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種破壞叫做藍

2019/10/21 — 0:46

上星期一場充滿計算的襲擊,把召集香港人走上街頭的人打至頭破血流,試圖挑起城內不同族群的仇恨。

然後換來的是大和解,政權意料之外的劇本。他們竟然還未理解,由六月一直至今,人們的武器肯定不是對等份量的邪惡,而是由始至終讓對方無地自容的正當性,還有許多的智慧,堅毅,諒解,同理心,唔係講笑的齊上齊落。
亦唯有堅持善良與關愛,才有勝算,才有光復及建設的希望。

於是今日數以十萬計的人繼續走在街頭,一起迎向還未適應的荒謬。
未能適應,因為那荒謬總有辦法進化,低處未算最低。
水砲車把顏色水射向人群,以驅散的名義,把抗爭者,記者,路人,花草樹木,小動物,有家與無家的,統統全體染藍,將會孕育出愈來愈強大的共同體,因為受著同一種苦難。

廣告

建築同時不能倖免,清真寺大閘及前門地板史無前例地變了顏色,被報復,用作泄恨,或者純粹閙玩?都是文明無法好好解釋的理由。

黑暗的另一面總找到光,市民馬上自發到寺廟幫忙清洗,寺廟把大門打開,讓受傷的人走進去,避難與更衣。
以好意交換好意,不論哪個宗教及政見,先似番個人,做人該做的事。

廣告

路透社記者捕捉了震憾一幕,顏色水失控狂射,近乎遮天蔽日,每吋空間給填滿藍色,消滅所有其他色調,有一刻以為那是深海,吸一口氣也是藍的。

如果 Pantone 真要把這顏色定義,大概該叫破壞藍,把城市和裡面的生命一一毀滅。

由催淚彈到顏色水,由灰白以至藍,守在前線的人被奪走視野,舉步維艱。那藍印在皮膚上,冰冷如死物,毫無人性,剩下死亡與恐懼,需要大力擦掉。

這肯定不會是林鄭月娥說的,一直非常喜歡的天藍。她的天空從沒放晴,只有化學合成的藍雨,下面是五顏六色的雨傘。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