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晚期政權有跡尋 國難人禍古往今

2020/2/9 — 12:53

迷信、八卦的早已指出,中國每六十年就爆大鑊:1840 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最終輸了整個香港;1900 年庚子事變,賠了四億半銀兩;1960 年大饑荒死三千萬人;現在 2020 年,由瘟疫開年。不過別動輒怨天賴國運,想深一層,這幾次其實皆人禍。

遠的不講,就講今次。都是食野味惹的禍。蛇蟲鼠蟻,換着洋鬼子,煮熟都不食。表演食蝙蝠刺身(網上有片),擺明是逞強。強國人這些年尤愛逞強,或因衰得久矣。緣何衰得久呢?都是天不助嗎?由打仗、事變到大饑荒,都是一人攬權下的昏君無能,鑄成大錯。一人管家事,本已不容易;要管上萬過億人的國事天下事,若真一人話事,不出事才是怪事。中國有史以來幾千年都如是,一人自以為是,仍逃不出甲子大事。

回說獨愛逞強,因衰得久,而學者早有公論。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Edward Prescott 早已指出,中國這四十年來的成績其實並非什麼奇蹟,只因移除了不必要的制度障礙矣。學者厚度,英文寫得間接,將之翻譯說白,其實是毛澤東這個作惡多端的大魔頭死了,換上的鄧小平沒這麼多障礙,中國遂由失常回歸正常,由無到有,由小到多,奇蹟了。

廣告

今天跟 1840 和 1900 年之晚清或 1960 年之晚毛年代其實沒太大分別,一人無能,經濟自然搞得差,社會遂亂七八糟,結果想造反的人漸多;故經濟問題會變社會問題,進而會成政治問題,即不是主動 reform(下台)就是被動 revolution(陸語:被下台)。這一人為戀棧權位,便只能垂死式穩住自己的政權,手段是高壓統治和清剿異己。

此象不新,史上不斷重覆,當今處處皆然。只是當高壓到連警告有瘟疫的都被拉,結果爆鑊,就知這政權「晚」到哪個地步。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