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7/28 - 18:01

有一種邏輯,叫疫情下的邏輯

資料圖片,來源:Ann H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Ann H @ Pexels

疫情之下,有兩件事頗值人們再反思所謂藍黃:政府防疫以及一王雙后事件

先談防疫,好有協恩中辯當年「友方同學斬手斬腳,然後駁好就叫醫返我」的風味。有很多所謂的藍黃界線開始模糊化,是因為藍黃背後的邏輯界線背後隱含著一些看似矛盾的意識形態。就如愛國這個概念,是一個各取所需的概念,一中各表。議題越多,各取所需則越多。

尤記得當年讀當年的李天命,他說要理解資本和共產主義的異同,可以「自由和平等」這兩項人類的追求去理解:資本主義重自由,共產主義重平等。如此看來,黃絲看似著重自由,其實著重平等,在主要的政治訴求之下,於在防疫之中有很多個人自由都願意犧牲掉;藍絲則看似著重平等,但其實卻每每更強調個人的生活方式和自由。

廣告

所以當政府推出更重手的防疫政策時,黃營各派開始有所謂的限罩令和其他政策侵犯人身自由,質疑支持者和同營人士是否開始接受政府以防疫之名頻頻推出辣招而坐視不理,開始出現意見不同的爭論甚至分裂;藍營本來團結一致,但是當政府的各種政策和措施開始影響他們,不准吸煙、打麻雀,公眾地方戴口罩,他們身處基層之中卻開始質疑為什麼連深圳都拒絕認可香港的防疫措施,政府是否根本上無能。

我們也慢慢忘記了,政府一為神功二為弟子,在完全沒有民意基礎的情況下,可以恣意追求 profit-maximising,最大化平衡經濟活動和醫療人員及市民安全,而不是將人命安全放於首位。結果是不封關,也不禁止免檢人士在香港四週活動,然後近幾週完全無法禁止疫情不斷擴散無法受控。這可能是一貫政務官思維,但倒也製造了一種緊急的狀態讓政府可以毫無約束地(反正本來也是毫無約束)運用權力限制人民自由。然後小商店和食肆倒閉祖國資本進場,分化市民和群眾,做到對立而統一。

大家都忘記了這團屎是政府拉的,也忘記了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如果不喜歡的話只能離開。當然,政府其實也忘記了這團屎是自己拉的。至於為什麼政府官員們沒有因為差劣的表現而引起群眾對香港反感並觸犯國安法,為什麼不能換掉政府,我們都知道在香港,法律只能制裁守法者。又因為法律只能制裁守法者,所以我們都當起了執法者,無權過問政治民生,只能以口罩議題人民自鬥為樂,其樂無窮。疫情下有很多我們以為兩派清晰不過的議題和立場,又再度因為政序的無能而模糊起來。

再談一王兩后,這件事也導致了很多支持者內部分裂,黃派對於兩后的行為不敢恭維,藍營則不滿為什麼不光顧自己人,畢竟肥水不流別人田。背後有這麼多的爭議,是因為黃營本身,就好像是假定了有一種道德和知識上的優越感。

兩后的行為是不是黃,過去行為一直頗具爭議,但是以沒有大台的看法來研究,其實誰也不能代表黃,包括兩后。只是對於她們一直以解放女性身體的名號去銷售軟性照片和影片,有點打著紅旗反紅旗。售賣軟性照片和影片其實沒有問題,那怕你去拍無碼影片都好,只要在美國註冊就好。其實尊嚴本來就存在,就像 You are a lady, but if you have to tell someone you are a lady, you aren’t. 如果你非得要跳樓才能強調自己有跳樓的自由,其實你也沒有。售賣軟性照片和影片沒有問題,但要售賣還以此為榮,倒是十分罕見。

我也很少聽見日本的 AV 女優以解放女性為名來拍片下海,而多數都是為了好奇,取悅男朋友,為了家庭生活。不過我也沒有這方面的研究,純粹從朋友那處聽回來。

這一次她們以為自己可以出風頭來做直播,沒想到她們道高一尺,對方魔高一丈:要是一個正正常常的人來要的,她們反而容易下台,但是這次是一個智力受限的藍營支持者,身材矮小其貌不揚,這倒反而讓兩位王后進退失據,千算萬算也沒想到這一著。不過看看兩方留言紀錄,對方在對答和性行為要求之上也很像正常人,而整個交易及拍攝過程對方也沒有可能看不見。在這個考慮之下,我倒是覺得不應該因為他看起來像有問題就正向歧視他,放他在道德高地;相反他對答正常也有正常需要,從拍攝手法和之後反應,應該把三個人都當作正常人看待才是,也就無需刻意不值兩后所為。

作為黃絲,是不是就一定有知識上和道德上的優越感?Maybe。舉例朋友父親雖然自稱深黃,但據友人所說從二三月至今還是堅持每天如常飲早茶食點心,特別喜歡美心 AE 咭 discount 和要經理送糖水,口罩在家亂放,喜歡以自己在家中學歷較高而對於兄弟姐妹的政見(淺藍,但是脾氣性格都較溫和)破口大罵。 當然,我也有自己的脾氣,所以對於別人家事品格不置可否。會不會因為他的政治立場是黃,於是人就會比較和善講理有禮,尊重別人不同的意見,這其實並無特別關係。以為黃藍的界線就是文明有教養的界線,可能走著走著就成了錢鍾書口中的道學家。

這年頭的香港事和邏輯,越想越壞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