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成年被捕女學生:遭警揸胸、搜身時女警羞辱、頭靠下體 事後確診 PTSD 曾嘗試自殺

2020/6/22 — 17:12

【6月23日00:20新增警方回應】

反送中運動期間,警方屢被指控以性暴力侵犯、羞辱示威者。一名去年 9 月 25 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被捕的 17 歲未成年女學生今日出席記者會,指控有女警在拘捕她後「揸」她的胸部數次。她被帶返沙田警署搜身期間,有女警近距離靠近她赤裸的胸部和下體,並以侮辱言語羞辱她。她之後確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並曾三度嘗試自殺但獲救,需入住精神科病房。

但記者會不設對 K 同學的答問環節,對於事件當中部分細節未有機會提問。

廣告

受害人 K 同學今在 Stand With You 創辦人吳傲雪及社總理事陳虹秀、外務副會長張志偉陪同下見記者。K 同學憶述,她當日被捕後帶上警車期間,警員不斷以侮辱女性的粗口辱罵她,有女警「揸」她的胸部數次。她馬上大叫「唔好揸我個胸」,有群眾發現,該名女警才收手。

她被帶到沙田警署後,曾多次要求去厠所但不獲理會,她向警員表達去厠所是基本人權,但女警冷笑回應,「依家你係犯,所以你嘅自由係由我哋話事」。在警署,K 同學被索帶反鎖逾一小時才鬆綁和獲准去厠所,而去厠所時女警全程直視,她感到羞辱。她曾 6 次提出要求致電家人和律師,但均未有警員理會,最終她在整個被捕過程都未能打電話通知家人。

廣告

警察其後向她進行三級搜身,她先要脫去所有上衣,搜查完上半身後,再脫去下身衣物全身赤裸。K 同學指,有女警在搜身過程將頭靠近她的胸部和下體,並以侮辱的說話羞辱她。K 同學感羞恥和無尊嚴,「好似被人當成一隻動物」被打量。

她事後確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並曾三度嘗試自殺,其中一次她曾試跳軌但獲救,之後需入住精神科病房。她認為警方將被捕人士當作發洩仇恨工具,以性暴力侵害被捕人,「是想侮辱、摧毀我哋,希望我哋冇專嚴,希望我哋滅聲,甚至後悔自己發過聲指責警方同政權不公。」她批評,警方從來沒有為濫權濫暴負責 ,她不會以當事人身份向警方投訴,因為她害怕投訴後,反會被警方再次拘捕。

吳傲雪:接多宗性暴力求助 受害人情緒受極大困擾

曾報稱被遇警員性暴力對待的 Stand with you 創辦人吳傲雪則指,組織至今已收到 50 位以下曾受警方性暴力對待的受害人求助,但無披露確實數宗受害人當中有男有女,最大年齡只有 20 多歲,主要曾遇警方言語暴力和不合理身體接觸。她表示,全部受害人均在事後深受情緒困擾影響,對於自己未能反抗性暴力感到內疚,部分人因此更患上抑鬱症、創傷後壓力後群和焦慮症等。

她又表示,受害人當中有超過一半被控襲警,包括 K 同學,質疑控罪是警方的報復行為,她多次呼籲市民不應對任何受害人評頭品足,反而應該鼓勵他們、與其同行。

社總:未成年被捕人士受不合理對待 促社署介入

社總理事陳虹秀批評,K 同學在被捕後要三級搜身「極不合理」,過去社工接觸過的案件中,只有藏毒類案件或會進行三級搜身,K 當時亦未有傷害自己,身上無危險品或與案件有關的證據,三級搜身根本無需要。她又批評,警方未有在未成年的人士在被捕後,安排家人、律師或社工陪同三級搜身,已足以造成心理創傷。

她又質疑社署未有就 K 同學的事件主動介入和提供支援,指根據「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社置有責任主動介入並召開「多專業個案會議」,並要求警方參與,確立案件是否構成性侵犯,但過去一年,仍未見社署有採取上述行動。

社總會外務副會長張志偉則希望是次 K 同學公開她的經歷,可以鼓勵其他受警方不合理對待的受害人勇敢面對。社總強烈要求警方必須尊重被捕人的合法權益,停止任何形式不合理行為,並促請社署支援有需要的受害人,特別是未成年人士和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社總又呼籲,如有市民有 K 同學被捕時的影片,可向社總提供。

警方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稱,致力保障被捕人士的尊嚴、私隱和權利,並會以合理性及相稱性的原則,根據當時環境及視乎個別情況而決定羈留搜查的級別,「任何人士如認為於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時受到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作出投訴,投訴警察課會考慮相關證據,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