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期盼詛咒成為讖語,不懼損壽折福!

2020/12/19 — 21:58

李偲嫣

李偲嫣

「私煙」灰飛烟滅,大快人心!本來俗語有所謂「死者為大」,意指「死者已矣,其生前或褒或貶的事都應該隨之消逝,享有免於被批評的特權」云云。可是,筆者並不信服這一套偽善的「道德標準」,而毛澤東、希特拉和史太林等人離世還是必須口誅筆伐的記下一盤歷史賬的。「私煙」此廝當然並非大奸大惡,可是投機取巧、趨炎附勢和膚淺庸俗的言行甚具代表性,是深藍一族拋頭露面的風騷人物。因此,筆者便不屑「忠厚恕宥之道」,效鄉愿蟻民心態,甚至冒著「涼薄之譏」,聞噩耗而暗喜上天有眼,猝死報應不爽,更舉杯暢飲!

可是,一根煙蒂雖然熄滅,一隻毒蛾仍然搞得天怒人怨,那條惡狼還是在明裡暗處不斷煽風點火,繼續興波作浪,況且還招引來成班犬隻亂吠狂咬,整群野獸跳竄捕獵,香港這一座百年老城已陷落於水深火熱的處境中。筆者環顧周遭現況,實在於心不忍,更有感於無能為力,沒有具體有效辦法,只可以乞靈於皇天后土,甚或陰間靈界的「外部力量」,借此秉持世道公義、儆惡懲奸。那麼,筆者便敢於求告蒼天鬼神,對這些人獸作出詛咒,並願此成為讖語,禍及牠們身上,或病或傷或殘或歿,適隨尊便,只要逼使牠們遠離權位,不能再作惡肆虐,蒼生萬民得以安寧,善哉!

筆者是教育界人士,好歹也讀過書識寫字,當然明白「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大道理。可是,際此荒謬怪誕的時刻,黑白混淆、是非顛倒、霸道橫行、強權得勢,所有本來乖離天道人心的事竟然經已被扭曲為所謂「新常態」的道理來。因此,如果「好生之德」只會繼續造成養奸的姑息、為虐的助紂和遺患的養虎,那麼,筆者懇請老天爺、眾神佛和外道邪魔,為著「眾生之福」而擱置「好生之德」,殺一小撮惡人而能夠渡千萬人於危劫之中,相信更能彰顯「大仁大愛」之德!為此,如果發出惡毒詛咒的人必須同樣受到降罪懲罰,筆者願意承受後果,損壽數和折福氣也在所不惜,絕不後悔!

廣告

當前香港城正是赤燄滔天、濃煙蔽日,原來隱身厚厚層雲背後的一頭古老巨龍已張牙舞爪飛撲出來,立法的鋼刀高懸在頭頂,執法的陷阱無處不在,司法的桎梏擺放伺候,關卡欄柵封鎖著過去開放自由空間。那麼,香港人必須認真考慮是否還可以繼續在暗無天日的困境之中活下去,或者必須尋求出路。政情時局發展至今,無論在本土環境還是外地形勢,香港人的抗爭路愈走愈狹窄,愈行愈困難是不爭的事實。況且,歸根究柢,爭取和抗爭的任何行動都必須植根於香港本土的土壤才能扎實穩妥,才有現實意義,以及才產生長遠影響,其他的聲援和幫助,應該只屬輔助和補充性質而已。無論如何,筆者還是傾向於繼續堅持的走下去,那麼如何走下去便是所有「真.香港人」的嚴肅和富挑戰性的課題了。

「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反諷含意固然在於必須追源扎根於大地蒼生,筆者絕對同意。訴諸詛咒或許是情緒的發洩,或者由於一時之氣,可是,筆者以為在艱難險峻和情緒低落的時刻,凝聚、轉化和舒緩眾人的情緒,還是有其正面影響和積極意義。為此筆者還是撰此短文,對這些禍港害民的人獸予以詛咒,甚至無懼因而損壽折福也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