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木偶與抹布

2020/6/4 — 14:53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文:珈桐】

最近偶爾看到一個刊登在 BBC 中文網,於 2017 年做的訪問。受訪者說:「她不是北京的木偶。」

她當然不是。

廣告

記得某年聖誕和家人到餐廳慶祝,收到餐廳的「禮物」:一隻「毛巾小狗」。

那是一塊深紫色、正方形的小毛巾。毛巾摺起來、用像筋紮起、束上絲帶,再貼上黑色的小耳朵小鼻子,就成了一隻小狗。

廣告

毛巾小狗長得太醜。對成人而言,玩偶的用處不外是滿足小時候的願望,還有看着可愛。這樣一隻讓人倒胃口的醜東西,實在稱不上是玩偶。

只是就這樣丟掉它實在浪費地球資源。所以我果斷地拿走了毛巾上的裝飾物,還原它本來的面目。一開始我把它當作桌墊,擺在書桌上放茶壺。後來它上面多了幾處污漬,看著噁心,我拿它當抹布,清潔桌子椅子等家具。過了一段時間,清潔劑碰多了,它開始掉色,變成一種曖昧的灰紫色。看著那灰灰紫紫的破布,我實在很想丟掉它,卻又覺得先放著無所謂。終於終於,在年廿八大掃除時,我用它清理在角落積了一年的灰塵,連清洗的心思都沒有,乾脆地把它丟了。丟得心安理得:我有物盡其用啊。

如果毛巾小狗有靈魂的話,不知道它有沒有一瞬間以為自己是玩偶,而不是抹布呢?

能把抹布當成玩偶的,我只想到在電影《悲慘世界》中,還在旅館裡飽受虐待的 Cosette。

只是,受訪者的主人沒有女孩的善良;港人也早就放棄了天真。

不過,可以想像能言善辯的她,會駁斥玩偶跟木偶,是不一樣的。哪裡不一想?嗯……正如孔乙己所言,竊和偷,怎會一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