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能即時「解散警隊」,便不如作「長期滲透」打算!

2020/5/1 — 13:40

「反暴逆權運動」的抗爭者,多月來面對香港警察過度暴力的鎮壓,喊出不少針對性的口號。筆者身為「和理非」一族,理解和認同抗爭者的心態,卻總是保持著「自以為是」的克制,不會叫嚷「黑警落地獄」或者「黑警死全家」的詛咒式口號,但是一直覺得「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這一句直斥其非,十分鏗鏘有力,而且另一句「解散警隊,刻不容緩」更為具體和適切。

群眾設計的反警暴反濫權口號,一方面在於指斥香港警隊的暴行,另一方面也有激勵鬥志的作用。可是話雖如此,如今形勢嚴峻和處境惡劣,那些口號所宣示的期望不能實現,最終只是流於情緒發洩。筆者以為,「解散警隊,刻不容緩」這句口號最為適當合理,不過當前形格勢禁,中共落實掌握香港全面管治權的強硬策略,相信解散後重組警隊這回事,短期內並不能成事,只會是可望而不可即。那麼,筆者深信,既然暫時未能「解散」和「重組」警隊,便有必要改變策略,長遠計以「滲透」方法在警隊內部產生影響,以符合「堡壘往往從脆弱的內部被攻破」的戰略意義。

首先須知對於中共來說,「槍桿子裡出政權」是共產黨祖師爺毛魔頭的鬥爭名言,「必須依靠武力手段來奪取和鞏固政權」。中共一直信奉這條金科玉律為政治鬥爭的最有效戰略,所以對於香港特區的管治,雖然屬於內部事務,還是不會「被豁免」的棄用。解放軍在香港駐紮是名為「體現主權」的象徵意義,因而不會「輕舉妄動」,那麼負責香港治安的香港警隊便必然要充分掌控在中共手中。回歸前後中共肯定做了大量「組織工作」,從策劃、部署、招攬、安插、利誘、脅迫,以至「曉以大義」的報效盡忠等不同手段,把香港警隊精心改造成國家機器的「維穩工具」,以便適當時執行「政治正確」的任務。筆者當然不能提出甚麼「真憑實據」,只是從「陰謀論」角度演繹,以及基於一般常理和政治邏輯的「想當然矣」,不過相信「雖不中而不遠矣」。

廣告

筆者不曉得當前香港警隊高層有多少位共產黨員,不過深信在警隊中受到中共意識形態所感染和影響的大不乏人,這是中共歷來統戰事務,以及地下黨滲透工作的「成效」。且回顧一下歷史資料,殖民地期間的曾昭科是中共安置在香港警隊的「間諜」,由 1947 年至 1961 年長達十四載,官拜「助理警司」,並曾任「警察訓練學校」副校長和港督葛量洪的保鑣,而最後被揭發後驅逐回內地去。這樣的例子極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已顯示出中共從來在香港警隊內有著地下活動的安排。那麼,從回歸至今,筆者有合理懷疑而相信,中共早已「胸有成竹」的控制著這支香港警隊了。筆者當然無法證明當前香港警隊內被染紅的具體情況,不過,早前入境事務處處長上位晉升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的示範表態,在辦公室內當眼處擺設一面習大帝的瓷碟彩照,十分矚目的表忠,應該可見一斑。

筆者一直認為,香港的「反暴逆權運動」將會延續下去,是一場長期的抗爭。因此,在目前形格勢禁的現實下,「長期滲透」是值得慎重考慮的避重就輕手法。筆者所說的「長期滲透」有三項特性:其一是「非破壞性」的;其二是野狼式「個人行動」;其三是長遠性的「伺機發難」。第一點和第二點主要是由於彼此實力強弱懸殊,抗爭者付不起沉重代價,必須以零散的點對手法應付面積龐大的陣地,因此個別行動更為靈活和有效;第三點在於不爭朝夕,期以五年、十年,以至十五年的深耕細作。具體一點來說,「長期滲透」的重點在於進入警隊,植根在內部甚或深層,長期搜羅有關資料和刺探情報,儲存備用,等待適當時機便公諸於世,揭示香港警隊受到中共侵蝕而變得腐朽敗壞、陰暗可怕的真相面貌,成為「發哨人」或者「吹哨人」!

廣告

筆者以為,這可說是《無間道》戲劇性演繹,也可算是《孫子兵法》內《用間篇》的謀略權術,參與其事的必須有著入虎穴的膽色,甚至進地獄和氣慨。在抗爭運動中,不少年輕人振臂一呼勇往向前,有人從事物資運輸的遞傘送水,也有人不寐不休的專注文宣創作,更多的人在後援陣地壓住民氣民心……各司其職,都在一起燃燒著青春和蒼老歲月。梁天琦被判囚六年,如果有心的年輕抗爭者意願致力「長期滲透」的顛覆工作,必須在「忠誠勇毅.心繫社會」服務上過關,得以「紮職加柴」,繼而在警隊政治圈內入圍,保持著「面藍心黃」的初衷,同流而不合污。

筆者畢竟老矣,報載香港警隊已在本港和外地展開招募工作,希望個別有志的年輕人認真考慮投身警隊。筆者深信,新一代的香港年輕人有著極高的認知能力、心理質素和政治警覺性,能夠沉著、嚴謹和忍辱負重應付這一項極艱難的挑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