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生效的逃犯協定ㅤ特區政府舉止詭異

2019/4/30 — 16:24

香港政府經常介紹說,已經有二十個國家與香港訂立了移交逃犯協議;但如果我們在律政司的網頁或者電子版香港法例中搜索,就只會看到有十九本由協議衍生、冠名曰《逃犯(XXX)令》的附屬法例。這是因為,有一部附屬法例已經完成外交協議及立法會審議程序,但仍然未生效,就是《逃犯(法國)令》。

一般而言,香港與外國就長遠的逃犯安排有協議後,就需要雙方各自完成本地立法程序,協議才會正式生效成為法例。港法協定第二十條就規定,雙方均會以書面通知對方本方已經完成立法,而以較後通知後的三十天為生效日期。港法協定是在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簽訂,至今快將兩年而尚未生效,但港方在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已經完成附屬法例的「先訂立後審議」程序,所以協定可能正卡在雙方通知的階段,或者可能法國議會仍未有所決定,以致尚未生效。

在今年一月二十三日的大會上,《法國令》小組委員會成員郭榮鏗特別提到,協定第十三條第三款曾經引起委員會「冗長的討論和辯論」。第十三條是有關「同時要求」(Concurrent Requests),即如果有多於一個國家就一名疑犯提出移交要求時的處理方法。港法協定的第十三條第一款訂明,雙方遇有對方及第三個司法管轄區的同時移交要求,要考慮「一籃子因素」,例如涉及要求引渡國的協議條文、涉及案件嚴重性及犯罪地點、移交要求先後,以至疑犯國籍及其後被移交其他地方的可能性等等;但去到第三條則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方面,本條規定不影響香港特別行政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地方之間關於移交被控告或被定罪人士的安排。」根據政府向小組委員會的解釋,第三款加入後的效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向香港特區提出的移交要求,會凌駕法國提出的要求」,[1] 而且加入本條已得到法國的同意。[2]

廣告

另一方面,過往香港特區與其他國家訂立的另外十九部逃犯協議,全部都沒有類似第十三條第三款的條文,因此小組委員會希望政府要顧及新加這一條對現有移交逃犯協定有否影響。[3] 郭榮鏗在向立法會大會發言時就進一步指出,當香港與中國根本未有移交安排的時候要向法國提出這「內容十分有趣」的條文,「是否意味着未來我們會與內地簽訂一些移交被告或被定罪人士的安排,所以現在要預先草擬呢?」他指斥條文「將《基本法》或普通法下應有的酌情權及考慮點完全掉出窗外」,並且呼籲政府「在未來撰寫《逃犯令》或任何與其他國家簽署的移交逃犯命令時不要再加入此條款。」當日代表政府答辯的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只能虛與委蛇︰「……加入第十三條第 (3) 款旨在確保《協定》第十三條的運作,不會影響香港與中國任何其他地方日後訂立的移交逃犯安排。事實上,在以往與不同地方的磋商中,相關協定中具體的條文都不盡相同,這用作反映締約雙方的理解及預留空間處理不同可能的情況。」

事後回想,原來區副局長在一月時的所謂「日後」,就是三星期後的「送中條例」假諮詢,以及今天的霸王硬上弓法案。我們甚至得再細想,當港法協定在兩年前談判簽署時,香港政府為何會想到要在中港之間完全沒有引渡協議的情況下,要「有備無患地」加入這條文呢?港方官員在取得法國政府的信任時,又有否坦白地說明,中港之間凌駕於任何第三國的引渡安排,是會以今天的面目呈現世人面前呢?假若法國政府早知道原來所謂「香港與中國任何其他地方之間」的安排原來是特首說了算,還會有可能同意這協定嗎?

廣告

當香港和法國官員大筆一揮簽署逃犯協定時,陳同佳甚至還未結識那位將會在九個月後死於他手上的女友。在陳同佳返港被捕後兩個多月,港府反駁美國指特區政府基於中央要求而拒絕移交逃犯時,還信誓旦旦地重申「香港特別行政區與內地現時沒有移交逃犯安排,因此從沒有向內地移交逃犯。」[4] 從陳同佳在香港被捕以後十四個月,香港政府沒有理會台方先後三次提出的司法互助請求,同時在處理《逃犯(法國)令》的過程中小心翼翼,密不透風地營造中港之間仍未有逃犯協議的印象。

我們切勿忽視一點︰法國也好、其他國家也好,完全有權以香港政府在逃犯議題上弄虛作假、喪失誠信為理由,中止與香港的引渡逃犯以至其他刑事司法合作。香港政府最好從善如流、懸崖勒馬,同時老實向香港人以至全世界交代,到底有沒有在與其他國家商議刑事合作協議時,隱瞞關鍵的事實。

 

[1] 《逃犯(法國)令》與協定範本的逐條比較
[2] 政府當局因應委員在 2019 年 1 月 7 日會議席上所作要求而提供的補充資料
[3] 《逃犯(法國)令》小組委員會向內務委員會提交的報告
[4] 行政長官辦公室就向其他司法管轄區移交逃犯事宜發表聲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