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為何物

2020/5/16 — 10:46

作者 YouTube 頻道圖片

作者 YouTube 頻道圖片

【文:Auman Yick】

未來為何物。

昨天(5 月 14 日)警方再次把我拘捕,事隔半年,正式向我提出起訴,罪名為「暴動罪」。一切都來得很突然,明明已經無須報到將近半年(俗稱「踢保」),一日之間我需要面臨一個刑期高達七年的暴動罪(是次審訊將於區域法院進行,至於為何是區域法院而非最高刑期為十年的高等法院,這個不多說了)。

廣告

今天從警署處理了所需程序,回到工作室後,我看著白板上排得滿滿的工作,一直排至六月。上星期還在想,現在這個環境還能有不同的工作和廣告機會,還真是挺幸運的。啊,最近我還報讀了一個生態旅遊證書課程,好讓日後拍攝相關影片時更富內容。你知道原來西貢是在東邊,東涌是在西邊嗎?香港真的是一個很有趣味的地方,那麼的獨一無二。還有,我本來希望待疫情完結之後,好好去南美流浪片刻,墨西哥、古巴、秘魯……人生清單上必須要完成的事情啊!

但現在好像都不要緊了。這些本來令人滿心期待的事情,今天被沉重的無力感掩蓋了。再加上今天剛被判刑四年的暴動案件,無論我再怎樣樂觀面對,再怎樣扮作西西佛斯,也避免不了那種對未來失去寄望的失落感。或許到最後根本沒事,又或許我要為這付上好一段青春。但無論審訊結果如何,那種不確定性才是真真正正最大的煎熬。這個過程也定必至少半年,可能一年,甚或兩年……

廣告

也不只是對我的煎熬。我實在想像不了此刻父母的心酸,我媽一定偷偷落淚了。猶記得對上一次看見她流淚,是大學三年級時我跟父母坦白我應該不夠 GPA 考上 PCLL 了,也不打算當個律師。但淚灑過後,她還是一直無限量支持我的所有決定。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但現在的擔憂應該超過了以往的所有事情了吧。還有身邊的朋友、工作伙伴、甚至乎律師團隊,我一方面覺得你們實在太好了,但另一方面也會有點內疚,因為麻煩了很多人。

這些文字除了抒發感受,也是想確確實實提醒大家,那些被捕數字和被控告的人,全都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故事,而不只是新聞上的一個名字,甚或數字。他們都是社會上最寶貴的年青人,都曾有自己的理想,和想要成為的人。

我會撐下去,我也必須要撐下去,這是肯定的。

下星期一,5 月 18 日,正正是事件發生後的六個月,我將會被正式第一次提堂。地點是東區裁判法院第一庭,下午二時。有朋友希望旁聽可以預早前來拿籌。

 

作者 Facebook / YouTube 頻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