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引用「中國經驗」來討論香港打壓事件

2021/1/11 — 12:13

今天想認真點解釋一件事。最近香港每發生一些打壓事件,包括我在內的一些人會用「中國的經驗」來分析和解讀事件,這種做法也會引起爭議和不滿,好像是在居高臨下「教路」誰。但其實,我完全不是這種想法,所以想解釋一下其中的邏輯和我是在說什麼(當然本 PO 只能代表我自己)。

首先,我並不認為講這些可以直接提供到有效的策略和應對方法。中國官民間的鬥爭過程,本質上是民間的全面失敗過程,是沒有資格「教」誰的。

這樣的話,參照中國的過程有什麼意義呢?下面的解釋有點複雜,但希望能溝通到。

廣告

這其實涉及一個對中國專制的判斷,那就是中國的專制其實並不是完全沒有 pattern 的。因為它不是單一狂人,而是一個複雜的專制系統,它的操作和運行某程度上要依賴一個內部「信號 / 密碼系統」— 越是極權化,上面的回應和決策越慢,也越模糊,因為不想也不能事無巨細負直接責任,往往只是點明大方向 / 底線。

在這種過程中,體制要釋放很多信號 — 通過行為、政策、法律、宣傳 — 有些是完全內部,有些會「外溢」讓外界也可以看到。中國官員的看家本領,是解讀這種信號,猜測「上面」到底是想幹什麼,有多認真,下一步是什麼。讀得對的人,升官發財,讀錯的,可能小命不保。

廣告

作為「體制外人」的中國民間,在多年鬥血鬥命之中,多多少少接觸到了這套密碼 / 規則系統,有一點點解讀經驗。這套 pattern 當然是會變的,但是漸變,因為體制內部也需要適應這種變化。

所以,當我引用「中國經驗」討論香港的情況,一方面是用過去的「密碼解讀」經驗提供一些參考,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的學習過程,看看套密碼有甚麼變化。離開中國越久,經驗性的解讀可能就越不靈,有時想說出來也是有一種「趁它可能還有點用」,提供一家之言當參考。

至於,這些經驗性解讀有什麼用?就算讀到一點信號,那採取什麼策略才有效?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完全無法討論和建議的領域,因為抗爭是基於本地的狀況和資源,本地的生命力。這是只有香港人才能知道的東西。我這種外人,自知是失敗者,沒有任何「教路」的意思,只是想提供一點方便 / 片面的經驗資源,有用就有,沒用我至少沒 withhold。

我對香港有自己的感情,畢竟是我整個青少年時期的文化資源,還有成年後提供我一個被看見的窗口的地方。所以我選擇相信香港自己的生命力,改寫自己命運的可能性。

最後引用下何桂藍今天的文章:「將極權想像成吞噬一切的魔鬼,是思想上的懶惰;將它想像成一部運作高效,自我反饋機制完善的機器,細緻了解它如何應對不同刺激,才有辦法找到零件鬆脫的突破口。」

— 是的,要找到龐大機器的零件鬆脫口。這不僅是要動用一切可能的思想資源,對機器進行細緻的分析,也需要用這種分析找到自己手上的各式武器 — 那是外人和中共都看不到的東西。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