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用無用你懂不懂?

2019/7/18 — 15:32

photo credit: 香港連儂牆 Lennon Wall Hong Kong FB

photo credit: 香港連儂牆 Lennon Wall Hong Kong FB

「圍新城市詢問處有咩用?」「貼連儂牆有鬼用?」「對住呢個政府,絕食有用咩?」「杯葛 TVB 邊有用?」……

由 6 月上旬走到今天,我本來以為,「有用」與「無用」的爭論已經漸漸在運動中消亡,但這十多天來,遊走在不同社交平台群組,看著背景不一的群組對話,發現事情並非如此,事實是,不少人仍然在為著單一事件的有用無用而吵個不停。對此,我明白、理解,但不同意。

之所以明白和理解,是建基於我對一般香港人的認識 — 轉數快、效率高、實用主義,說穿了,就是會計數,計算事件是否值得去做、做了以後又會怎樣、換個方式做又會否有更好效果等等。這特質有否問題?沒有,因為我相信,不過是觀點與角度。如是者,香港人就用了數十年的時間來熟習和完善這套「程式」的運作,甚至將之內化成一種思想、一種價值觀。

廣告

但在此役,這種集體價值觀彷彿失效了,箇中原因,一方面是如沈旭暉教授所言的「後物質世代」之價值取態有別前人;但同時,目前已屆瓶頸的困局之勢也是另一個關鍵,抗爭者面對如斯頹然局面,不得不以驚人速度迸發出新點子,速度之快、樣式之多,層次之廣,令很多人依然停留在舊有思維的人不明所以,連聲追問「有無用」。但其實,由從前的「諗過度過再做」到這次「做完、快速修正」,正正是我最為讚嘆的進化;「兄弟爬山,各有各做」這話,也真有發揮其功效,為參與其中的人提供了一個開放的心態和空間,去試、去做,而更重要的是,比起「有用」與「無用」,參與者更希望的是各盡己力,為整件事帶來一點改變,或者改變的契機。

話雖如此,總會有人覺得要回答「有用」的問題。那我只能說,大家都是沒有水晶球的凡人,不知道怎樣才有用,但其實要論定一件事、一個行動是否有用,也許不能看一朝一夕 — 2014 年,把一張便利貼貼在金鐘政總牆上也許沒有用,但它催生了連儂牆,以及今天遍地開花的連儂隧道、連儂柱和「陳百牆」,甚至令一個本欲結束生命的人重新振作起來。

廣告

我們今天做的事,也許到我們死的一天也未能看到成果,更灰心地想,真的可能是毫無成果,但比起退後幾步去指點、去問「有咩用」,踏前一步,一起去做,或者更能打開不一樣的局面。

讓我們先把種子種下,然後盡力灌溉,相信有一天,水泥地也能生出花。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