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的後議會路線

2020/9/7 — 12:37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籠外人】

泛民主派將會舉行民調,以決定會否在未來一年留任名不正言不順的一年額外任期,而去意已決的陳志全和朱凱迪則會離開議會。以現時的民意去看,估計最後泛民留在議會的機會不大。筆者在之前的文章《留任與杯葛立法會的行動藍圖》提出「關鍵並非留任與杯葛的決定本身,而是留任與杯葛之後的行動藍圖」。遺憾的是政客對未來的行動藍圖興趣不大,只樂於佔領道德高地。那麼就讓筆者談論一下未來的議會線的探索方向吧!

首先,市民要認識到未來的議會線可能根本無議會的存在,故此筆者會改稱之為後議會路線。為何後議會路線會缺少了議會參與呢?第一個可能性是如果泛民根據民調結果而不留任一年額外任期,留守議會的反對派議員可能寥寥可數,僅剩下功能組別議員。這代表具有比較大代表性和影響力的政黨都會全部回到民間的公民社會繼續努力,這班代表議會線的政客都不再在議會內打拼。另一可能性是當權者拒絕承認議會的功能和選舉制度。誠如戴耀廷教授的「攬炒十步」說法,奪得議會過半議席的目的是要當權者撕破遮羞布,要麼任意DQ當選議員,要麼直接廢除立法會而另立無民主成分的臨立會,即是未來的議會已變成可有可無的政治花瓶。第三個可能是當權者以後都不會舉辦任何選舉,這看似天馬行空,但當權者能「非法」地延後本應在9月6日的選舉,那麼我們怎能抹殺明年會因為危害「國家安全」而繼續押後選舉呢?以上的可能性都意味後議會路線是可以「無議會的存在」。

廣告

相反地,即使今後繼續有選舉或抗爭陣營會繼續參加選舉,筆者相信到下一次選舉時,市民不會繼續相信以立法會過半作籌碼去跟當權者談判是一件可行的事,因為現時當權者正是怕失去立法會過半議席而押後選舉。故此,不論今後無議會抑或有議會,政客都必須賦予後議會路線一個新的意義。各個政黨要如何詮釋後議會路線,實有賴各人在不同領域探索。不過短期之內,無疑是要奪回當權政肆意妄為地拿走的選舉權,要求立即復辦立法會選舉。而長期方面,任何港人都清楚欠缺民主的情況下,五大訴求根本不可能實現。追本溯源,回看過去廿年的社會運動,港人渴求一個真正向港人負責的政府,但在欠缺民主的情況下,執政者根本無須市民授權,結果是執政者容易受外力所干預,而令港人利益變成次要。筆者認為各政黨應加緊扣連民主價值對市民生活的影響,抗爭陣營盡可能吸納更多支持者,包括令藍絲轉黃,並且走出過去一年黃絲未曾離開過的同溫層。對於藍絲來說,「民主」一詞是抽象、空洞的概念。相反,以「政府向人民負責」的「主權在民」概念作宣傳,可能是令藍絲更易理解的概念。當更多淺藍群眾轉黃,抗爭陣營便無需擔心幾十萬大灣區票對選情有重大影響。

由於失去了議會參與,政客的後議會路線必然是回到公民社會扎根,加強跟市民的連繫。面對當權者不斷威脅住市民本身擁有的自由和權利,基本法對這些權利的保障可能會在「公共領域」中減弱,那麼我們應該在公民社會的「私人領域」中捍衛這些權利。舉例來說,如果政府的教育系統容不下學術自由,一些政權不想聽到的學術概念都會在官方課程消失,我們能否以公民社會的教育課宣揚我們所珍重的價值?如果公共圖書館容不下一些敏感著作,我們能否以漂書的形式建立「公民圖書館」,捍衛出版自由?如果當權者透過控制傳媒,影響新聞自由,並且不斷改寫歷史。我們能否建立真相資料庫,讓我們在十年後也不會遺忘真相?這些在公民社會的工作,有賴港人一齊發揮創意,在缺少議會資源的時況下達成。

廣告

後議會路線正是發揮流水精神的下一階段,容筆者借用公民黨的選舉口號 — 「愈打壓,愈頑強」,各位永不投降的香港人,共勉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