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uke de Pulford:有你們幫助ㅤ我們定能把香港警隊的英籍警官繩之於法

2020/8/15 — 17:14

【文: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裴倫德(Luke de Pulford)】

過去一年多,香港市民不斷遭受警察的殘暴對待。警方向支持民主的示威者所施加的暴力,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每逢大型示威,警方均以無差別的態度毆打沒有防護能力的抗爭者以及旁觀人士、以膝頭跪壓被制服人士的頸部、或重重踩在被捕者的頭上。更甚的是在拘留期間受到性侵,甚至被姦的個案。這些令人髮指的事件引致社會嘩然,人神共憤。

儘管有關警方濫暴的證據多不勝數,至今竟然沒有任何警員遭到革職查辦。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那名在上年十一月騎著電單車衝進人群企圖撞倒示威者的警員,居然經過短暫停職後可以悄悄復職。如果此事發生於任何民主國家,此人早已被控企圖謀殺罪。

廣告

鑑於此等恐怖駭人的暴力行為至今仍沒有得到制衡,我早前宣布,將在英國就香港警隊內的英籍高級警官提出私人檢控。為此,我聯絡了包括羅冠聰在內的不同人士和機構以組成團隊。經過團隊多月來的資料搜集,我們鎖定了若干名英籍的警官,並會從酷刑方向對他們作出調查。

根據我們調查所得,為數眾多的警暴事件都是在英籍警官的默許下進行,甚至直接參與。根據英國法例,英國對酷刑此項罪行有普遍管轄權。因此,涉事警官被指稱的行為縱使在香港發生,我們仍可在英國追究他們的罪責。此刻我們不打算點出有關人士的姓名,但我們的調查目標是將他們的罪行呈上英國法庭。

廣告

我認為,涉事警官既為英籍人士,在英國的法庭上追究他們的責任是恰當不過的。而事實上香港已沒可任何可以制衡警務人員的機制,也就只能透過英國法庭彰顯公義。

我相信英國對香港所履行的道義及法律義務,應該伸展至追究英國公民的 行為,而這正正是我們立案處理此事的原因。

警方雖然早在一九九四年已經停止招聘外籍人員,但不少回歸前受聘的英籍警官現正正在警隊擔任要職。回歸後的二十三年,香港警隊的六個警區指揮官當中,有三名屬於英籍。他們不單在北京授命的鎮壓當中擔任重要角色,更直接監督鎮壓行動。

可恨的是,他們不但沒因自身的所作所為而受處分,更加在抗爭開始後屢有升遷。因此,我們有必要向各界傳遞這個信息:無人可以為暴政作倀後逍遙法外,他們必定會為所作所為負上法律責任。

我希望大家可以從三方面協助我們。首先,我們的調查團隊現正搜集警署警暴的證據,希望能得到有市民在警署羈留期間遭受酷刑或身心受到創傷的證據。調查現階段會集中於沙田、馬鞍山、田心、青衣、荃灣、葵涌、 旺角、將軍澳和機場警署的警暴事件。如果你或你認識的任何人士有上述經歷,請與我們聯絡。

其二,我希望在「六一二」中信大廈事件中被困、或受傷的人士,和在事發現場附近的人士能為我們提供事發經過的記述,和錄得的任何照片或影片。同樣,如果你或你認識的任何人士有上述經歷,請與我們聯絡。

我想在此鄭重聲明,保護證人的身份是團隊的首要考量,沒有之一。我們永遠不會洩露為此調查提供證據的人士的身分。在調查期間所得資料都會以機密形式處理。所有通訊將會透過一個經由英國通訊總部(GCHQ)認証的加密平台進行。所得的證據,將會貯於加密的伺服器,而僅限於倫敦 Edmonds Marshall McMahon 的團隊及調查⼩組的人士查閱。萬一英國法庭為證人提供的保護措施有所不足,我們將不會在庭上使用與該證人有關的證據。關於呈交證供的細節,請參閱我們臉書網頁。https:// www.facebook.com/JusticeForHongKong/

第三種方法,是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發起眾籌的計劃。我們需要二十萬鎊以支付調查開支。目前我們已籌得十五萬英鎊,但尚未達標。對如大家的支持,我們感激不盡。

此刻是香港經歷最大考驗的時代。每天因著事態的發展,總會聽到駭人耳目的消息。我們雖然處於白色恐怖之中,但仍須繼續為公義發聲,將躲在極權後的人繩之於法。香港人要站起來,要「企硬」抵抗極權。我們會與大家一起竭力抗爭,誓死頑抗,直至黎明降臨香港。懇請你們鼎力支持!

 

作者簡介:裴倫德(Luke de Pulford)為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英國人權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研究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