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20/8/22 - 16:01

有線新聞炒三個工程高層 點解要咁大反應?

有線新聞接連地震,繼前主管馮德雄被架空「升任」所謂顧問、陳興昌、李臻空降,前 TVB 高層許方輝亦會過檔後,最新異動是即時解僱三名工程部高層,觸發新聞部超過三份二人聯署,要求管理層交代。

新聞部聯署,對上一次已經是 2014 年 TVB 新聞部聯署,反對公司「河蟹」暗角七警片段,行內自然明白今次事關重大,行外人可能會不解,炒幾個「工程」,是否要如此大反應?

要了解今次事件,先要講講「工程」人員的工作,他們負責所有新聞訊號的傳輸,日常所有大家在有線看到的 Live,都是他們負責,日常訊號播放亦是他們經手,雖然內容與他們無關,但他們亦會參與編採決定,今次被解僱的主管之一,每日都會參與主管日會,就那些新聞需要直播和安排工程人手提出意見和分配資源。

廣告

所以李臻所指,解僱這幾名工程部頭目不影響新聞,只是騙小孩的把戲。

不過此不過其一,新聞部激烈反彈的遠因,是「持續」且「劇烈」的人事變動。

其實早在馮德雄回巢前,有線新聞部已經長期處於不安狀態,資金來源不明、且「往績」人所共知的邱家入主,已經觸發過幾輪出走潮。

到前主管趙應春退休,又接連傳出異動,據稱當時有另一個接班方案,由三名資深主管「共治」新聞部,但結果是馮德雄「回巢」,而在馮回掌新聞部之後不足一年,該三名原本的託孤老臣,其中兩個分別辭任和退休,餘下的一個亦一度提出請辭,在外界口碑不俗的《新聞刺針》主管亦早已請辭,內部動盪可想而知。

更可怕的是後續發展:馮德雄回巢不足兩年,竟然被明升實降奪權,改由本身德望都不足以服眾的英文部主管謝燕娜接手,抱歉講句,英文新聞在香港所有新聞機構都被視為「附屬」,由英文部主管總管新聞部近乎史無前例,行內人普遍認為謝燕娜不過是以「內部人士」接手減低震動的幌子,之後空降的陳興昌等人才是正主,到他們空降不足一個月,又再解僱開台老臣。

一直講,新聞行業是人的行業,同一單新聞由不同的人處理經手,可以天壤雲泥,一個新聞機構在兩年間,主管人選變了兩次,由一個變成四個,轄下的分部主管走了四個,還有一個曾請辭最終留任,這根本已經不是同一個機構。

而即使行外人都想像得到,當所有有資歷、權力和牙力的老臣相繼離去,餘下的中下層無論面對何種不合理要求甚至審查,都幾乎沒有據理力爭的渠道和能力,只能唯唯諾諾或掛冠求去,這遠非「炒個工程」這麼簡單。

好了,解釋到這,之後的是猜想。

估計有線方面對於炒人,最方便的理由莫過於「無錢」,預想一個「無錢」的新聞部會如何?

「開源」「節流」

如何「開源」?

收取「冠名贊助」制作「資訊」節目,例如大灣區、國安法、政府防疫、地產商睇樓、醫學集團講健康,之類之類。

至於「節流」,更簡單,做新聞最「燒錢」的是甚麼?外勤採訪、調查偵查,支出高、回報低。

當有了開源節流這個名份,困難的故仔,最好小做、甚至不做,花時間的梳理調查揭露,無 crew 無時間無人手,簡單易做的政府記者會講解會,多多做大大做,能為公司搵錢的「資訊」節目,不能不做。

這樣的「新聞」會變成甚麼模樣,某台已經親身示範過一次,不贅。

一直不喜歡指名道姓講別人家事,但唇亡齒寒,行業的破滅已在眼前,更別說,那是曾經任職過深愛過的新聞室,只求讓更多人知道 Cable 行家的怒吼。

最後,引述一名仍在新聞部任職的友人的說法:

「有線新聞昔日嘅光輝永遠燦爛,名留青史;而今日搞風搞雨嘅一班人,永遠會被釘喺恥辱柱上,嘈人唾罵,遺臭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