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19/8/13 - 0:07

有人大聲數起「一二、一二」的拍子 ...

8 月 11 日,本來休假,到港島東進行每周例行工餘活動,然後跟家人約在筲箕灣晚飯。往時周日迫到死違泊嚴重的東大街,這天特別寧靜。

飯後跟家人分手,想喝咖啡,獨自坐電車往北角。坐在上層,很多時候只有一兩個乘客,沿途都詭異的靜。經過大酒店附近,一隊防暴警過馬路進入一幢商廈。

電車在新光前停車,司機請我們全部下車,我問這?不是北角總站呀,他有點為難的重覆一次叫我們下車。

廣告

富臨前聚了大批操福建話的男女,其餘就是記者和警察。有個穿著救護反光背心的女生在跟友人談話,一個阿叔走上前跟她說:快啲返屋企啦,你咁細粒,呢度全部係大人,踩死你㗎!那個女生回他:多謝「關心」。

喝完咖啡,計劃坐港鐵離開,列車經過鰂魚涌站時,月台擠滿黑衣示威者。原本在地面大堂與警對峙的都撤退下來。

職業病發作,下了車,問他們去哪裡。他們説太古,我上了他們那班車,在只有一站的旅程,我問他們銅鑼灣似乎有警察扮示威者,你們怎應對?一個女孩說沒辦法,今天也遇到一個可疑的,說自己是哨兵組,但叫他出示手機相關群組,又出示不到,後來還跑了。

他們本來商量好不出閘,後來一批人又出了,循 C 出口上地面。我到了扶手電梯口,上面傳來巨響和尖叫,黑色人潮從上面回湧下來。有些人索性在兩旁瀡下來。眼看人踩人的險象環生,幸好這時有人突然大聲數起一二、一二的拍子來。恐慌的人潮才稍微回復一點點秩序。

這時,煙開始攻了下來,我咳了幾聲,猶豫的瞬間,一個醫護背心男拉著我往大堂回頭喪跑。眼尾仍瞥見一個持棍防暴連跑帶跌衝了下來。

黑衣人潮湧上兩邊月台的列車,有人頂着車門怕有手足落單,車長廣播說很快就有下一班車到站,叫大家不要頂門。車上有人換衫有人休息。手機傳來 C 出口的恐怖畫面。

8.11,另一個香港人徹夜難眠的晚上,又一個這場運動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