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 Liker.Land:https://liker.land/daybreakcloud/civic

2021/2/17 - 12:53

朔夜的兩顆星星:如果我地喺正常嘅時代,一定係政敵而撼莊

朝雲攝

朝雲攝

楔子

選讀中大的學生都有點浪漫,選讀政政系的學生更加浪漫。但我們無法想像人生的變幻,好像過去未曾交集。

翻查資料,吳璟儁是中大政政系攀附得最高的畢業生,官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政治助理。先往無綫,後鬧緋聞,再入官場。反送中運動無礙仕途,負責主持特首林鄭與市民的「對話」活動。

廣告

吳有一位同門師弟叫顏武周,2012 年參選中大學生會,出任外務副會長,內閣的名字叫「覓」:

「過自己想過的人生,這才不枉此生……我們要找到真我,要走出自己的路……只有在平等、民主和公義的社會,才可以公平地尋覓自己的理想。」

在國安法下香港難覓理想,顏的勞工事務主任一職行將不保。恰似華歆與管寧,論功名兩人判若天地;論人格則是另一個天與地。

顏也有一位同門師弟叫羅子維,是年參選中大學生會,同樣出任外務副會長,內閣的名字叫「朔夜」:

「深愛此處的人被逼遠走;渴望摧毀這裡的人卻可長留……哪怕只能作出最最微小的變改, 我也必不後悔。」

他尚未畢業遭際更加堪虞,已經身負兩個缺點,再多一個缺點或會被踢出校。

朝雲攝

朝雲攝

一、中大真係好靚

「朔夜」會長林睿晞與外務副會長羅子維,在傘運時都只是中二生。林的中學就近旺角,旁邊就是佔領區,好奇的他過去蹓躂,繼而成為啟蒙,開始關懷政治。

同屬中二的羅子維尚在懵懂,家人熱心聲援傘運,耳濡目染而承教。2016 年他當上青年新政游蕙禎的助選義工。選舉當日游蕙禎在街站喊咪,打對台的是梁美芬,雙方對照銘肌鏤骨。「我感受到本土嘅激情,根植咗喺心裡面。」從此他自我定義為本土派。

兩人成績都使他們曾在港大與中大猶豫,最後都選中大。林睿晞憶述朋友嘗言港大比較「藍血」;羅子維則鍾情於中大山水,「中大真係好靚。」

雖然家人曾勸林睿晞「政政系搵唔到食。」但終究尊重其志向,「冇興趣嘅科目我真係唔想讀,至少揀政政我有心機求學。」

本來想當老師的羅子維選讀通識教育,但隨後中大「殺科」,他成為課程的末代生。而且政局愈壞制肘愈多,他擔心學有所成也無從發揮所長,「我唔想上堂要教唱紅歌。」遂轉投政政系。

反送中運動爆發,林睿晞是和聲書院的學生會長;參與集會並支援同學;羅子維則與同學合辦關注組,製作文宣與市民互動。時代推動他們由後起之秀成拍岸前浪。

聽著兩人談吐,筆者突然了悟,兩人都是辯論隊出身。在「七角辯論賽」林睿晞代表政政系,羅子維代表新亞書院。

談到勝負林甚為得意,羅不服反嗆「收皮啦。」


二、在黑夜裡發亮發光

各大學生會都苦於時局日蹙,無人繼嗣,「朔夜」卻組齊十二名莊員成軍,俱誓言無畏被捕,消息不脛而走,學界一時風傳。

「準備被捕」的承諾在刻下已近孤忠亮節。過去要承受的多屬「未經批准集結」或「非法集結」;現在要承擔的是「煽惑」甚至「顛覆國家」,要坐數以年計的監。

「係我地嘅幸運,真係幸運。」林睿晞解釋不曾遊說,全屬機緣,遇上十二個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有志氣成全。他感慨現在做什麼都可能觸及逆鱗,何患無辭,「做又死唔做又死,點解唔貢獻最後一分力?」

因此他們取名「朔夜」,並創作口號「朔月無光,夜聚繁星」:「就算香港幾黑暗,總有人唔肯放棄依片土地。我地希望成為微小嘅一粒星星。」

為了舉例筆者問到《地厚天高》。林反問難道重播 2019 年的新聞報道要刪減內容?他們堅持如實呈現歷史,來日如有機會放映《地厚天高》,將效法港大學生會足本播放,不會退縮。


三、兩個缺點臨近退學

倘若陳健民教授不提早退休,中大十九已步港大後塵遭整肅。然而分別不過先後,段崇智的校長生涯在建制攻訐下恐難令終。林睿晞說學生固然擔心中大高層赤化,卻難以為保段校長而擁護他,尤其是保安與學生的對峙。

本來中大一直有抗拒外判的優良傳統,惟「朔夜」解釋現在中大的清潔和保安已滲入外判。

校方為設關卡檢查所有訪客與學生,增聘不少陌生的保安,他們對中大幾乎全無認識,更夾雜退休警察,帶著先入為主的政見,侮辱及誣陷學生。

《立場新聞》訪問之際,羅子維已因在中大正門與保安齟齬,對方「插水」構陷而記下缺點,豈知輪到筆者訪問他已身負兩個缺點。

原來前會長區倬僖被捕當晚,羅持手機拍攝,保安將其手機打落地下,爭執再起。未幾由總警司轉任保安主管的李永光現身指罵,「羅子維呀嘛!我認得你!」雙方口角,由大學高層分開兩人。李永光揚言會投訴報復,羅子維被記第二個缺點。

