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5/23 - 10:20

本周金句

曼德拉圖片來源:Igor Eberling@unsplash

曼德拉圖片來源:Igor [email protected]

說起來,我沒見過喬布斯,倒真的差點見過曼德拉。

差不多是二十五年前吧,南非種族隔離政策已告終結,曼德拉當上總統,白人政權執政時飽受經濟制裁的南非急於振興經濟,邀請了包括香港傳媒在內的記者,到當地採訪非洲人國民大會執政下的南非旅遊業。

當時任職的報館派我採訪,我想順道到黑人城鎮看看,出發前透過香港團體聯絡當地最大的工會聯合會「南非工會大會」(COSATU)搭路。到達當地後,我在約定的時間到 COSATU 辦公室,接待我的是一位年輕黑人職員。

廣告

他告訴我,會親自駕車載我到附近的幾個城鎮,探訪居民,了解他們的生活情況。這時他從抽屜拿出一支左輪,若無其事地說:「可以幫我拿着嗎?」我來不及反應,他已把槍塞到我的袋裏,並笑着補上一句:「沒甚麼,以防萬一。」

這位熱心的工會幹事可能沒想過,來自香港的記者絕少帶着手槍採訪。毫無槍械經驗的我,一面擔心手槍走火,一面暗忖:「這支槍稍後不會派上用場吧?」

採訪順利完成,臨別前我小心翼翼的物歸原主,並感謝他的周全。曼德拉獲釋後的 90 年至 94 年期間,白人政權及種族隔離政策逐步瓦解的過程中,南非充斥暴力與暗殺,千計的黑人和白人在鬥爭中死亡。

那天晚上,本來有機會在一個場合碰到曼德拉。當年勇武一詞在香港尚未流行,但我心中有很多疑問,例如暴力與和平的抗爭路線,以至南非如何撫平歷史傷口等等,希望可以提問。但結果他臨時有事沒有出現,這個遺憾,直到今天。

為了所有人的自由,曼德拉在囚牢失去了 27 年的自由。為了所有人平等的幸福,他的很多同胞犧牲了自己的幸福甚至生命。曼德拉向來強調,他致力的是所有人的自由和幸福,並非某個種族的自由和幸福。從武裝到非暴力,所有的策略考量,都是為了這個信念。黎明來到,曼德拉選擇用真相與和解,替代掩蓋與仇恨,因為這樣才能把南非從當時內戰的邊緣拯救過來。

2013 年曼德拉逝世,舉世悼念之餘各取所需,梁振英着眼「追求和平的不懈努力」。但眾所周知當年曼德拉領導武裝組織,甚至被英美視為恐怖分子,遭白人政權以「企圖暴力推翻政府」判終身監禁的歷史。

今日林鄭錯引「曼德拉名言」固然可笑,但她試圖引用曼德拉說話本身已是一個天大笑話。

21 世紀的今天,一個專制政權的傀儡,引用畢生爭取自由、平等、人權的歷史巨人的說話,作為批鬥教育界、打壓學術自主自由的說詞。更荒誕的是,曼德拉當年以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化解社會撕裂,讓南非再出發,這人卻連獨立調查也不敢、虛怯得要在 backdrop 寫上「真相」二字來自欺欺人。

曼德拉有很多金句,在今日的香港,特別想起的是這一句:"When a man is denied the right to live the life he believes in, he has no choice but to become an outlaw."

原刊於蘋果日報