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槍起義 — 解密「元朗共和國」鄉民合法持械爭議

2020/3/21 — 22:01

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今日住元朗的市民也未必知道,二十世紀初的新界偏遠地區曾經都經歷過數十年的「無警時刻」,在警力不足的情況下,鄉紳可以攞正牌「擸架撐」,合法持槍保鄉衛族。

當年亦無所謂與 7.21 元朗恐襲般的「警鄉勾結」,由於實行鄉民自理,新界 20 年代以降好一段時間都是「警鄉合一」,部分稱為「更練/更年」(Village Guard Unit)的團員獲得槍枝,可給鄉民自行應對自 20 年代起邊境地區的持續騷動 (border outrage),直到戰後逐步廢除。

但為何今天元朗白衣人「擸架撐」可以如此順手拈來?除了是被何君堯 Fake News 誤導上腦,亦有其歷史參照。翻查一份解密的香港政府歷史檔案(名為 “Village Guards”),紀錄 60-70 年代紀錄當年港英政府內部爭議在 1966-67 年暴動之後,應如何著手在新界各區收回槍械時的文獻。文檔中紀錄時任助理警務處長為「釋兵權」計劃諮詢各區理民官(District Officers),怎料引來了頗有趣的回應:各區理民官均同意收回鄉民持槍特權,唯獨時任元朗理民官鍾逸傑(David Akers-Jones)認為,更改牌照變相要求更練團繳械,如不能簡單直接處理,就希望警方對元朗槍械問題擱置不理(leave it alone)。

廣告

當年政府考慮鄉民可以持械本身的理由有二:一是保鄉衛族(protection of village)、二是一種「威望」(prestige)的體現。但當時自五六十年代起,保護鄉村地區的責任基本上已落在警察而非更練團身上。檔案亦有提及,據報當年鄉民曾不時違法亂用槍枝(they are from time to time somewhat of an embarrassment in that they are not always secured or handl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quirement of the law),令政府更想收回。

廣告

檔案中更回溯政府曾於 1962 年與新界各約的官員已有共識廢除(disband)更練,亦已在新界各區清楚點算仍有多少槍械正「流落民間」,但零零舍舍元朗警區仍然到 66 年那刻還在幫元朗人更新槍械註冊,令元朗人在新界中儼如有著特權之中的特權。而收槍舉動可能有損某些元朗鄉民威望心理,認為自己變得 “You No Gun”,但檔案中有荃灣理民官卻指出,單是考慮保留「威望」就給他們繼續持械,並非一個充份支持的理由。

為免過分觸動(尤其元朗)鄉民的負面情緒,政府曾於 66 年有提議將槍牌改成「狩獵」(hunting)槍牌,且要每年繳交昂貴的 $125 牌照費(「更練」槍牌則免牌費)。表面上以容許原居民持槍,實際上以財政手段令他們繳械。

然而在 1972 年,元朗理民官鍾逸傑及其元朗繼任者仍然指出要求元朗鄉民繳械必然引起激烈爭論(this was an emotive issue),最好「唔好問」(the less said about it, the better),甚至要求港督就村民持槍問題時,要特別考慮元朗獨有的情況。至於元朗原居民對理民官做了什麼,為何收槍會令他那麼害怕,元朗槍枝問題最後如何解決,檔案沒有詳述,但整份紀錄歷時十年(1962-1972)的檔案內容,證明了從提出廢槍足足十年,元朗持械特權仍然安好。

這一段元朗「有槍起義」爭議,有助更清晰了解到儼如共和國的元朗如何比新界一貫坐享著更多的特權,亦更能從元朗鄉民視角理解到元朗白衣人 7.21 持械打人為何會覺得這般「理所當然」。到近年特區政府開始引入「群眾鬥群眾」的鬥爭策略,鄉黑力量重主地方區政位置,「無警時刻」竟然再現於廿一世紀香港 — 元朗白衣人再次無王管「擸架撐」無差別向平民施襲,警力故意失蹤,999 電話求助紀錄被消失,亦打開了香港警黑官商鄉勾結的第一章。

 

#毋忘721
#元朗共和國
#警黑勾結

參考資料:
1. 香港歷史檔案館 檔案編號 HKRS 945-1-11 Village Guards
2. Sheilah E. Hamilton (2008). Watching Over Hong Kong: Private Policing 1841-1941

回顧毋忘 7.21 研究工作:
1. 終極方案結束官商鄉黑 
2. 元朗南邊圍村界無遠弗屆
3. 1 週月 篤鄉黑灰 — 元朗篇(已報捷) 
4. 3 週月 篤鄉黑灰 2.0 — 大埔篇
5. 解密丁屋檔案不作為源自衛奕信
6. 半週年 上鏗鏘集講解套丁利益結構
7. 財政預算 證明 7.21 從未發生

靠大家月捐支持民間研究

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