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周冠威於2021年8月27日,出席在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舉行的電影《幻愛》放映會,被發出599G告票。

有一種鬼,叫朋友的朋友

前晚,油尖旺區議員朱江瑋在辦事處舉行電影《幻愛》放映會,邀請導演周冠威到場交流。這完全是私人聚會,沒對外宣傳,只限獲邀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出席。現場一半參與者,朱江瑋都認識。想不到這數十人中,原來悄然混入食環派出的兩隻內鬼。

前晚七點,辦事處開始舉行放映會,兩隻內鬼潛伏其中,不動聲色,沒有即時呼喚同黨砸場。它們跟其他人一齊看戲,直到十時左右,電影播到尾聲,警方與食環才突然掃場,票控47人違反限聚令,每人罰5000,全場總共被罰23.5萬元。這時候,兩隻鬼也現形了,當然不在票控之列。

這件事至少涉及兩個問題。

第一,限聚令的初衷是防疫,不是罰錢,更不是設局謀財。如果真心為了公眾衛生安全,早已收到線報的食環和警方,何不趕在放映開始前就到現場了解,必要時阻止群聚,以防社區播疫呢?現在卻等到活動持續三個鐘頭,人數最多、病毒最易傳播的時候,警方和食環才到現場票控,究竟是為了防疫,抑或為了其他原因?

第二,明明是私人聚會,為什麼出席者均遭票控?朱江瑋引述食環的偉論,稱「主辦單位沒阻止外人混入,故現場為公眾場所。」所謂「外人」,這裏自然是指食環自己派去的「內鬼」。整件事十分 paradoxical:若食環沒混入「外人」告密,放映會就只是朋友間聚會,完全合法;現在被定性「公眾場所」,違限聚令,恰恰因為多了兩隻冒充「朋友」的鬼。

據《眾新聞》報道,此事令朱江瑋既驚訝又疑惑,他認為政府這樣做,很傷害人與人的感情,令社會充滿猜忌:「私人聚會、朋友聚會都會面對放蛇,還要是明目張膽,某程度是政治阻嚇,政府不喜歡的人,要令所有人都不要跟他有關係?匿埋放嘢啫,其實好低調啦,又唔係公開鬧你,放齣愛情片啫⋯⋯咁都要派卧底,咁係好恐怖,究竟要搞到社會有幾恐慌和猜忌先肯停手?」

「究竟要搞到社會有幾恐慌和猜忌先肯停手?」我覺得這問題並不難答,因為答案已寫在歷史書上。想當年商鞅變法,以五家為「伍」、五十家為「什」,令人民互相監控告發,所謂「告姦者與斬敵者同賞」、「不告姦者腰斬」,甚至什伍也要連坐受罰。這種「以法治國」雖然恐怖,卻立竿見影,令秦國一時大治。後來商鞅其人雖不得好死,但在中國神州大地上,千百年來都有他的幽靈在飄蕩。

言歸正傳。前晚放映會現場有籌款箱,讓出席者自由捐獻,食環到場檢控眾人後,竟在籌款箱內抽起兩張100元,說「是同事剛才放入箱中,要檢走作證據。」此舉令朱江瑋感到「震慄」。食環究竟想證明什麼?我不知道,也沒興趣探討;我只覺得此舉證明人性一旦泯滅,就沒什麼事做不出來。

今年香港的農曆七月,特別令人心寒。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