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些事情做不到,或是不能在檯面上做,或是不該做,台灣是不是就對不起香港?

2020/9/13 — 10:30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蔡英文勝選集會上,有人揮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蔡英文勝選集會上,有人揮舞「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坦白說,民進黨有沒有因為「反送中」運動而得到選舉上的利益?當然有,因為香港人的犧牲,讓台灣人看清楚中國共產黨與台灣親共政黨的嘴臉。但是,民進黨政府,或是支持民進黨執政的台灣人,是不是應該對「反送中」表達感謝之意,讓他們可以在 2020 年 1 月 11 日順利執政?當然不應該。為什麼?因為「反送中」運動,從頭到尾都不是因為要支持民進黨執政而生的運動,而是一場支持香港民主的運動。

A 公司的股東因為抗議管理階層貪污腐敗、公司治理出錯,因此被公司經理毆打。消息傳到 B 公司,B 公司的管理階層告訴股東,不要讓 B 公司變成 A 公司,最後股東支持這間公司的管理階層連任。所以 B 公司管理層與股東,應該要無條件支持 A 公司股東?這似乎有些邏輯上的錯亂。

從頭到尾,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是他國內部事務。台灣人基於民主理念、人道精神,呼籲全球、台灣等,一起反對中國暴政、支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是應該的。但是,超越這個限度以後,台灣政府該做些什麼?就香港的民主化來說,因為對抗同樣一個壓迫者,所以台灣會有唇亡齒寒的感覺,願意聲援香港,如果有些事情做不到,或是不能在檯面上做,或是不該做,是不是就對不起香港?

廣告

當然不是。因為除了聲援,很多事不能明白做或說。香港是中國內政問題,而台灣目前面臨中國嚴峻的武力威脅,不需要讓中國藉機尋釁。為了普世的人權、為了捍衛自由的價值、因為同樣都被中國壓迫,我們當然應該聲援。除此之外,台灣應該無限度的收容想來台灣移民的香港人、應該要提供香港反對派資金、應該要提供物資,支援香港民眾上街頭抗議?這樣才叫做挺香港,不然就是選舉時消費,用完就丟棄?

有位記者,公開在臉書表示,有五名香港人從東沙潛逃到台灣,目前扣在陸委會,抵達高雄後無法與家人聯繫,因而把這件事公開,最後還呼籲香港人,「台灣真的幫不了,也不是那麼想幫你們,你們值得更好的,請另尋它路吧」。其實我不太懂,撇開尚未證實的政治犯,他們就不是依照正常管道進來台灣,基本審查是一定要的,在情況未明的時候,讓他們與父母或律師通話接觸,可能會引來更大的問題。這位記者究竟在抱怨什麼?會讓他氣到把東沙到高雄的逃亡路線一併公開?台灣政府難道應該把所有自稱是政治犯的人都留下來、派軍隊保護逃亡路線、乃至於應該直接與中國開戰,光復香港?

廣告

1989 年 6 月 13 日,中國發佈《北京市公安局搜捕「高自聯」在逃分子通緝令》,香港許多支援六四天安門運動的團體與個人,發起了「黃雀行動」,拯救了至少八百名的民主運動人士。當年的逃亡路線、資金來源、協助團體,至今已經 31 年,還是有許多不能說。因為這些幫忙的人,可能還在香港或中國本土。台灣「或許」可以扮演某些角色,協助被迫害的政治良心犯到其他國家,但是這本來就不是應該做的,也不是基於民進黨政府要「感謝」香港人抗暴而一定得做的,而是基於庇護政治犯、良心犯的人權理念而做。現在某些大頭症台灣人、投機政客,要台灣政府道歉,認為這個政府不值得期待,到底是在說什麼?

我反林鄭、反黑警、反中國政府迫害香港人,從來就不是因為香港人支持民進黨執政,因為事實並不是如此。而是因為部分香港人被殺害、被性侵害、喪失言論自由、集會遊行自由。人權是普世的,我不能接受西藏沒有宗教自由、新疆設置集中營滅絕文化、內蒙古禁說母語、香港喪失政治自由。確實,我做不到很多事,只能在臉書無力的聲援,但不代表我應該跟香港人說對不起,而香港人,也不需要我的道歉。

因為,他們投身民主運動,本來就是為了香港的未來,而不是為了台灣的選舉。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