儘管可向教務會上訴,但多由相護的權貴主持,羅不抱期望。將來如被記上三個缺點,便有可能遭退學。


四、老師話我地喎

訪問當日,他們的老師之一蔡子強正在《明報》發表第二篇文章,抨擊「攬炒論」與「抗爭派」,謂他們「不切實際」,叫他們「面對現實」。

林睿晞說蔡文將兩者「縛埋一齊」是誤解運動。「八十年代初嘅人冇諗過柏林圍牆喺十年內倒塌,蘇聯會十年內解體。」

「每次改變都係靠住一班人,擁有超脫體制嘅思想。作為年輕人唔應該抱住失敗主義,我地應該抱住信心同信念,終有一日會行出困局。」

羅子維說蔡文簡單地將為港捨身、力圖突破的人視為不理性,但這種想法其實才是「不切實際」。他認為選擇抗爭的人更加理性,因為他們關懷整個香港的前途,而非一己和一時得失,「我地更加願意同香港人一齊同行。」


五、無謂再鬧支聯會

自傘運後本土思潮興起,已無學生會出席六四維園晚會,甚至會直接點名批評支聯會。惟「朔夜」僅強調「中共極權」屠殺人民,以史為鑑「繼續傳承」。

兩人解釋曾為此討論,「今年搞到晚會嘅機會都唔大,再寫(批評)就有小小無謂。」只要支聯會不更易「建設民主中國」,他們申明必不出席六四晚會。但八九民運對香港影響深遠,即使放棄中國史觀而取香港角度,仍須牢記中共的殘暴。


六、爭取本土書店

自商務印書館被揭發是中聯辦轄下的「三中商」之一,學界不時討論能否打破壟斷。然而香港唯商務印書館有足夠的財力物力,印刷並搜羅大學的學術書,取替並不容易。

他們解釋不求取而代之,但求更加多元。康本國際學術園其實可以容納兩間書店,兩人希望可以撥出小撮地方給本土書店。除此之外李慧珍樓也有空間可讓本土書店進駐。


七、「章撚」係真定假?

由書院學生會、中央幹事會、中大學生報乃至校園電台,連年都有學生願意組莊,但申請時遭 DQ 攔路,以致出缺,去年「朔夜」眾學生都是受害者。

有學生認為就算政府部門多麼官僚,都會引導市民完成填表等程序,協助申請順利過關。然而中大代表會屢因申請表格有一兩錯處就逕行 DQ,致令斷莊,學生批評有些「章撚」深文周納,濫用權力。

林、羅兩人拒絕附和「章撚」一說,但承認今年為了上莊,填表時慎微到連大小楷都檢查過,因為去年他們的申請表僅有一處筆誤而被 DQ。

他們認為「制度有小小不足」,將來會探討增設覆核時段,即使申請表出錯,也可騰出兩三日發還給申請者修正。「無謂因筆誤就失去參選機會,我地希望後繼有人。」

朝雲攝

朝雲攝

八、點都可以溝通

談到「中大保衛戰」,兩人都情不自禁用上「當年」。因為國安法就像在香港留下歷史斷層,劃分成兩個時代。我們生於憂患,再無寧日。

在「誌」的紀錄片《中大保衛戰》,不止一名被警察撲倒在地的中大生,都朝記者大喊他們讀政政系。但這個教出顏武周和岑敖暉的地方,也教出吳璟儁和張進樂。

我們最初都期望人生能夠慷慨激昂,但經歲月消磨,直道而行能有幾多,愈來愈多同道停步與現實講和。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他們有沒有擔心過?

「我地個底花哂喇!」兩人笑說現在「投共」已經太遲,只有義無反顧放眼向前。林睿晞說:「有啲人為咗前途同名利會投靠權勢嗰邊。但我地奉民主自由為終生信仰,喺公義面前其他都係次要。」

羅子維說 2019 年的激情仍留在心,但更多的是理性的沉澱。既然已有嚴肅的準備生死與之,除死之外再無大事。「比死更難受都諗過,好似《1984》咁樣,單靠激情走唔到嚟依度。」

林睿晞說他很尊敬羅子維的情操,卻不願任何同胞為抗爭犧牲,「每一個香港人都係共同體值得珍惜嘅一部分。」他會深思熟慮,權衡得失,謀定後動。

林解釋他傾向自由派,而羅則傾向本土派。傾莊時發覺眾人光譜由左到右甚為遼闊,經過不斷辯論甚至是激辯,卻出人意表地結為同伴,攜手並肩。

「反送中之所以延續得比傘運耐,到而家依然願意為香港付出,係因為我地肯跳出同溫層,點都有偈傾,我好感恩。」

兩人笑言是命運使然。「如果喺一個平安嘅正常時代,我地一定係政敵,會撼莊。」

「但喺依個時代唔同手法唔同處事唔同性格嘅人,無論咩光譜都可以聯合埋一齊,對抗同一個敵人。」

林睿晞補充:「除咗共同嘅敵人,更重要係共同嘅信念。其他都係可以包容嘅小小紛爭,依啲就係信念嘅力量。」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