政權會有什麼方式「完善」新聞自由、把你的存在就當作煽動、顛覆《基本法》中自由的意義。

廣告

好些記者仍有某種狂熱,當沒有人想再跟你講道理,他們仍然想講道理;當很多人已不顧事實,他們仍然在找證據,試圖告訴世人什麼才比較接近事實;當有達官貴人酷愛說你是假新聞,他們還會耐心地解說什麼叫真什麼是假。

今時今日做記者,犧牲的不只是時間體力的付出,甚或失去工作、私生活受滋擾的風險。年輕記者還有多一重考慮,若我選擇某某某媒體,日後會否成為履歷上的原罪,影響終身?

這時代,想說真話、要活出自己、堅持專業理念,都要準備付出代價。然而。假話需要澄清、重要的事情要說清楚、無邊際的權力需要制衡、市民要有知情權、一個正常社會,要盡量找出事實接近真相。

一切沒有神跡,不是信仰、不是宗教,都只是常識。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本文略有加長。)

相關文章:

拒絕新編歷史 保住自由記憶

《鏗鏘集》是一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